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战无不胜(1/2)

加入书签

  远处的山峦隐在阴沉沉的天幕下,乌云席卷千里,变换出各种狰狞的模样,无有穷尽的雨线用几秒的时间迅速模糊了天与地的界限,穿过峡谷的风如同飞舞的刀刃般刮出一道道刺骨的冰寒。

  可大坝上的所有人都似乎忘记了寒冷和疲倦,在温怀明的指挥调度下,虽忙绿却有序的来回奔跑在各自的岗位上。而陈非的加入,让整个抢险工作有了质的变化,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以让人惊叹的效率解决着一个又一个技术问题,给大家平添了许多信心。

  终于到了这一刻!

  上午八点二十七分,轰隆的水声从青柳河的上游传来,顷刻之间,翻腾的河水出现在众人眼前。从高空俯瞰下去,整个大坝好像一条系在腰间的细细布带,而十数米的巨浪却如同一头张开了血盆大口的上古巨兽,锋利的獠牙足够将整座大坝在几秒内撕成粉碎。

  温怀明站在大坝尽头,感受着大自然的惶惶之威,心底却难得的归于平静。温谅不知何时站到他的身后,盯着汹涌的波涛,轻笑道:“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在这个时代,没人知道这句话的吐槽点,可温怀明却扭过头,对着温谅难得的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到了这一刻,所有的苦心和挣扎,都只能化成一句话:

  尽人事,听天命!

  砰!

  一声天雷炸响,巨浪在空中一个回旋,再次毫无保留的撞上大坝。

  砰!

  漫天的洪水挟裹着万钧之力撞在了围堰上,强大的水推力瞬间穿透了石坝,震的许多人失去了平衡,噼里啪啦跌倒一片。温怀明身子一歪,被温谅单手扶住,耳朵却被这一下震的嗡嗡作响,仿佛身边的一切都在飞快的离去,没有人,没有物,没有鼓声,没有呼喊,只有打在脸上的雨点引起的阵阵刺痛和满目萧索的苍白。

  天地之威,一至于斯!

  临时修建的土袋子围堰却没能顶住这股强大的冲撞,慢慢的倾斜下滑,最后全部淹没在水中。水位也随着围堰的倒塌开始升高,一旦漫过坝顶,后果不堪设想,温怀明反应极快,一把推开温谅,道:“去找陈非问损失情况,其他人跟我来。”

  应急抢险一队的三十人立刻跟在他的身后直奔防浪墙而去,那里,是大坝的第二道防线!

  杨定军站的位置比较靠前,被激起的水流冲到了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冲着还在发呆的李强骂道:“发什么愣呢,右前五十米……快,有管涌,赶紧带着人上去!”

  李强从惊呆中回过神来,扭过头一看,距离他五十米处的堤坝内侧开始喷出水柱,脚在满是泥泞的水里猛的一跺,大叫道:“二队背起袋子跟我来!”

  杨定军同时带人往另一边的突发险情处跑去,一时堤坝上人潮涌动,鼓号齐鸣,所有人湿透重衣,义无反顾的投身到跟洪魔斗争的关键一战。有人拼命呼喊,有人紧咬牙关,有人双股颤颤,却在命令下一往无前,有人青春正好,却用血肉之躯抵挡激流!

  这里有老百姓,有军人,有官员,身份不一,却一同慷概赴险,恐惧,生死,身份,名利,在这一刻都通通抛到了脑后,支撑他们的唯有那个虽然朴素却无比崇高的信念:

  人在堤在,保我家园!

  大坝各个地段的损毁情况很快汇总到陈非处,虽然经过了严密的准备,但毕竟时间太紧,加上这一次洪峰来势太强,仅仅这一下撞击,从坝下到坝顶,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险情。

  陈非的脸色也有点变了,将几处不太严重的地点交给蒙珲处理,自己跑去找温怀明。温怀明正指挥人员沿着防浪墙添堵沙袋,跟他一墙之隔就是浩瀚无边、疯狂肆虐的滔滔江河,凶猛绝伦的水浪反复击打着岩体,震耳欲聋的轰鸣足以将正常人逼的发疯,溅起的水花翻过土袋冲在脸上,痛的几乎睁不开眼。

  看见陈非过来,温怀明一把拉住他的胳臂,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叫道:“情况怎么样?”

  陈非同样大声道:“新发现了几处管涌和裂隙,不过都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现在的问题是,这一次洪峰比预估的只强不弱,坝体要是在水里浸泡久了,我怕会有部分地段决口……”

  一般修建水库时都会将主坝体建的十分坚固,很少有洪峰能一冲就跨当然,豆腐渣工程除外,许多溃坝都是从小到大,慢慢渗透,逐步坍塌的过程。没等陈非话音落地,距离左岸四十米处的人群突然四散跑开,有人大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