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旧游无处不堪寻(1/2)

加入书签

  温谅从不是一个伪善的人,也信奉“以直报怨”的圣人之言,可当眼前的地板被鲜血染红的时候,却还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这个人固然可恨,却未必真的该死,不过偷人钱财于前,劫持人质在后,又曾试图划花年轻女孩的脸,更说不定真有临死拉人垫背的狠辣,落个如此下场也没什么可说的。

  真正让温谅震惊的,是那个心志决绝、一枪杀人的上官晨露!

  其时鸭舌帽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跳车欲逃也没有继续伤人的主观意图,更何况公安部有鉴于多年来警用枪支无限制滥用的局面于96年1月8日刚刚颁布了《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并由国务院191号令发布实行。《条例》明确规定,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应当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尽量减少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为原则;遇有犯罪分子失去继续实施犯罪能力的,应当立即停止使用武器。

  公允的说,鸭舌帽之死,完全是一起违法违规事件!

  不过,更公允的说,在这个国度,执法犯法也从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官晨露收了枪,脸色平静而淡然,仿佛刚刚亲手剥夺的不是一条生命,而是一头猪一只鸡,连让她多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

  她转身走了过来,对尚处在震惊状态的乘警们亮了亮证件,由京城公安局印制的蓝皮警官证凝重庄严,尤其午后的阳光照射其上,将警徽映衬的耀眼而夺目。

  年轻女孩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吓到了,在上官晨露走过来的时候,竟然往温谅身后躲了躲。手紧紧的拉住他的衣角,偷瞄一眼地上的尸体,忙转过头去,俏丽的脸蛋隐有不忍之色。

  这个女孩虽然无礼刁蛮,但危机关头不乱阵脚,听闻温谅交换人质的提议后一力承担,不愿连累他人,此刻又为曾伤害过她的鸭舌帽心生怜悯之意。可见本性并没有多坏,可能只是因为家世的关系一向跋扈嚣张惯了,固然不会讨人喜欢,却也不能以偏概全,贬的人一无是处。

  在和平时代,又刚经历过禁枪运动,一辈子能听一次枪响的国人并不多,能亲眼看到警察开枪更是凤毛麟角。更别提一枪爆头这种万年不遇的血腥场面,碰到了一定要去买彩票。╔ ╗幸好乘警刚才已经疏散了人群,这一下枪声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乱。上官晨露跟乘警长低语了几句,然后走过来对年轻女孩道:“走吧,先去休息室坐会,我去打个电话。放心吧,不会有麻烦。”

  年轻女孩连连点头,道:“千万别让我爸知道,晨露姐姐,你一定要帮我隐瞒啊。”

  上官晨露微一颌首,转眸往温谅看去,温谅平静的道:“我也不想有麻烦……”

  劫持,对峙,开枪。死人。这么大的事,不仅不用做笔录,不用进公安局,更不用被前后问询调查。对上官晨露来说不过是一个电话而已,轻描淡写的跟吃饭喝茶一样简单。

  这何等可怕,又何等讽刺!

  上官晨露略一沉吟,拉着年轻女孩转身先行,温谅最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鸭舌帽,带上范博跟在两女身后缓缓而去。

  不能改变,就要适应,不仅要适应,更要融入,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喝了一杯热茶,年轻女孩的情绪稳定下来,拿出镜子照了照脸蛋,确认不会留下疤痕后又来了精神,瞪着温谅道:“臭流氓,你刚刚竟然敢胡说八道,败坏我的名誉!”

  温谅淡淡的道:“不败坏你的名誉,现在你已经死了!”

  年轻女孩缩了下脖子,显然又想起鸭舌帽的惨状,却又不愿在温谅面前失了威风,扬起头怒道:“好,我大人有大量,这件事不跟你计较!那昨晚欺负我的事怎么算?”

  温谅此时没心情跟她废话,起身向外走去。╔ ╗年轻女孩叫了两声没有回应,眉头一挑,恶狠狠的盯着范博,问道:“你老板叫什么?”

  范博心里有点泛苦,连这个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女孩都能看出来温谅是老板,难道自己真的长了一副打工仔的脸?

  “这个,我不好说……”

  “你说不说,不说我要你好看!”

  没理会身后的闹剧,温谅来到了两节车厢连接处,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鼻端突然传来一股女人的清香,上官晨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身旁,晃了晃手中的香烟,道:“不介意吧?”

  温谅摇摇头,扫了下烟盒,道:“黑色装?这个劲很冲啊。”

  女士香烟特有的烟草味弥漫开来,上官晨露本就显得有些梦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