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世间有一种毒(1/2)

加入书签

  听到声音,司雅静大惊失色。不由往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在温谅怀里。她刚从墙上下来,衣衫不整,头发也有点散乱,娇嫩的脸蛋带着潮红,整个人就如同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亲热,散发着引人遐想的诱惑气息。要是这个样子被学校老师或领导看到,她真是不要活了。

  其实只是翻墙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刚才跟温谅在外面一番折腾,不该碰的地方也碰到不少,尤其最后双腿分开站在他肩上的姿势,多少让她感觉到羞涩,心里不能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没了底气于是心虚,才会听到人声吓成这副样子。

  温谅伸手在她腰间轻扶了一下,低声道:“小心!”匆忙间他也没听清说话的人是谁,不过心里立刻打定主意,不管是谁,都必须让他闭嘴!

  一个人从锅炉后转身出来,手里提着司雅静那双高跟鞋,脸上带着奇怪的笑意:“给你们三分钟时间给我解释清楚,不然的话。呵呵……”话没说完,司雅静已经羞红了脸扑了上去,抓住她一顿揉搓。

  温谅轻舒一口气,看两人嬉戏着闹成一团,笑道:“叶老师,有你这样吓人的吗?”

  叶雨停躲闪着司雅静的进攻,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我吓人?我是被你们吓到了好不好?正在前面接水呢,突然两只鞋子扔了过来,要是你会怎么办?”

  温谅苦笑着解释了下前因后果,叶雨婷听的快笑岔了气。司雅静没空跟她计较,扶着墙壁把鞋子穿上,弯着纤腰,更显得臀部浑圆丰腴,一身ol套装将身体线条完美无缺的暴lou在温谅面前,配上她此时娇羞绯红的容色,真是应了那两句诗:品若梅花香在骨,人如秋水玉如魂。

  叶雨婷等司雅静整理好衣服,不待她说话问罪,忙道:“还不快去开会,不然等下迟到,这墙可就白翻了!”

  司雅静啊了一声,丢下一句“回头再跟你算账”,急匆匆的去了。等她身影消失在远处,温谅突然察觉到有点不对,蹑手蹑脚的想要偷跑。叶雨婷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温谅同学,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温谅干咳一声。陪笑道:“叶老师,您知道的,我在三班算是胆子小的,任毅那家伙胆子才大。有次竟然跟我说不管以美貌还是以气质论,叶老师您在青一中,不,在全青州教育系统都是第一名……”

  先不说这马屁的质量怎么样,单他背后出卖兄弟这种行径就不是个好人。叶雨婷双手背负身后,围着温谅走了两圈,在他背后一把揪住了耳朵,红唇凑近寸许,吐气如兰:“回来后见没见过左局长啊?有没有打个小报告,说哪个什么,嗯?”

  虽然叶雨婷特意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可温谅何等精明,只从她那略微颤抖的声音就知道,原来自己在依山随口说的那句话,叶雨婷却这么在意?

  也许她在意的不是那句玩笑话本身,她再糊涂,也知道温谅不可能真的去跟左雨溪告状,说被她逼着合唱纤夫的爱。可她还是问出了这句。可见在她心里,左雨溪其实很重要!

  既然如此,为什么两个人却搞到如同仇敌般的地步呢?

  温谅强忍着耳根处的痒痒,道:“我哪敢呢,左局长也不是我相见就能见的……叶老师,要不咱们呆会再聊,我,我尿急!”

  叶雨婷完全被温谅打败了,气得几乎想踹他屁股一脚,道:“走,赶紧走,别让我再看到你!”

  温谅撒腿跑的欢快,叶雨婷才想起还没跟他算今天迟到翻墙的账呢,喊道:“中午放学去我办公室……”

  温谅假装没听到,混进已经散了操的同学中进了教室。任毅一眼看到温谅,顿时浑身颤抖,抿着嘴攥着手,泪眼朦胧,呜咽道:“白鸥湖畔一别,竟已三秋,温兄音讯飘渺,踪影难觅,江湖传闻羽化成仙去也,小弟还以为痛失知己,昨夜对酒当歌,涕泪俱下……”

  “停停,你给我打住!”温谅斜眼瞄着他,鄙视道:“我知道,不就是昨天喝点小酒吃点小菜爽了一把吗。至于刚见到我就来显摆?呸,任兄,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一天不诅咒我几次活不下去啊?”

  任毅哈哈大笑,拉住温谅鬼鬼祟祟的说:“刘致和这两天都急死了,等着你回来分赃呢。”

  “分什么赃?”

  “还不是划船比赛,刘老大开盘尽赚七百多,还有穆山山那傻帽给的两千块押金,那货下水了,却忘记来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