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谋人者人亦谋之(1/2)

加入书签

  “哎呦,最近去哪了,都好几天没见你回家了。╔ ╗”

  看门的老秦头一点没有被人从热乎被窝叫醒的牢骚,反而热情的跟温谅打着招呼。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自从温谅把他孙子介绍到青化厂上班,之后又给纪政当了司机,这老头见温谅比见秘书长都亲。

  温谅扔给他一包中华烟,道:“去亲戚家了几天,秦大爷,大半夜的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应该的应该的,”老秦头美美的点上一支,陶醉的抽了一口,眼睛笑眯成了缝,道:“小谅啊,我家秦娃子想请你吃顿饭,谢谢你帮他安排工作,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

  “吃饭就不用了,到青化厂好好上班,好好孝敬你老人家,比什么都强!”

  告别千恩万谢的老秦,温谅终于回到家中。听到开门声,温怀明端着一杯浓茶从书房走了出来,见到温谅时愣了一下,道:“怎么这个时辰才到?火车晚点了?”

  温怀明以为温谅今天才从京回来,温谅解释道:“到关山停了下,处理点事,你还没睡呢?”

  温怀明古板严肃的脸上露出几分倦意,道:“我也刚从市委回来没多久,明天还有个会,有些材料得准备准备。╔ ╗”

  父子俩聊了两句,温谅很随意的提到了唐叶:“对了,半路上遇到了唐主任,她赶着回关山,结果车坏在路上了,要不是我凑巧路过,大冷的天,说不定冻成什么样子……”

  “哪个唐主任?”

  温谅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除了那位唐叶唐大记者,你还认识哪个唐主任?”

  温怀明无暇计较温谅怪怪的语气,眉头一皱,道:“她来干什么,最近青州没出什么乱子啊!”

  俗话说防火防盗防记者。温怀明这番话要是让唐叶知道,非得大大的吐一口血不可,温谅微微一笑,道:“她来调查你的经济问题。”

  温怀明顿时愕然!

  静静的听完前因后果。温怀明沉思起来,这样缺乏有力证据的匿名爆料别说省报不会发,就是送到纪委也从来不会有下文,杀伤力几乎为零。╔ ╗

  以顾时同的手段,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雷霆重击,就像上次温谅和顾文远发生冲突后。穆泽臣公然上门威胁许复延一样,那才是他做事的风格。

  “不像顾时同,他不会做这样的无用功……”

  温谅冷笑道:“一定是他!朱久思到青河视察并题字,让明华大大的丢了脸,听说他们曾准备了鲜花地毯和笔墨纸砚,结果有了我们做对比,只好临时又撤掉了……换了别人可能也无所谓,但顾时同那么爱面子的人。一向霸道惯了,绝不会善罢甘休。”

  “何况,这样做当然不会是无用功!”

  温怀明细细一想。道:“不错,他在投石问路!”

  “先投石问路,再引蛇出洞,然后顺藤摸瓜,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定是那位誉满青州的交际花的手笔,绵里藏针却又透着阴险狠毒,除了齐舒,顾穆二人都没有这样的耐心。”

  温谅脑海里刚浮现那个举手投足无不娇媚妖冶的女子,却不妨温怀明脸色一黑。╔ ╗斥道:“什么交际花,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多怪话!”

  温谅撇了撇嘴,将思绪拉了回来。顾时同一定是暗地里对青河做了调查,青河目前的股权结构是司雅静、李胜利和宁夕三方,宁夕的真实身份从官方根本查不出来。但查司雅静和李胜利却容易多了。

  换位思考一下,当顾时同得到青河的资料,他又会怎样看待这一切?撇开宁夕这个不明身份的外来投资者不提,青河的股东李胜利跟温怀明交情匪浅,又是从落魄到崛起,从无到有的突然发迹,几乎跟温怀明升迁的时间线同步,这已经极其可疑。

  而另一个股东司雅静是温谅曾经的任课老师,也是能跟温家拉上关系的人,她突然离婚辞职然后入主青河,股份竟然还是最多。一个出身平常、家世一般的美貌少妇如果不是攀附上了大人物,又怎么有本钱、有能耐一步登天?

  这些内幕一般情况下并不引人注目,但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查知,只要他的智商在水准线以上,都能从中看到温怀明的影子。

  除此之外,他们再找不到第二个可能性!因为谁也不会想到,真正隐藏在暗处的,会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

  不过,离婚辞职,美貌少妇……

  呃,温谅的眉头像温怀明一样紧皱了起来,他也是此刻置换了一下身份,才发现从顾时同的角度来看,很可能不仅以为司雅静是温怀明利益的代言人,更可能跟温怀明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在国内的任何年代,作风问题远比经济问题更容易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