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定教黎庶安心(1/2)

加入书签

  到了这天下午,雨势开始转小,县里的增援也终于跟上来了,借助推土机挖掘机搅拌机等大型设备,重新浇筑了堤坝,肆虐的洪水再无法前进一步。温怀明最后巡视一次大坝,确定没有纰漏之后,将指挥权交还给李强,和杨定军等人连夜赶回依山。他的岗位,毕竟不在一地一库,而他的责任,也不在这一村一镇。

  回到县委大院,杨一行带着全体留守工作人员集体迎出大门外,当温怀明从车上下来时,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有几个女同志甚至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杨定军等人笑着站到了一边,这一刻,荣耀只属于温怀明。

  温谅没有看到这一幕,唐叶离开后不久,他也匆忙赶回了青州,腿上的伤需要进一步处理,还要安排安保卿的鼎盛实业参与依山灾后重建——私企参与救灾,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得先跟市县两级的财政民政卫生防疫等部门进行必要的沟通和协作,不然钱砸下去说不定连声响也听不到。另外还要与媒体有良好的关系以便占据足够的版面,对救灾事宜展开充分的报道。救灾固然是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可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是企业的终极目标,能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是一个聪明人最应该做的事。

  市人民医院。

  在国内,医院这种地方从来不缺乏人气,加上这几天暴雨,各种疾病频发,市人民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大厅和走廊全都是输液的人群,各个病房也被从全市各地运来的伤员占据,见微知著,可知这一次洪涝灾害给青州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温谅腿部的感染愈发严重,脓水泛黄外渗,止都止不住,他本不想惊动任何人,一个人拐着腿在门诊楼溜达了两圈,竟然都挂不上号,无奈之下只好给左雨溪打了电话。

  左雨溪起先只知道温谅去了依山,并不知道他上了龙头沟大坝,后来同杨一行通过电话才急的要死,可那时已经跟水库那边失去了联系,只好一边忙着学校的防汛工作,一边胆战心惊的祈祷温谅不要出事。

  短短的两天,对她来说真是度日如年!

  所以一接到温谅的电话,左雨溪立刻放下手头所有事情跑了过来,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门诊楼前的台阶上,模样憔悴,满眼血丝,头发和衣服都脏兮兮的,腿部裸露在外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眼眶顿时一红,差点当众哭出声来。

  能让一向清冷的青州之花这副模样,天下之大,也只有温谅一人而已。

  温谅冲她招了招手,笑道:“快别哭了,这几天青州的水够多了,你千万别添乱了。“

  左雨溪毫不避忌的蹲下身子,手指在他的伤口周围轻轻抚摸,贝齿紧咬着下唇,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滴,却不想被温谅看到,别过头伸手拭去,低声问道:“疼吗?”

  “还好……哎哟!”

  左雨溪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伤口,温谅低呼一声,疼的额头都是冷汗。见他这副模样,左雨溪心疼之极,猛的抬起头来,娇嫩的脸蛋满是寒霜,道:“等温怀明回来,我倒是要问问他究竟怎么做事的,自己不要命了,难道连儿子的命都不要了?”

  对左局长迁怒他人的水平,温谅颇觉高山仰止,劝慰道:“好歹是我老爸,他也不容易,咱们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左雨溪也知这事实在怪不得温怀明,不过在她眼中温谅的安危比什么都大,说起话来就有些口不择言,见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心中一软,抱怨道:“洪水再大,那也是政府的事,你一个高中生去逞什么英雄?”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啊,左局长,你的世界观有点歪,高中生不是人啊?”

  左雨溪扑哧一笑:“你哪里是人,顶多算个匹夫!”

  于是在这个大雨初消的午后,许多人看到一个脏兮兮的男人坐在地上仰天大笑,在他面前却站着一个极漂亮的女子,双眸凝视着地上的人,唇边挂着浅浅的笑,如雪初融,如莲绽放。

  有了左雨溪出面,温谅的腿伤很快得到了处理,清洗,上药,包扎,按照医生的意思最好挂几天的水消消炎,不过这个时候温谅实在没心思呆在医院浪费时间,费尽口水让左雨溪相信这伤只是小事,拿了药离开不提。

  左雨溪现在肩上的担子也重,全市数百座中小学校的安全度汛压在她一人身上,送温谅到大世界后依依不舍的离开。安保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