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人上人(1/2)

加入书签

  一对视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羞涩,齐齐呸道!纪苏含笑不语,宁小凝冷若冰霜,唯有许瑶笑嘻嘻的伸出食指挑起了温谅的下巴,忽闪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道:”为什么不好开房间呢,告诉我好不好?。

  宁小凝最见不得许瑶古灵精怪的样子,冰山立时解冻,扑哧笑了出来。许瑶保持调戏的姿势不动,左脚轻抬踢了她一下,宁小凝忙别过头去,却还能看到嘴边抑制不住的笑意。

  温大叔何等样人,岂能被许瑶这般小伎俩吓到,轻咳一声,道:“县城可以住的宾馆不多,并且多事单间和双人间。要是两男两女的话,开两间房就可以了。现在不是要开三间么,我是怕没那么多房间啊,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思想太不健康,太不健康了”。

  纪苏附在许瑶耳边嘀咕几句小许瑶抿嘴笑道:“好啊。倒打一耙是不是?其实晚上开几间房,我,苏苏和小凝都是不介意的”。

  温谅惊喜道:“真的?。

  “真你个头!笨蛋,白痴,色狼,苏苏就知道一试你就藏不住了

  “啊,纪苏,你现在怎么也学坏了?。

  三人抓住温谅又拯又掐,嘻嘻哈哈的声音回荡在白鸥湖边,慢慢的消散。

  接下来的事温谅不好出面。许瑶带着宁小凝和纪苏直接找带队的副校长请了假,说等下会有家长的车来接。副校长知道许瑶的身份。丁嘱了几句也就放行,他没资格也没胆子真的找许复延验证,这个谎话不怕被人揭穿。

  等学校的大巴依次离开纪念馆,四人站在湖边,温谅提议再去划一次船。刚才只顾着比赛,根本没有闲暇观赏一下湖光水色。提议得到了宁小凝和纪苏的热烈响应她俩没有登船。早对许瑶比赛时的漏点澎湃羡慕不已。四人在小码头上租了船,摇着梧荡起桨,慢慢的划到了湖中心。日已西斜,金黄色的阳光洒在湖面上。随着小船泛起层层荡荡,连绵不绝的光晕。偶一回首。只见波光粼粼,水韵流转,映衬着丹中少年。一如这洁净的青春无暇。

  不知怎么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和快乐充斥着所有人的心胸。大家相视而笑,竟然都如同认识了三生七世一样,没有隔阂,没有心机,唯有这青春的记忆,永恒不变。

  纪苏附在舟侧,纤细的手指探入水中,撩起浅浅的水花,轻声唱道:“小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许瑶和宁小凝打着拍子唱起了和声:“水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温谅看着眼前婷妈袅袅的美丽少女。正是青翠欲滴的大好时光。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花无百日红,人无再少年的诗句,想起曾经拥有又曾经失去的那些过往,想起无寻处唯有少年心的凄凉,记忆仿若碎片般勾勒出前世今生的模样,在虚无中发着点点的亮光,那无法放下的人和事,那无法触及的天与地。重活一次,只愿一颗心似稚子般纯净,似大海般深沉。

  歌声伴着夕阳,为这个秋日落下了最后的完美的音符。

  沿着纪念馆前的青石路,穿过小树林,过了几座小石桥,到了主干道上还是没见到出租车。石年县级行政区内应该还很少有出租公司。不像后世那样的普遍,且多以公车,摩托和三轮为主要运力,道路还是以石子泥土打碎碾平铺成,老百姓出行之难,非以后的年轻人所能想象。温谅还记得咕年的暑假跟妈妈回姥爷家走亲戚,天降大雨,车子陷在泥水中行进不得,只好全车的人下来冒雨步行,走了几个小时的路才回到家。温谅崭新的小皮鞋直接裂了一个大口子,暗自伤心了好久。

  又走了好一会才有一辆三轮晃晃悠悠的开了过来,三个女孩子蹦跳着上了车,雀跃万分。温谅撇撇嘴。腹诽她们没见过世面,破三轮有什么兴奋的,改明带你们坐坐驴拉架子车。那才拉风。

  三轮停在依山宾馆门口。师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开口就要五块钱。三个女孩子没觉得多,却叽叽喳喳的跟人家讨价还价起来。中年人见她们衣着不俗,又能在县里的大宾馆落脚,自然死不肯松口。许瑶没办法了。瞪了一眼温谅,道:“不是挺能说的吗?干吗一声不吭,便宜五毛钱都不成,气死我了!”

  温谅笑道:“便宜五毛钱自然是不成的,不过价钱砍一半还是可以的。

  这年头三轮在县城内跑,一、聂多收五毛钱,真要生意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