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嫂子(1/2)

加入书签

  别说牛主任和孙麻子,就连一直跪在地上的姜芷兰也惊讶的抬起了头。温谅看清了她的脸,不由暗赞一声,怪不得牛主任不惜公开威逼也要迫她就范,果然是风姿绰约,我见犹恰。

  长长的眉弯弯如月,秀美的脸庞称不上精致,却也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一双眼睛不似少女的洁净,也不似久经风尘的污淖,黑黑的眸子里总有一股让人心动的味道。额头流着血,染红了白嫩的肌肤,配上她娇柔无力,满是哀怜的神色,竟然有一种残忍的凄美。温谅略有些吃惊,听声音觉得她应该有三十来岁,可看长相却似乎还不足三十,尤其是日子过的这样苦,脸上的皮肤依然光滑,未曾见多少苍老。

  女人有时候,还真是要讲点天赋。

  牛主任看了温谅一眼,皱起了眉头。孙麻子立刻走了过来,摊面杖指着温谅的鼻子,骂道:“赶紧滚蛋,眼睛长屁股上了,没看到政府办事呢?”

  温谅伸出两根手指拨开摊面杖,笑道:“你叫政府?看来你老爸不太会起名字啊,孙政府,这不是骂政府是孙子吗,敢叫这名字不怕被公安拉冉去枪毙?。

  孙麻子跟着牛主任在这一片威风惯了,哪里有人敢这样当面诅咒他的,举起横面权冲着温谅的脑袋砸了过来,怒道:“我先毙了你”。

  “不要!”

  “住手!”

  姜芷兰出声阻止在温谅意料之中,没想到的是牛主任竟然也呵斥孙麻子住手。这倒不是牛主任发善心,他这人向来谨慎,就算今天这样明目张胆的逼姜芷兰就范,也是前后等了多日,把一切可能的干扰都排除掉,知道她孤儿寡母别无依仗,有把握万无一失才出手胁迫。此时见温谅进棚找事,冷静自若,气度异于常人,不像街道上那些寻衅滋事的小混混,心下已迟疑了三分。虽然这人看起来年轻,可谁知是什么身份来历,青州这么大,他不愿轻易得罪了人。

  基层有连自忠、史大庆那样嚣张跋扈的粗人,自然就有一条小河趟三遍的老油条,牛主任用了半辈子的时间才爬到这个位置,行事更加小心。但这并不是说两者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面对羔羊时,露出的獠牙一样的狠辣。

  姜芷兰就是明证!

  温谅身子不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捏一拽,就把料面杖夺了过来,在手心里敲了两下,不屑道:“打我?孙麻子,是不是嫌弃脸上少了点东西,想让我帮你种上?”

  温谅手劲很大,孙麻子的手腕只被他捏了一下,就乌青了一片,钻心钻心的疼,牛主任哼了一声,他趁势退后两步,悻悻然住了手。

  “这里已经被街道办查封了,要吃饭到外面去吧牛主任看了温谅一眼,决定息事宁人,他的目标在姜芷兰身上,不想节外生技,转头对地上的姜芷兰道:,“姜老板。你也别跪了,一切按工体夜市管理条例办事,这个摊子你开不成了。我说的话你仔细想想,千万别后悔。麻子,你去通知办里的同志过来没收东西

  姜芷兰脸色变得苍白,嘴唇颤抖,还待苦苦哀求,牛主任已经掉头离开。她似乎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面如死灰,再没有一点血色。

  经过温谅身边时,一根摊面技突然横在身前,温谅淡淡的道:“牛主任,请留步!”

  牛主任勃然变色,他在这片辖区内就是个土皇帝,尤其有了夜市这个接油水的地方,这两年腰包也鼓起来,上下打点结识了许多官场上的朋友,腰杆子挺得笔直,刚才的忍让不代表他有任何的畏惧。

  牛主任的额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冷冷的看着温谅,沉声道:“、伙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挡的是什么人?”

  温谅唇边露出一丝冷笑,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清楚,可你是什么人,我却清楚的很呐。巧立名目,私收贿略,敲诈勒索,仗势欺人,逼良为娼,威逼恐吓,牛主任,我说的有没有错?”

  牛主任脸色突变,脾气发作,怒骂道:“放你曲屁!老子是工体街道办主任,你敢在这里跟老子这样说话?信不信让你今晚走不出东区?”

  姜芷兰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抬头看到温谅挡住了牛主任,赶紧从地上爬起,走过来拉住温谅的胳臂,道:“兄弟你别犯傻了,牛主任你惹不起,快闪开。妓子打心眼里谢谢你,这事你千万别管了。”

  姜芷兰离近了看更有风情和味道,温谅笑道:“嫂子放心吧,天下人管天下事,我看看牛主任有多了不起。”

  话说到这份上,牛主任再不发威不仅会被属下小看,对姜芷兰的震慑力也会减他还盼着今晚在盛世酒店好好享受一下这个美娇娘自愿献上的身子,怎么会弱了声势,道:“麻子,你鹏的还愣着做什么,给我往死里打,出事我负责”。

  孙麻子能成为他的亲信,一来是会来事,会说话,许多见不得人的事都能利索的帮你办了,二来是这家伙曾经混过苹派,能打敢拼,青州民风彪悍,在工体收红包也得防着被人抽闷棍啊。

  不过今天还是大意了,本来想着一个小娘们,又要做点龌龊事就没带那么多人,不料就碰到不怕死的刺头,真,曲的晦气!

  孙麻子早从小推车上操起了切面刀,听主任一声令下,面目狰狞,略的一下冲着姜芷兰砍了过来。他脑子活泛,刚才过了一招就知道温谅气力不就把刀子往女人身上招呼,等手忙脚乱救人时再一下子把他撂翻。

  他不是傻子,又跟牛主任合作多年,自然不会真的把人砍死,但气势一定要足,要狠。吓破对方的胆子,再在胳臂腿上放点血,还怕姜芷兰这个大美人不乖乖就范?这个傻逼小子出头出的好!

  说不定主任腻歪了,自己还能分一杯羹。想到能把姜芷兰压在身下肆意凌辱,孙麻子只觉的胯间一阵激昂,挥出的刀更加用力。

  还别说,混混经过官场的熏陶,刹那间就能想到围姚脱心,杀伤力古刻直线卜升,汝圈子可锻炼人!阴※

  寒光逼面而来,温谅眼神微聚,拉住惊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