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流言真相和那朵盛开的梅花(1/2)

加入书签

  听完雷方的话,温谅才知道他并不是第一个被上官深雪整治过的人,连雷方的车子都被开过罚单,在京城这种“十人并肩跑,九个是领导”的地方,能保持这种铁面无私的人生准则,实在是十分罕有的事情。╔ ╗

  雷雨那个小变态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深深的迷恋上了她!

  变态的人生,不能以常理度之。

  但温谅更在意的是,铁面无私之后还能安安稳稳的站在执勤岗位上,实在让人不得不服。

  “……发现雷雨换女装是很偶然的事,我当时头都大了,暗地跟踪他一路,最后才明白原来这小子偷偷喜欢上了上官深雪,奶奶个熊啊,真是气死我了……”

  见雷方唉声叹气,深以为耻的样子,温谅深表理解,毕竟这个年代对这种年龄相差极大、违背世俗伦理的恋情还不如后世里那么的开明和习以为常,宽慰道:“雷雨还是小孩子了,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其实也算正常,何况我看他对上官应该是孺慕之情多一些,不会有什么事。”

  雷方诧异的看了温谅一眼,道:“我管他是孺慕还是爱慕,喜欢女人又不算个事,我像他这么大睡都不知道睡过几个了……我气的是他男扮女装,这事又不敢给老爷子提,怕他那心脏受不了,我三叔更别说了,知道了非打死他不可,可偏偏那又是个驴性子的玩意。╔ ╗我说他几句就敢跟我翻脸……”

  温谅一头黑线。原来你的侧重点在这里,跟这帮纨绔讨论女人果真自取其辱,三观根本不在一个位面。

  雷方显然被这件事郁闷许久,打开闸门就再也合不住了,道:“要是雷雨喜欢别的女人,为了老雷家的脸,我怎么着也得暗地里帮他一把,要么那女的乖乖就范,要么就给我乖乖的滚蛋,这辈子别再出现在雷雨的视线里。可上官深雪……奶奶个熊,上官晨露那个疯女人不好惹啊……”

  温谅心底早有疑惑,就算上官晨露的背后是燕奇秀,可毕竟不是燕奇秀本人。何况那位到现在还不知道身份的燕总远在苏海,对京城的影响力应该没那么大,怎么雷方等人每次提到上官晨露都面有惧色呢?

  温谅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笑道:“总听你们说上官晨露是个疯女人,可我见了几次,觉得她性格还好啊?”

  雷方夸张的叫了起来:“温总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她把当年侮辱她的那个人抓到东北最冷的野山沟,生生的给活剐了,据说为了这一天,她用了十年走访民间各地。╔ ╗寻找专管凌迟的刽子手世家学了手艺,将那人割了整整三百多刀,要不是技术不到家,三千六百刀也不是不可能。”

  “噗!”

  一口水喷到了雷方身上,温谅忙致歉道:“对不住,对不住,我去拿毛巾……”

  雷方倒不介意,脱了外套扔到椅背上,道:“等下让服务员拿去洗洗好了,没事没事。我说温总,你那么大反应干什么?”

  温谅轻咳两下,道:“雷少,这是哪听来的天方夜谭,别说这事一听就透着假。再怎么深仇大恨,她一个女人也不至于狠到这个地步!好吧。就算这事是真的,更应该保密才对,怎么会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她还想不想活了?杀人死罪,何况还是如此凶残的法子,就是燕总也保不住她……”

  温谅当然没有这么幼稚,杀人者死,从来都是法律愚弄民众的一个笑话,在很多时候,在很多人眼中,国法党纪,不过是手中的一个工具,杀人,真的可以无罪!

  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从雷方口中听到更多的内幕而已,当年怎样的侮辱,才会让一个女人用了十年的时光去报复?

  温谅不寒而栗!

  不料雷方却哈哈一笑,道:“这都是道听途说,说不定是什么人捏造出来恶心上官晨露的呢,不必当真,不必当真。╔ ╗”

  温谅正略有所失,雷方口风一转,道:“不过有一件事却是真的,前年有位副省长的儿子来京里玩,不知怎么瞧上了上官深雪,追求了几天不成,竟派人趁她下班的时候给绑了,弄到了一家ktv想玩轮 奸。不过他也算命不好,上官晨露是京城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的副大队长,ktv这种地方的顶头上司,身边有什么亲人朋友早被老板打听的一清二楚,一边派人进去捣乱制止,一边偷偷给上官晨露打了电话……你猜最后怎么着?”

  温谅摇摇头,雷方做了个瞄准的手势:“砰!那货还在耀武扬威的拿自己老爸说事,她一枪把他的老二给打飞了……”

  温谅不知该说什么好,来京城短短数日,所见所闻实在让他有些怀疑,这还是前世里印象中的那个风花雪月乐无边的地方吗?更也许前世里的他,还远远没有资格接触到这一切!

  “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