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一如过往一如今日(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五章一如过往,一如今日

  温怀明今晚确实大意了!

  以他平日的老成持重,根本不会给范明珠制造这等闹剧的机会,在得知她的身份后,哪怕真的得罪唐叶,也应该果断离场走人,而不是坐下来听她胡言乱语,终于闹到了这步田地。

  归根结底,根子还是在于唐叶。一直以来,唐叶的娇俏妩媚,聪明伶俐都给温怀明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顺义粮案的正面宣传也算欠下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虽然他一直警惕唐叶的用心,但毕竟不能真的拉下脸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所以才一步错步步错,接受她的邀请,进了这个房间,惹下这一身的麻烦。

  而唐叶言语间透露出来的心机和城府,也让他的注意力放在更深层次的一些问题上,反而忽视了女人常用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基本伎俩。他自然不信范明珠会真的寻死,单看她那一身衣着根本不像舍得这尘世繁华的女人,可问题在于,这里是蒲公英!

  一个待审犯人的家属,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一张数额巨大的银行卡,又是在蒲公英这样的娱乐场所,天时地利人和全对温怀明不利。一旦范明珠搞伤了自己,又衣衫凌乱,甚至不用她亲自散布谣言,单单蒲公英就有多少眼睛看着他们呆在一起,以国人对桃色新闻的热衷程度,不用一天就会传的沸沸扬扬,甚嚣尘上。

  到了那时候,才是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当务之急,是要稳住范明珠,对唐叶施加压力,温怀明的手缓缓离开门把,转过身皱眉道:“范小姐,先把刀子放下,有话好商量,何至于闹成这个样子?唐主任,你也劝劝她!”

  唐叶心知温怀明肯定迁怒于己,这个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是得罪到家了。其实以她的本意,不过听从那人的吩咐,尽一份心力帮范明珠牵牵线,却没打算为了她把自己也赔了进去,轻轻往范明珠身边移动几步,道:“明珠,你……”

  “唐姐,你别说了!”范明珠翻转手腕,刀尖顿时入肉一寸,一点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在雪白的肌肤上铺洒开淡淡的嫣红,“知道我为了救父亲,失去了多少东西吗?失去了多少吗?你不知道,你们都不知道!如果这样还不能达到目的,我不甘心,你明白吗,我死也不会甘心!”

  温怀明和唐叶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眸中的凝重,面对一个不计后果歇斯底里的疯女人,任何一个人都会感觉棘手。

  当然,温谅除外!

  猫娘穿着一身黑色贴身羊绒裙装,侧身斜靠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阳台上,手中端着一杯混合了伏特加、番茄汁和柠檬片的血腥玛丽,裙裾顺着弯曲的小腿滑了下来,露出一截冰凉雪腻的肌肤。办公室的灯暗着,能更好的看到广场中间的音乐喷泉,来回转动的各色光线悄悄的掠过猫娘的脸,一如那张名片上的神秘和魅惑。

  敲门声响起,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恭敬的走了进来,附在猫娘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又隐藏在黑暗中无声的退走。猫娘盯着杯中猩红的鸡尾酒,双眸闪动着极其复杂的神色,片刻之后,终于长叹了一口气,拨通了安保卿的电话。

  杨阳的生日ry进入最的部分,喝多了酒唱嗨了歌的正太萝莉们全部发起了疯,端着蛋糕盘子逮谁砸谁。因为众所周知的缘故,温谅无疑是其中最凄惨的一个,先是被宁小凝脚下使绊摔倒在地,接着被许瑶反臂倒扣失去了反抗能力,最让他伤心的是,一向乖巧的谢言竟然在许宁等人的鼓动下做了帮凶,把一大块蛋糕递给宁夕,让她整个盖在自己的脸上。

  如果说这些举动出自美眉之手还可以原谅的话,那任毅伙同刘致和意图用蛋糕来爆菊的行为就真的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温谅腾挪跳跃,躲过了两人的卑鄙暗算,然后左右开弓,成功的在他俩胸前留下了嫣红两点,据说众妹妹时隔多日后想起这一幕,都会脸红红的骂温谅不要脸。

  温大叔十分委屈,动手能力强一点,描摹水平高一些,难道有错吗?

  玩闹过后,众人或躺或坐,包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温谅很自觉的充当起气氛调节器,笑道:“我前两天看到个笑话,是有关爱情的,不知大家有没有兴趣听?”

  任毅刘致和等人立刻鼓掌叫好,不怀好意的味道连跟他们最不熟的谢言都能闻到一些。这自然是有原因的,任毅他们最喜欢温谅的一点,就是他能讲无数个从没听过的带色小笑话,堪称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可最气人的也是这一点,温谅内心这么猥琐的一个人,美眉们却都当他是正人君子。所以一听温谅要讲笑话,觉得拆穿他真面目的机会来了,哪还不上杆子的使劲?

  宁夕和宁小凝凑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许瑶正低头整理头发上的奶油,闻言都同时转过了头,她们跟温谅很熟悉,却还从没听他说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