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加入书签

  旧谅简略说了下红哲海的概念,重点阐沫携海战略的六烬乃川,让宁夕眼前一亮。

  世间万事,不知其然,是为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是为醒,知其然后知其所以然,才是智。

  而智者,放在经济学里的范畴,就是能发现规律总结规律并最终形成体系的大师。《蓝海战略》一书以最简单明了的思路概括了一个复杂的经济现象,为后来许多世界级公司的崛起做出了理论上的指导。这是本跨时代的商业巨作,它的价值和意义远远超过了同时代的其他作品,就算放在咕年,依然遮不住它的光芒万丈。

  宁夕的双眸藏在墨镜之下,温谅看不到她的眼神,但从她骤然握紧的小手,和不由自主前倾的身体,以及微微张开的红唇,几乎要禀住的呼吸,可以看出这个毕业沃顿的女孩已经完全被温谅的理论震撼。

  “这是哪位大师的最新著作?”

  宁夕强压下心里的冲动,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和矜持,没有抓住温谅的手去追问,但她的声音还是难以遏制的带了点颤音。温谅发觉玩的有点大了,他没想到在后世连初学经济的新人甚至略微关注财经新闻的普通大众都知道的理论,会给宁夕造成这么大的冲击。

  “哦,我忘记了,应该是在图书馆看到某本经济学的书,然后”然后他就编了不下去了,因为宁夕举起了手中的刀叉。

  以宁夕的学历和智商,她怎么会相信温谅这番推脱之词,能从错综复杂的市场脉络里梳理出一条新路的人,会认识不到其中的巨大价值?或者说,哪怕是再没名气的学者,只要将这番理论成书出版,立刻就能在学术界、商界乃至全球掀起声势浩大的轰动。这不是旧世纪,也不是力世纪初,这是跨越千年的时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是全球化地球村形成的时代。温谅的话,也许只能骗骗宁小凝,或者骗骗国内那些视野局限的经济系学生,要想忽悠沃顿商学院混过的宁夕,显然是水平太低。

  “真的

  温谅弱弱的说,宁夕凝视他片刻,突然笑了,在诱人的红唇边露出一个浅浅的小酒窝:,“好吧,在哪个图书馆,作者什么名字,大概哪个科目下,国内还国外,著名的,还是没什么名气?”

  温谅苦笑,他随意安到任何一个经济学家身上,她都有办法调查,只好耍赖道:,“我忘了,”

  宁夕又盯了他一会,放松身体靠在了椅背上,轻笑道:“还是说青河吧,我发觉这个项目有点意思了。”

  温谅松了一口气,他只想忽悠宁夕投资而已,可没打算混一个经济学家的虚名,以他两世为人的经历和在大学期间打下的底子。拿些基本理论忽悠外行还成,分析经济大势也可以,真要鞭辟入里,见微知著的死磕,别说随便出来一个三流学者,就是宁夕这样的人,他也对付不了。

  幸好,他的愿望,是被写进哈佛的教材里,而不是学习那些教材。

  温谅有意缓和一下局面,宁夕忽紧忽松竟然有将主动权接手的趋势,没有直接回她的话,而是转头问宁小凝:“教练,你在外面吃过早餐吗?”

  宁小凝虽然听不懂两人的话。却看出来温谅给了宁夕很大的惊喜,见他这时候还不忘跟自己聊天,心里不知为何有了点小小的甜蜜。但说出的话还是冷冰冰的言简意炫:,“很少!”

  “为什么?”

  “脏啊乱啊,服务态度又差,还很不方便。附近走好远都找不到一家看上去干净的店。”

  “那如果有这样一家干净,正规,服务热情,有口皆碑的早餐店就在你家附近,你会不会愿意去吃饭?,小

  “当然啊,不去的是白痴”。

  宁夕看着两人演双簧,坐在一边微笑不语。温谅干咳一声,偷偷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傻妹妹哟,这戏过了!

  “所以你看”。温谅对宁夕笑了笑,道:“市场调研的结果和蓝海战略的指导完全符合,青河,应该是你很好的选择!”

  宁夕扑哧笑道:,“这也太儿戏了吧?。

  温谅反问道:“是吗?你回国有段时间,应该看到国内早餐业的现状,跟国外比,或者准确点说,跟麦当劳肯德基这些洋快餐比,劣势在哪里?。

  宁夕呆了一下,仔细一想却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她认真道:,“不错,这并不儿戏。简单来说,区别就在于你们刚才的对话中。但这只是表象,而不是本质,要想做大做强,直至做到麦当劳那样的高度,光靠这

  温谅刚要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