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风雨无情人有情(1/2)

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风雨无情人有情

  晚上八点,市委大楼依然灯火通明,各个办公室里人头攒动,看上去十分的忙碌。自从周远庭倒台,许复延主政以后,这种加班的景象仿佛已经成了一种常态,市井间笑谈说“周去许来,举手点灯”,意思是说许复延从举手书记变成了点灯书记,虽然两字之差,可口碑却是天上地下。

  老百姓总是如此的宽容和善良,上位者的错容易遗忘,上位者的好却总铭记在心。

  这是一种伟大,却也是一种悲哀

  温谅打了温怀明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状态,应该会议还没开完。他在楼下晃了晃,怕碰到太多人影响不好,掉头去政研室找白薇。小白同志正对着小镜子挤脸上的小痘痘,呲牙咧嘴的呼痛,看到温谅呀的一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道“又没地方吃饭了吗?走,姐姐带你吃好吃的。”

  早前温怀明还在政研室的时候,白薇就对他很尊敬,偶尔温谅流落到市委来,都是白薇带他去食堂或外面吃饭,算是患难之jiāo。

  “吃过了,白姐你们可真忙啊,天天都这么晚?”

  白薇唉声叹气道“忙什么哟,以前还能按时上下班,现在搞了个什么‘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活动,一周三次学习时间,我都快烦死了。”

  “三讲”活动随着11月总书记的讲话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这些温谅是知道的,打趣道“有什么好烦的,我们当学生的才是苦呢。你也别总偷懒,听我爸说这一轮学习过后还要jiāo学习心得,到时候有你哭鼻子的时候。”

  白薇最怕这些文字活,脸顿时苦成了茄子,温谅笑道“好了好了,到时候从我爸的心得里偷一份给你。说起这个,他开完会没?”

  白薇得了保证,兴高采烈的拉着温谅坐下,跑出去打听消息,没一会跑了回来,道“本来就要散了,不过突然接到省政fu办公厅、省气象局、防汛办等单位的通知,说明后两天可能会有大暴雨,要各地做好防汛准备……”

  “暴雨?”温谅愣了愣,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道“这季节怎么有暴雨?”

  “说什么有个台风突然西移,叫……叫珍妮丝,这什么破名字,怪不得这两天时不时的下一阵小雨呢……”

  温谅啊了一下,听到珍妮丝的名字,他才想起前世那场席卷江东全省四十多个县市的特大暴雨灾害,因为属于突发事件,气象预报不够及时,且全省上下思想麻痹,缺乏足够认识,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仅死亡人数就超过了数十人,其他房屋道路树木渔船农作物的损失更是不计其数。

  当年温谅年纪还小,印象里也就是下了几天暴雨,吹倒几棵大树而已,所以早已抛在了脑后。这时猛一听到珍妮丝,才想起这场热带风暴的严重xing,温谅腾的站了起来,面带焦虑,他有心提醒许复延,可人微言轻,左右不了大多数人的看法,只能力所能及的尽一点人事。

  在政研室等了快四十分钟,市里临时防汛会议才告结束,温谅守在mén外,跟着温怀明进了办公室。温怀明实在太忙,从进屋开始电话就没停过,手中的文件过了一份又一份,连搭理温谅的时间都没有。

  又过了好一会,温怀明才得空喘口气,示意温谅关好mén,问道“什么事不能等回家再说?”

  “你都快一周没回过家了,我也得见的着你啊。对了,我妈可是念叨了好几次,你要再不回去,她可就回娘家了。”

  温怀明叹了口气,道“百废待举,时间紧迫,委屈你妈了。你来有什么事,赶紧说,等下我还要去办公室,防汛的文件今晚就得发下去。”

  温谅这次来本有几件事要谈,可现在非常时期,都得给防汛让路。他长话短说,正sè道“爸,你一定要跟许书记说明白了,这次防汛不能掉以轻心,要当作一场特大灾害来处理,不然会出luàn子的。”

  温怀明mihuo不解,道“省里的通知也只是多加防范,对风力和强度都没有明确说法,你哪来的消息?”

  换了别人这样危言耸听,温怀明绝对一顿臭骂下去,可温谅在正事上从来不开玩笑,不免让他犹豫起来。

  “未雨绸缪,防患未然啊你想想看,本来江东这个季节不该有这样的风暴,可珍妮丝突然改了预定轨道,西移到江东登陆,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要是强度超过预计,地方政fu又没有做好准备,到时候肯定一luàn一大片啊。”

  温怀明哭笑不得“政fu要都根据逻辑推理来制定政策,这个国早就亡了,要讲科学……”

  温谅打断他的话,低声道“科学要讲,可关键还是要讲政治……措词严厉一点,措施周密一点,行动迅捷一点,不过是耗费点人力物力,如果台风强度不大,也不会因为工作认真挨上级批评,可如果……如果超出省气象局的预测呢?”

  温怀明沉yin不语。

  温谅继续蛊huo道“一旦情势严峻,能救多少人,挽回多少损失?附带的,又能捞多少政治资本?爸,赌这一把,风险小收益大,不做的是傻子”

  温怀明眼睛一瞪,道“说什么浑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能拿来说笑?回去,这事我知道了”

  温谅灰溜溜的闪了,至于老爸怎么去说服许复延,这事轮不到他cào心。出了市委,温谅又打的去了帝苑huā园,左雨溪刚洗完澡准备睡觉,开了mén一身浅白sè的丝质睡衣,若隐若现,尽显曼妙无穷。温谅来不及口huāhuā,道“跟你老爸打电话,看灵阳那边接到省里防汛通知没有?”

  左雨溪顺了顺湿漉漉的头发,黑发遮掩下的容颜更加的白皙照人,道“怎么了?”

  温谅说了下大概情况,左雨溪虽然不明就里,却还是听话的拨通了左敬的电话,是秘书接的电话,说左敬正在开会,等下会跟他汇报云云。挂了电话,左雨溪靠过身子,依偎在温谅身边,道“究竟怎么了?”

  温谅将事情说了一下,前世这场特大暴雨的重灾区其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