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有点迷惑有点迷人(1/2)

加入书签

  “泾济危机是后世每个关注经济的人都不能绕讨的话贴,收济危机爆发时温谅刚刚踏入大学的校门,他学的经济,自然要关注这一大事件。通过媒体和砖家叫兽的喉舌,全程围观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然后随着各种解密和内幕盛行,也算对大势有了详尽的了解和掌握。记忆最清晰的一句话,是时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说:我们花了幻年建立起的经济体系,被这个有很多钱的白痴一下子给搞垮了。

  这个有很多钱的白痴,就是乔治索罗斯。

  宁夕对温谅开口就是这样大的题目感觉到怪异,幸好她自己就是年少成名,在沃顿不知见过多少天才,不会因为太在意年龄,而忽视对方的能力和见解。

  “从呐年代初期开始,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就开始经济衰退,而东南亚比如泰国马来新加波都出现经济飞速增长,被誉为亚州奇迹。许多经济学家都称世界的未来在亚洲,自然是看好亚洲在未来十年会继续成为世界经济新的增长点。我个人学的国际金融,也是这样的看法

  宁夕出身国际最出名的商学院之一,主修的又是国际金融,对亚洲经济和世界经济肯定有深入的认知。但当时东南亚经济高速发展十年,更有亚洲四小龙这样被国际机构极力推崇的改革发展样板,咕年各国形势一片大好,整个亚洲市场和主要国家弥漫着乐观情绪,加上某些主流经济学家的鼓吹,隐藏在盛世之下的危机和隐患被缩小到无法发觉的程度。

  宁夕有这样的看法在温谅的意料之中,这是必然之事。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傻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贸易、国际金融、货币危机与汇率变化理论,他曾在《流行国际主义》一书中大胆预言了亚洲金融危机。别说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更重要的是,这本书啊年才出版发行。

  也就是说在咕年能准确并肯定亚州经济危机爆发的人也许会有,但温谅必然是其中之一。

  这一场席卷亚洲的危机有着深刻的全球背景,后世对此次危机的分析一般有三个流派,结构主义小市场主义和新经济论。其实简单来说,但从货币角度出发,东亚国家一方面维持固定汇率体系,一方面又扩大金融自由化,这就给国际上高达7万亿的游资以可乘之机。从够年到咕年每年流入东亚的资金量就高大劝一曲亿美元,这样的后果就是信贷激增,银行承担过度风险,导致负债状况恶化,一旦遭遇投机性攻击,中央银行将利率提高到足以捍卫汇率的水平,货币系统很容易崩溃。

  温谅笑道:“前不久我看到一份新加坡克罗斯比证券公司做的研究报告,它对亚洲七个国家经济状况作了十分详尽的分析,说什么东南亚国家劳工素质低下,贸易收支恶化、通货膨胀上扬,正面临经济过热的危险;而另一方面,这些国家又因超额生产能力、企业债台高筑以及缺乏高等教育和技术劳工等,将遭遇成长性的衰退。我觉得很有道理,你主修金融,自然知道这样的结果必然是高通胀

  温谅随便拿后世经济学家研究够经济危机的论点和证据来忽悠宁夕。有句话说的好: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这帮人虽然预测危机的能力不行,可危机发生后的分析能力实在是一等一的妙。大量的佐证,令人信服的数据,丝丝相扣的推理,天衣无缝的观点,无不明确指出经济危机就是这样爆发的。

  温谅的言辞在当时算是别出蹊径,宁夕不时皱起眉头,显然没有被他说服。因为这些东西用心的话都可以收集到,但若因此就能得出这样耸人听闻的结论,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可以去死了。

  温谅也没有让宁夕赞同的意图,这样开题不过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加深她对自己的印象。萨缪尔森说过经济其实是一个概率事件,换句话说,在没有发生之前,谁都可以胡言乱语,在发生之后可以分析总结,反正错与对都不是问题,下一次我照样这么来。这也是为什么经济学界有那么多混饭吃的家伙,且能永远的那么混下去的主要原因。

  温谅此时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唯一的不同是,在经济危机爆发后,这位看上去来头很大的宁夕小姐会彻底折服在他的高瞻远瞩之下。温大叔一脸严肃和正经,心里却在无耻…二也许两年后,某次午夜梦回时她会发出泣样的殿曾经离这世界上最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