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章叶老师别走(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章叶老师,别走

  市委大院对面的小卖店门口,温谅斜靠在一根电线杆上,看着左雨溪迎着渐落的红日穿过车流人海缓步走来。深色的单排女士西服敞开着,白色的高领格子衬衣在胸前勾勒出一个优雅的弧圆,浅色的扎空腰带束起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身,上衣的袖口向上挽起,露出一双欺霜赛雪的晶莹皓腕,左腕带着款女表,在阳光下闪着点点的光芒,看上去既干练又飒爽。

  长裤包裹着的双腿修长浑圆,高跟鞋摇曳着起伏的身姿,披在肩后的青丝随着走动间飘舞飞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独有的风姿绰约。

  苍山负雪,浮生未歇。

  明月在上,流萤无光。

  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这首诗,仿佛就是为了此时此刻魅惑众生的左雨溪而一蹴而就的诗句。

  温谅脸上挂着笑,嘴角微微的翘起,道:“左局长,我现在有点羡慕教育局的员工了。”

  “哦,”左雨溪捋了捋耳边的发丝,螓首微侧,道:“这话怎么说?”

  “试想一下,当所有人开始日复一日无味的工作时,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近在咫尺,这种福利可不是每个单位都有的啊”

  温谅的调侃声还未回落,左雨溪星眸中闪过狡黠的笑意,突然踏前一步,几乎侵入少年的怀中,红唇吐气如兰,若有若无的芳馨扑鼻而来,低声道:“我的办公室很大,隔音也足够好哦……”

  温谅心口一跳,震呆当场,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眼中立刻迸射出足以融化冰雪的火焰。左雨溪被他先呆傻后急色的表情逗的几乎笑死,要不是顾忌在大街上,早倒在他的怀里笑不成声。

  温谅何等样人,自然不会如同表现的那般不堪,不过男女间相处的秘诀就在于你进我退,有来有往,才能充分享受到两情相悦的妙处。

  之后谈了谈顺义的情况,左雨溪递过来几份试卷,笑道:“我这次监守自盗可是担了不小的风险,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呵”

  想起那天求左雨溪帮忙作弊时她开出的条件,温谅苦着脸接过来,翻看几下果然是这次统考的试题,拿在手中哗啦啦抖了几下,道:“收之桑榆,失之东隅,我也算作茧自缚……”

  天色突然变得有些阴沉,太阳被一片乌云遮住,冷风骤起,温谅没有耽误,跟左雨溪分开后径自回了学校,他得赶在放学前找到黄梅,问清楚叶雨婷的住址。比起顺义那摊子烂事,也许在他的心里,更在意的是叶雨婷的去留。

  但不管怎样,他都不会眼睁睁看着叶雨婷就此离去。

  灵阳虽然不远,可世事难料,一旦离开,也许就没有再见之日,这对重生后恣意人生的温谅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毕竟能在茫茫人海中偶然相遇,并有幸度过了一段很惬意的时光,总不能因为某些不可测度的意外而贸然将这一切扼杀。

  叶雨婷自然可以在任何一个时间段决定自己未来的人生,但温谅却不希望,这个决定里,有他的负面影响在。

  叶雨婷要想离开青州的话,以她此次表现出的能量,早就可以走了。不走,说明是不想走,温谅叹了口气,管不住下半身的后遗症,总是如此的蛋疼。

  到办公室见到黄梅,才知道叶雨婷来了学校,现在还在校长办公室谈话。温谅想了想,掉头出门而去,先到校门口那唯一的一间打印室交代一些事宜,然后飞奔到班级,赶上下午最后一节政治课。教政治的许老师四十多岁,平日为人古板,不苟言笑,开口马列主义真理之光永在,闭口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算是一等一的讨人嫌。饶是温谅心机深沉,见到是他,也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下,末了一咬牙推门而入。

  “嗯?”许老师推了推眼睛,犀利的眼神横扫过来,“温谅,你做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上课?”

  温谅知道以他的个性,扯起皮来肯定没完没了,也不答话,冲到讲台上一把拉住他的胳臂,道:“许老师,……”

  不等温谅话说完,班级里立刻哗然,1995年教育部还没有出台严厉的措施来制止校园体罚现象,老师们还拥有极大的威严和震慑力,敢当众抓老师胳臂的真不多见。鉴于温谅当下比臭虫好不了多少的名声,张天琪马上站了起来,大声道:“温谅,你放手”

  有了人带头,几个跟温谅不对付的,或者正义感过剩的男同学全都站了起来,凳子、桌子碰撞的声音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还不放开?敢打老师,有本事你打一个我看看”这货明显煽风点火,存心不良,温谅瞄了他一眼,小样,过了这事再跟你算账。

  “温谅,有话好好说,先冷静下”这人倒一片好心。

  “就是,别以为打了我们没事,敢打老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话的是李阳,唯一被温谅抽过的三班男生,说这酸溜溜的话可以理解。

  一时间言声沸沸、群势滔滔,温谅这才来得及把后面一句话说出来:“我有事情跟您商量……”

  许老师不愧是久经考验的马列主义战士,被温谅抓住手臂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道:“急事?”

  温谅点点头,许老师仔细打量一下他的表情,直接走到了门外。站起来出头的几人傻了眼,彼此对视都有几分尴尬,张天琪打个哈哈,“咳,大家都坐吧,没事了,坐下吧”

  温谅懒得跟他们计较,到走廊外和许老师说话。教室里众人全都一脸好奇,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如同走进了农贸市场。孟珂拿笔捅了捅纪苏后背,低声笑道:“你家温谅又搞什么把戏呢?”

  纪苏刚才倒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以她对温谅的了解,知道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打老师。不过心里也有些担心,温谅的表情看起来好像真的有什么事……想起那个能在外面险恶的世界里游刃有余的男孩,会是什么样的大事才能让一向镇定的他如此这般……

  纪苏存了心事,没在意孟珂的调笑,摇摇头,目光飘到屋外,好看的娥眉微微蹙起,一言不发。

  过了片刻,许老师走了进来,道:“这节课先上到这里,大家自习”

  教室一片安静,大家愕然看着许老师扬长而去,然后大乱。吵杂声中,温谅再次走上讲台,双手撑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