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父亲的背影(1/2)

加入书签

  温怀明明显察觉两人话里都有不尽不实之处,但一来他受许复延之命调查此事,只有建议权没有决策权;二来目前他的身份不尴不尬,新的任命没有下来,还是挂着政研室副主任的名头,也不便多嘴。。当下不置可否,言明会将县里的意见如实汇报,并要侯为民做好准备,许复延随时都有可能要他们到市里汇报云云。

  温怀明在市直机关摸爬滚打十余年,城府之深不比这些主政一方的老油子逊色,三言两语打发了侯为民,整理一下基本材料便打道回府。

  许复延因为顺义县这个插曲,在白安县转悠一圈后,没有按照既定行程到云水县去,而是直接回了市里。温怀明在顺义耽误了两天,回来后直接赶到市委向许复延做了详细汇报,一直忙到刚才,跟温谅也是前后脚进了家门。

  温谅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无非是一个县里的粮食局而已,小小的科级干部是死是活,用不了许复延一句话的功夫,怎么会让让温怀明眉头紧皱,心事重重?他心念一动,突然问道:“许复延的意思,是要压下来,暂不处理对不对?”

  温怀明吃惊的看着儿子,下午在市委的那一幕重新浮现脑海。许复延听完他的汇报,只沉思了片刻就做了指示,当时就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却没想到自己仅仅说了个开始,温谅就猜到了最终的结局。

  见老爸一副见鬼的样子,温谅笑道:“其实也没什么难猜……爸,你整日跟在许复延身边,既是下属又是伙伴,在对许复延的认知上难免会有差错。所谓灯下黑,当局者迷就是如此!许复延这个人,怎么说呢,他临事而惧,优柔寡断,但只要下定决心却又鹰视狼顾,不惜一搏。这样一个人,说好听点,就是先求稳,再求胜,只要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他就不会冒然行事。”

  温谅喝了一口水,继续道:“青州刚倒了一批官,自市长以下数十人身陷囹圄,这起窝案别说是青州建国以来最大,就算放到整个江东省,也是了不得的大案。这种时候,上至省市领导,下至区县干部,多少双眼睛盯着许复延,看他有没有能力在最短时间内维持住青州的稳定大局。要是再节外生枝,突然爆出什么贪腐弊案,尤其听你的意思,说不定会是粮食系统整个行业的大问题……你想,以于培东为首的省领导们会怎么看青州,青州的干部们又会怎么想许复延?世间无无喽?的势力,无无臣仆的尊荣,归根结底,许书记的威风还得靠下面人来支撑啊……”

  这番话直至人心,犀利非常,温怀明眉心紧紧锁成一个川字,站起身走到阳台,手中的香烟在黑暗中明灭,隐隐可见烟雾缭绕,慢慢的消散在黯淡的月色之下。良久,他长叹一声,道:“这点道理我何尝不明白,只是,只是……唉!”那个告状的郭昌盛衣服上血淋淋的冤字浮现脑海,伴随着一个大男人撕心裂肺的怒吼和痛哭声,具有让人震撼的冲击力。可这一切,在现实和权势面前,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温谅走到温怀明身边,和父亲并肩而立,低声道:“青州目前的局势牵一发动全身,许复延有这样的顾虑也在情理之中。爸,有些事是管不完的……”

  温怀明摆摆手,温谅的话再也说不下去,看着父亲的侧脸,已经逐渐有了岁月流逝的沧桑,可那个曾经正气凛然,曾经壮怀激荡,曾经心系一方的人依然还在。十余年的机关生涯磨去了他的棱角,却没有磨去无论是做官还是做人的良心。在他身上,仍然时不时的会有文人的酸腐和同情心在作祟,在深不可测的官场上厮混,这样的性格也许会在某个时间给自己的仕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而这样一个人,更会让那些为了升官发财不惜一切的同僚们轻视甚至嘲笑。可对温谅来说,却从心底感觉到骄傲。

  每一个男孩,都曾仰视过父亲的背影,哪怕两世为人,有了纵横跋扈的机会和手段的温谅,仍然愿意为父亲的坚持鼓掌。

  半年来因为锻炼身体飞速长高的温谅已经1米73,正好跟父亲齐头。父子俩静静的立在阳台上,血脉相连的感觉在心胸间悄然回荡,无论宦海沉浮,无论商海莫测,最亲近的人彼此依靠,互相扶持,一路艰险再无所惧!

  第二天一早,温谅刚进教室就被等候在门口的叶雨婷抓到了办公室,那个脸上有点小雀斑的黄梅不在,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