第二十七章挽回(1/2)

加入书签

  取消了?

  作为一中和十九中高考前最后一次非战斗『性』质的热身比赛,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元旦晚会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终结在他们这一届手里了?

  这是对历史的犯罪啊!

  温谅诧异道:“哪来的消息,我怎么没听说?”他总是不在学校,没听说是正常的,可刘致和这样nb的小教父,任毅这样资深的八卦党都不知道,就很不正常了。

  “上午去校长办公室听到的,好像说大雨刚过,许多地方受了灾,学校不适合举行这样的娱乐活动……”

  老爸的级别不一样,果然待遇也不一样啊,温大叔混到现在还在同叶雨婷的斗争中苦苦挣扎,一着不慎还有落败身死的可能『性』,人家许瑶直接就跟校长对话了,整整领先了他三个时代。

  “话虽然有道理,可也没必要这样上纲上线,江东卫视马上就要开一台赈灾晚会,咱们可以有样学样,与时俱进嘛……”

  许瑶没顾上接话,伸手推了推鼻端的眼镜,小嘴不经意的撇了撇,明显很不习惯脸上有这么一个东西。温谅伸手过去想要帮她摘掉,许瑶身子后仰,一边躲着他的手一边娇笑道:“做什么呢,这是女式眼镜,你抢过去也用不了。”

  从见面到现在,许瑶一句不提这几天发生的事,没有责怪,没有嗔怒,甚至还刻意做出一副随意的样子,自然是不愿让温谅知道她是多么的担心他,又为他流了多少的泪水。

  可就是这种刻意,却让温谅知道,她是真的伤了心!

  温谅收回了手,故意调笑道:“躲躲闪闪,莫非几天没见,某个小美女变成了大熊猫?”

  许瑶愣了愣,眼神迅速黯淡下来,低垂着头,道:“小凝又嘴快了是不是?”

  宁小凝从温谅过来就一言不发,闻言又狠狠的塞了一口米饭!

  温谅叹了口气,道:“是我不对,我该给你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对不……”

  话没说完,就被许瑶的小手捂了个正着,明亮的眼眸清澈如水,柔声道:“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不告诉我是怕我担心。你有那么多大事要忙,不要为了我再分心……”

  温谅更加愧疚,刚要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

  “不愧是一班的大姐头啊,光天化日也好意思跟臭男生卿卿我我,这脸皮呐,我看比8号窗口的馒头都要硬呢。”

  以许瑶今时今日在女生中的地位,温谅很难想象还有人会用这样尖酸刻薄的语调当众对她冷嘲热讽,好奇的扭过头去一看,竟然是上次唱歌比赛输了的那个裴敏,在她身后站着二班的一帮女生,都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许瑶,以示深深的唾弃。

  许瑶双手托着下巴,连正眼都懒的看她,自顾自的叹了口气,道:“温谅,你最讨厌什么样的人?”

  作为继冯巩牛群之后,史上默契最好的相声二人组,温谅有意『插』科打诨缓和一下气氛,立刻给出了标准答案:“泼『妇』!”

  许瑶打了个响指,笑道:“答对了,加十分!”

  裴敏被两人的双簧气的半死,怒道:“信不信我告诉老师去,你跟这个人早恋?”

  温谅表示不满道:“什么叫这个人,我有名字的好不?泼『妇』就算了,难道还是个文盲?”

  许瑶哈哈大笑,对温谅摇了摇食指,道:“别拿人家的生理缺陷开玩笑,裴敏同学能坚持上到高中也不容易……”

  裴敏脸『色』铁青,气的几乎失去了理智,指着他俩就要破口大骂:“你们这对……”一直在默默吃米饭的宁小凝突然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道:“你再敢说一个字,我让你三个月说不出话!”

  对这个连以前顾文远和穆山山最得势的时候都不敢得罪的冷傲女孩,裴敏还真的被她的语气吓到了,骂人的话再说不出口,手停在半空中,眼眶开始泛红,身子不停的颤抖着,一时不知该怎样下台。身后一群女生也都噤若寒蝉,做起了缩头乌龟。

  这是温谅第一次见到宁小凝在女生中的威风,颇觉有几分好笑。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看到顾文远、白桓、红猴、石成才几人从另一边的过道经过,裴敏立刻大喊道:“白哥,他们欺负我。”

  白桓应声看了过来,眼光在温谅处打了个转又飞快的移开,扭头对顾文远说了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