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最是销魂惊对眸(1/2)

加入书签

  旧谅笑着拜了拜!都是我不好。本来想盅盅你们。可没诈弄你。不过这谁想的法子,也太狠了,拿这样恶毒的东西来整我?许瑶,是你对不对?”

  许瑶干笑着不敢接话,顾左右而言他。道:“不知明天会不会下雨啊,别影响咱们的行程从一行人入店,天就开始变得阴沉沉的,黑压压的乌云遍年天际,在房间内就能听到呼啸而过的寒风。

  不得不说,许瑶有时候很具备搞笑的天赋,话音网落,蕴育已久的雨滴终于倾盆而下,竟然还是这个季节难得的一次豪迈大雨。

  许瑶再一次张开了嘴巴,好一会才看着温谅,可怜兮兮的解释道:“这纯熟意外,”

  “你呀,乌鸦嘴!”

  温谅走到窗前,拉开厚厚的窗帘。狂风将楼外的树枝吹的哗啦作响,铺天盖地的雨线成了黑暗中唯一的主宰,击打在玻璃窗上弹起高高的水花。

  纪苏走到温谅身边,微皱着眉头,道:“白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下起雨了,会不会耽误你明天的事?”

  浮起的红晕还未在她的腮边消散,温谅可以想象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在刚才那一幕后,会有怎样的羞涩和惶恐。可纪苏还是第一时间站到了自己身边,担忧明天的事情会不会因此延误。

  温谅轻笑道:“去水厂只是参观而已,没什么要紧。要是明天雨还不停,就当做一回苏东坡,莫听穿林打叶声

  不知何时许瑶和宁小凝也来到了身后,与纪苏一起娇声道:

  “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纪苏柔美,许瑶明亮,宁小凝清冷,三种不同的嗓音一起应和,却又融洽的完美无瑕,随着雨声荡起层层涟漪,涪涯秋波。温谅突然想起元朝张可久在《寨儿令?忆鉴湖》曲里的名句:“风风雨雨清明,莺莺燕燕关情

  四个人簇拥在窗前,寂静无声,却都觉得白日里呼朋引伴的热闹,餐厅里惩治恶霸的痛快,都不及此时此刻之万一。

  良久,良久。

  温谅先打破沉默,转过身斜靠在窗户上,盯着宁小凝问道:“不难受了吧?”

  许瑶和纪苏同时有点失望,似乎不愿从刚才那种奇妙的氛围中脱身出来。宁小凝没有她们那么的敏感,却似乎也有一种东西触碰到了心弦。

  听温谅问起,她埋怨道:“你是不是人啊,这么难喝的异西竟然咽的下去?”也许是刚才的气氛太好,竟然没有人察觉到一向冷淡示人的宁小凝,这番话里竟有了几分撒娇的语气。

  温谅笑道:“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况且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口感过得去了。”听他说的风趣,纪苏和许瑶呵呵笑了起来,宁小凝还能说什么好,苦笑道:“你这个死变态”。

  看着宁小凝这个神态,温谅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虽然只是在冰山上敲出了一咋。小白点,却毕竟是历史性的一步。

  裤子上显出一团水渍,在那个部个更加尴尬,温谅让三女看电视,就先洗澡去了。依山宾馆虽说两月前网翻修过,可在温谅的眼中,依然算是简陋的可以。淋浴头在洗手间最里侧,地上几厘米高的钢片围成半扇型,墙壁上的隔栏里叠放着几条毛巾,没有浴袍,也许放在卧室的柜里也说不定。衣服脱了后只能放在外面,拉上浴帘,就一个封闭的小浴室。

  毕竟这是咕年,在一个经济不发达的县里能有这样的配置已经算不错,温谅将淋浴头开到最大。仰着头任由热水冲在脸上。他从不是圣人,跟这样三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同处一室。要说没有点火气是假话。但好在一点,温谅也从不是一个下流胚子,完全可以控制住男人的本能冲动。

  可世事总是如此的奇妙,并不会按照既定的剧本前行。

  三个女孩看着电视吃着零食,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剧情,花痴着片中的男主角,不知怎得话题又转到温谅身上来。想起刚才被温谅捉弄去服侍他的场面,你一句我一句,开起了批斗大会。

  要是温谅知道,肯定会用青州方言形容她们:小鸡恐吓黄鼠狼背后装大!

  说到义愤填膺处,许瑶眼珠子一转,握着小拳头说:“要不咱们再捉弄回去?”

  宁小凝心有余悸,道:“那家伙老奸兵猾,还是小心点好

  纪苏犹豫道:“还是不要了吧?”

  “安了,我先。”许瑶蹑手蹑脚的溜到卫生间门前,轻轻一扭把手,眉开眼笑的溜了回来,压低声音道:“门忘了锁,衣服都在

  一番话说完。年去恰许瑶的小脸!,“你众疯丫头,怀要不要脸了许瑶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