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初访(1/2)

加入书签

  二到史大庆的话,李明华几平不能相信自只的耳史大庆在依山多年,把持公安系统,说一不二,黑白两道人脉之广,可以说无出其右。依山官场许多最流行的小段子,都跟这位局长有关,随便拿一个出来无不让人心惊胆颤,是谁也不敢招惹的泼皮人物。除了县委书记姜万超,县长那行文之外,整个依山再无一人放在史大庆眼中。

  就是杨定军,平日里见面打招呼也是客客气气,更别提李明华这样的小人物,能搭上两句话已经实属不易,何曾见过他这样卑躬屈膝的样子?

  李明华第一反应就是要远远躲开,看到依山地头蛇这副嘴脸。以后哪里还有自己的好日子过?史大庆最出名的还不是他的嚣张,而是小鸡肠般的肚量,李明华强压下借故离开的冲动,这时候走反而着了痕迹,更容易招人嫉恨。只好陪着笑,呆站在一边,心里七上八下,一时间找不到圆场的法子。

  依山是温谅计划中很重要的一个据点。自然不愿轻易的把人往死里得罪。史大庆固然不是什么好人,是否需要收拾他,还要看以后的情况发展,如果有必要,到时候再动手不迟。

  当然,今天先敲打他一下,对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温谅没心思也没精力跟依山本地的各路神仙打交道,能杀鸡俱猴,是再好不过了。他昨天吩咐刘天来打那个电话,就料到如果史大庆不是个蠢蛋。今天一定会登门致歉。看他们的样子,想必天不亮就等在宾馆附近了。

  一切都在掌接之中。

  “不敢不敢,史局长可能是误会了。我们跟史杰在白鸥湖边偶然碰到,小冲突。您也知道,我们初来乍到,不懂依山的规矩,可能不小心得罪了史公子,真要道歉,也是我们道歉才对。”

  “没有,没有。是我对不起,对不起!”

  史杰急的乱摆手,他昨晚被史大庆狠狠收拾了一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老爸打的皮开肉绽,脸上也乌青一片,吃足了苦头。现在对温谅怕的要死,生怕再惹来老爸大怒,这声对不起就比傍晚在餐厅那一声诚恳的多了。

  史大庆能混到这一步,肯定不是浑人一个,仿佛没听明白温谅的挖苦之意,一脚踹在史杰腿弯,将他踢跪在地上,骂道:小畜生,警告过你多少次要安分守己,别整日跟那帮小流氓厮混。你川。就是不听,这次得罪我们依山的贵客,看老子不抽死你。”

  说着对史杰噼里啪啦就是一顿猛抽,李明华在旁边急的直搓手,偷偷瞄了一眼温谅,却见这个一直温文尔雅的少年竟然面无表情的倚在车边。冰冷的眼神带着戏德和嘲讽,竟不肯说一句劝阻的话。

  李明华心下一惊,想起刚才跟他开的那些玩笑,不由一阵后怕。

  这究竟是什么人?先有杨县长出面,并且听杨县长的语气,要不是今天常委们开会,实在走不开,他本来要亲自作陪的。紧跟着能让史大庆不惜用苦肉计来讨他欢心,这样年轻的少年,怎么有这样大的能量?

  但温谅能着热闹,他老李不能,赶紧走上去拉住史大庆的胳臂,劝道:“史局长消消气,孩子们的事情至于发这么大的火?男孩子调皮一点再所难免,斥一顿就是了,别打出毛病来,你也心疼不是?”

  史大庆就这一个宝贝儿子,打起来实在心疼,但跟自己的官帽子金位子比,这都可以忽略。他早等着李明华来求情,顺势停了手,道:“老李啊,你是不知道就这小崽子让碎了心,怎么管都不听话。这不,昨天又不小心冲撞了温少,我是负荆请罪来了啊

  李明华不敢托大,学着史大庆的称呼,道:“温少,你看”

  话说到这份上,温谅要再没反应,就显的得理不饶人,摆摆手笑道:“叫我温谅好了,算那门子的少爷!我给李主任和史局长面子,昨天的事就算了。年轻人嘛,一时吵嘴打架都是常有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是是是,温少你不跟史杰一般见识,是他的福气。”史大庆又对李明华拱拱手,道:“也得多谢老弟帮忙说情,我老史记下了。”

  刚才温谅特意将李明华的名字说在前面,摆明要送他一个人情。李明华瞬间就对温谅感激不尽,拿定注意,不管这位等下在水厂有什么要求,都尽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