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宁负伊人心不负兄弟情(1/2)

加入书签

  第八章宁负伊人心,不负兄弟情

  一人从车里探出身子,一把黑sè雨伞同时撑过头顶,唰的一下打开,连绵的雨线顿时为之一顿,沿着伞的边缘往四周飞溅开去

  黑sè大衣,长身yu立,站在那里只会让人想起四个字:气宇轩昂,他单手撑着雨伞,掏出证件对mén卫亮了亮,又不知说了些什么,在mén口停留了下来。

  仿佛若有所感,那人猛然抬起头来,冷峻的目光穿过层层雨雾,赫然往二楼阳台处望了过来。

  走廊里的灯光照亮了温谅和宁夕侧影,那两具依偎着的身体是如此的亲密和无间,那人握伞的手紧了一紧,就那样仰起头,大雨倾盆,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借助mén口的路灯,温谅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许庭,竟然是许庭

  其实从刚才宁夕的一系列表现,温谅心底已经隐约有了答案,可真看到这个人出现在面前时,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的,却不是被人下套算计恣意欺凌的愤怒,也不是揪出幕后胜算在握的快感,反而是许瑶那一张隽秀明净的笑脸,带点青涩,带点朝气,仿若雨后划过芭蕉叶子的水滴,微微一转,就能倒影出整个世界的颜sè。

  这样一个nv孩,谁能忍心让她流泪?

  温谅,我哥哥从关山回来了,我想让你见见他……

  下午放学时许瑶的话言犹在耳,可谁能想到,却跟许庭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方式先见了面?

  温谅心中苦笑,他本是睚眦必报的xing格,可到了此刻,却少有的多了几分彷徨。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是刘天来,他低声道:“温少,mén岗那打来电话,说是许书记的儿子点名要见我……”

  温谅拍拍宁夕的肩膀,脱离她的怀抱,转过身笑道:“我已经看到了,是许书记的大儿子许庭刘局长,看来今晚这一关不好过啊。”

  刘天来立刻猜到屋里的黑脸跟许庭脱不了干系,脸sè却没多大变化,他宦海历练多年,自然不会蠢到此时在温谅面前表现出异样的神sè。单只这一点,就能看出刘大局长的心思城府,跟外界的传闻有多大的区别。

  任何人的成功,都没有侥幸

  有了这片刻的缓冲,宁夕的情绪平静下来,似乎方才那一瞬间的软弱不存在一样,道:“jiāo给我处理吧,这件事因我而起,与你无关,你……你不用为难……”

  在宁夕看来,温谅再怎么有能力,毕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他在青州所有的势力都必须依附在许复延之下,而许庭,却是许复延的儿子。

  更何况,夹杂其中的,还有一个许瑶

  温谅摇了摇头,淡淡的道:“现在,跟我已经有关系了”

  许庭的身子从楼梯口lu了出来,他看到一旁的宁夕,快走了几步,道:“小夕,我……”

  宁夕打断了他,直视着许庭的眼睛,一字字道:“这件事你事先知不知道?”

  温谅何等的玲珑剔透,只从宁夕问这一句,就知道在她内心深处还是不愿相信许庭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不然直接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了。

  萝莉时代的感情,哪怕已经完全放下,却也不想那个曾经喜欢过的人,变成如今这个陌生的模样。

  温谅很理解,也很为宁夕心痛

  沉默,长久的沉默,宁夕从身体深处透出的冰冷让许庭不寒而栗,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个数年没见,却依旧难以忘怀的nv孩,多少次记忆里重回到当年,依稀是宁家那个备受宠爱绝世独立的天才nv孩的模样,出众,卓越,骄傲,以及无可替代

  可这一瞬间,许庭的心剧烈的疼痛起来,比起那一夜看到车中的温谅更甚,比起那一刻看到两人相拥的身影更甚

  许庭的眼神瞬间变换了数次,从歉然到无奈,却最终归于冷漠,他低沉着嗓音,道:“刘局,常成在哪?”

  常成应该就是那个黑脸大汉,刘天来看了一眼温谅,温谅微微点头,他伸手领路,倒也不卑不亢,笑道:“许队,这边走”

  许庭经过宁夕身边时顿了顿,还是跟着刘天来往预审科走去,背影ting拔,却不知为何多了几分萧索之意,唯有脚步依然稳健,厚重的军靴踏在地板上,咚咚声直让人心颤。

  从头至尾,他连眼光都没有扫温谅一下。

  “也未必是他……”

  温谅不忍宁夕如此的伤心,握住她的手安慰了一句,宁夕凄然一笑:“你信吗?”

  温谅其实是不信的,没有许庭的命令,一个特种部队的军官可能来跟踪一个跟他无冤无仇的高中生吗?

  这不科学啊

  温谅有意转开话题,道:“那个叫,叫什么来着,对,常成,这名字起的不错,不到长城非好汉,这家伙这辈子都是好汉了”

  这种冷笑话除了让天空有乌鸦飞过一般不会有别的用途,可宁夕不知是最近被温谅洗脑洗的太彻底了,心情这么糟糕,竟然还很给面子的撇了撇小嘴。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