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划向未知的答案(1/2)

加入书签

  日州地外江东省东部的冲积平原。境内水系众多,水资孵十笛六依山县更是有“江东水乡”之称,齐水,金河,马蹄河从三个方向在县内交汇,汇入流苏河,盘水后直入大海。作为青州人,从小等于说就在水中长大的,多数人水性很好,摸鱼捉虾,踏浪弄潮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所以,听说顾文远要和温谅进行划船比赛,围着白鸥湖游玩的众人逐渐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没人觉得不可思议,反而理所当然。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氛围,不来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赛,简直对不起这难得的一次秋游。不到半个小时,已经有一二百人沿着湖边排成了长长的一列,黑压压的人头,一张张兴奋的年轻的脸,此起彼伏的叫喊,你追我赶的嬉戏,白鸥湖多少年来,还从没这样的热闹过。

  顾文远身边围着一大帮人,穆山山,白桓,侯强,红猴,石成才也在,还有曾跟温谅扳过手腕的壮汉,一个身材高大的猛男以及其他一些小跟班。经过几个月的发展,顾文远的这个圈子越发的庞大,丝毫没有因为温谅的数次打击而萎缩。他眼神阴森的扫了扫众人,冷冷道:“该说的刚才山山都已经说了,我只强调一句,赢了今晚算我的,兄弟们去关山尽情享受一晚,最顶级的开元国际会所,好吃好喝好玩,包括最好的女人;输了”输了就全跳到湖里游一圈,以后也别说是我顾文远的人,刘致和叫了这么多人来围观。输了赖账,我丢不起那个脸!明白吗?”

  穆山山见众人脸色阴郁。显然已经对温谅产生了阴影,忙鼓劲道:“文远的话虽然重了点,可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温谅那小子数次跟咱们做对,最近在学校又越来越得瑟,今天就是要狠狠的虐他一次,打下去他的嚣张气焰。戈船比赛嘛,谁力气大谁就赢,就他们那帮货色瘦的瘦死,胖的胖死,能不能把船开动还是个问题。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战略上什么”“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对,红猴最近读书了嘛。就是要蔑视他,然后打败他!赢了别说今晚,之后每天,都有大家的乐子。”

  两人一软一硬立刻将众人的热情调动起来,红猴叫道:“鹏,整死,他们!”

  侯强最近老实了很多,父亲侯传海网接替杨一行做了华山区委书记。屁股还没梧热凳子,周远庭就突然倒台,前程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整日愁眉苦脸,脾气暴躁,已经拿着侯强发了多次火,吓得这家伙都不敢回家,一直猫在红猴家里避难。但一直高调的人忍受不了低调的生活,此刻已然忘记老爸那摇摇欲坠的个子,跟着兴奋起来:“我早想收拾收拾温谅了,今个非要他当场出丑不可!”

  白扭没怎么说话,顾文远看了他一眼,道:“老白最近精神不佳,就别上场了,在一边加油助威好了。”

  自从白长谦临阵倒戈,在青州官场的名声算是臭到了底层,连许复延一系的人嘴上虽然不说,心里未免没有鄙视之意。

  当然更多的还是羡慕白长谦能审时度势,果断的投入许复延麾下,比起那些从此丢了前程没了乌纱的往日同志们,幸福了何止百倍?

  些许点名声和脸面算得了什么!

  侯强不止一次听到侯传海在家里破口大骂白长谦反复小人,跟白桓的关系也就没以前那么的熟络,心里总是有根刺在堵着,忍不住嘲讽道:“白市长眼看就要高升,老白你整天装个没精打采的样,给谁看呢?”

  白狂性子阴狠,其父又居高个,在圈子里一般没什么人敢得罪,就是穆山山跟他说话也从来都客客气气。听侯强出言不逊,冷笑道:“是,你倒是不用装了,昨天才听到消息,许书记对华山区的工作很不满意,你老爸没准什么时候就要被刘天来请进去喝茶。看大家兄弟一场,我也不嫌弃你,今后还是跟着我混好了!”

  “再说一下试试!”侯强怒火中烧。解下钥匙扣套在中指上,就要往白桓脑袋上砸。

  白狂一动不动,不屑道:“熊样!打架让三个你一起上!”

  穆山山揽腰抱住了侯强,道:“吵什么吵,自己人,别起内讧让人家笑话。”

  顾文远皱起眉头,道:“老白,黑猴说话是过了,他心里烦你谅解一下,干吗说这些伤感情的话。”又转身对侯强道:“你就这破嘴一个区委书记掉了就掉了,能有多大点事。哪天介绍你爸跟我爸认识,江东又不是只有一个青州,还有多少地方能去,别急!”

  白桓冷着脸别过头去,对他来说这已是认错。侯强拉开穆山山的手,讪讪的道:“老白,你也知道我这人,别跟我一般见识。”

  其实这帮人中,白祖和侯强的交情最好,两人一起不知做了多少坏事,猛然间却因为父辈的不同阵营立刻有了分歧,不得不说,这也是极可笑的事。

  顾文远两句话压制的两人握手言和,心中也大为满意。一个圈子里必须有一个绝对的声音,唯一的领袖,才能保持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形成一股势力。顾文远明白,温谅的小势力已经成型,在学校很难找到机会再像以前那样简单的挑衅并整治他。所以今天先是让史杰去惹怒他,然后再由自己出面挑战,以温谅的性格,不会逃避,也不会惧怕,必然会来赌这一局。

  顾文远转过头,看向同样被人群簇拥着的少年。纪苏正站在他身边,微扬着头,纯纯的眼神,柔柔的笑意,她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温谅身上,再没有看过来一眼。

  你会后悔的!一定会!

  温谅此时却没心情跟顾文远较劲,低声问道:“致和,搞这么大不好吧?还有老师在心抓你的小辫子。”

  刘致和正拿着小本子沾着吐沫计算收益,头也不抬道:“老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