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枪膛下的寒光(1/2)

加入书签

  黑裙女子仪态万千的斜靠在椅背上,交叉平放在大腿上的纤纤素手突然颤抖了一下,皓腕处的钻石手链发散着薄薄的光晕,更衬的冰肌赛雪,玉骨清寒,宛若山水画中人。她的目光停留在谢言身上久久不去,许多往事浮光掠影般在眼前一闪而过。曾几何时,有同样一个女孩,同样被这个无情的武世一寸寸录下了外衣,褪去了尖刺,磨平了棱角,从此赤身行走在十丈软红之中,没有过去,没有未来,行尸走肉般游戈在权势的棋盘上,或为马,或为卒,随时都能被舍弃,被牺牲。

  可她又跟谢言不同,那时的她没有遇到像温谅一样的男孩,用坚定、冷酷又不容质疑的语气,掷地有声的告诉她:

  他们,还不配你跪!

  黑裙女子古井无波的心似乎有了一点点的触动,右手指尖在左手心狠狠的刺了一下,然后拿起高脚杯,低下头轻轻一摇,血红欲滴的晶莹液体就在杯中荡出光怪陆离的景象,妩媚的俏脸依然平静,映在玻璃杯上的双眸,却已经变得冰冷。

  年轻男子不愿再在此间跟这些小人物废话,当着心仪女人的面,没得丢了身份和面子,话说回来,就算制服了他们,又能有什么光彩?谢言跪地求饶,模样凄惨,担心身边女伴动了恻隐之心,本想装装大度先放过两人,等事后再一起算账,在南工的地盘上,没有谁能跑掉。

  可惜的是,温谅根本不给他这个表现的机会,一句话,就如同带着倒刺的匕首在几人脸上挨个抽过,不留丝毫情面。温谅拉住谢言的手,就要往外走去,他虽然不怕。却也不是迂腐可笑的傻瓜,有什么事先跟刘天来汇合了再说。

  旁边的黑裙女子歪头依了过来,伏在耳边轻笑道:“就这样让他们走了?不知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在林局面前这么嚣张,要不让小四教一下?”

  那个一直低垂着头的瘦小男人猛然抬起头来,年轻男子只觉一阵香风扑鼻而来,耳根处被美女的呼吸一触,带着点猫抓似的酥痒。他何尝听不出这话里潜在的意思,仿佛自己连这样的小角色也没有办法搞定一样,心头火气一盛,冷笑道:“走?女的是这里的服务员,男的是她朋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惊扰了你,自然不会让他们好过。放心吧,不出这家酒楼,我就让他们给你下跪认错!”

  话音未落,众人以为已经晕倒在地的胖子突然摇摆着站了起来,脸上身上全是血迹和油污混杂一起的大片污渍,额头处明显高高肿起,呈青紫色,破开的口子还有鲜血在流,瞬间就顺着眉骨流得满脸都是,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胖子从没吃过这样大的苦头,脑袋的剧痛和震荡让他再无任何顾忌,伸手在脸上擦了一下,大骂道:“敢走,你再走一步试试?信不信老子开枪毙了你?”

  他竟然从腰间拔出一支警手枪,指着温谅的后背,状极疯狂。温谅停下脚步。慢慢转身,眼中看到的只有那铮亮的枪膛,和一抹刺骨的寒光。

  从没一刻,他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死亡,也从没一刻,他的血液如此的沸腾,似乎要将整个身体炸裂开来。

  谢言完全吓得呆掉了,身子发软,手脚冰凉,却本能的张开双臂,颤抖着将温谅挡在了身后,脸上的惊恐和绝望一览无余,贝齿在下唇咬出深深的痕迹,红艳的血丝从唇瓣溢出,流下,在清丽的容颜上划过一道凄美的线。

  温谅突然仰天大笑,用力将谢言推开,盯着胖子的手中的枪,恶狠狠道:“你知道我是谁,敢拿枪指着我?”这个时候,吹牛皮不用上税。越强硬他越不敢开枪。

  “老子管你顺的是谁,得罪了老子就得死!”

  不到基层,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嚣张跋扈,什么是肆无忌惮。什么是无法无天,呕年辽北警察酒后枪击过路行人案,噜年西川警察酒后枪击酒友案,啊年江岭警察酒后枪击民工案,数不胜数,却无一例外,枪杀的都是平民,并且多为酒后。臼年代警用枪支管理松弛,一人一枪领足十发子弹就可以自由带回家,用途不问,去向不问,子弹打完写个报告就可以重新领过。在那个年月,见得最多的倒不是开枪杀人,而是开枪打鸟,全…。打猎去了。

  直至刃卫年2月日,公安部出台“五条禁令”开始大力整治警用枪支管理,系统内精炼成两句话:刀枪入库,酒醉开除。之后才逐渐有了改观,至少屁民们一般情况下不用担心跟某个警察吵几句嘴,就会被拿出枪来给爆了头。

  可就算如此,旧年依然有位牛人五枪杀了两村民,徒呼奈何?

  从胖子拔出枪的那一刻,黑裙女子双手一紧,腾的站了起来。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想要开口制止却紧张的发不出任何声音,完全乱了分寸。她希望温谅跟这两人起冲突,却绝不想把事情闹到这样的地拜年轻男子也倒抽一口凉气,却并没有女人那么紧张。在他心里,不过当温谅是一个普通人。别说没死人,就算真死了,不过是手续麻烦一点,说能对他的前程产生什么特别重大的影响,不过是个笑话。

  胖子仍旧拿枪对着温谅,温谅毫不退让,冷冷道:“就凭你?青州许周冯白牛,排行前五的常委,再加上一个顾时同,你算那一根葱?”

  黑裙女子听温谅提起顾时同,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按在桌上的右手都在轻微的颤抖。年轻男子却皱起了眉,温谅的话让他突然警慢起来,站起身,屈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道:“自忠,别胡来。”示意胖子冷静下来,别把事情搞的不可收拾。

  场面正僵持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怒喊:

  “住手!”

  黑裙女子看见来人,终于轻舒了一口气。

  刘天来见温谅好一阵没有回来,就过来寻找,不料经过门口时正好看到房间内这一幕,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大喝一声冲了进来,伸手摸出腰间的手枪,直直的对着胖子。喝道:“连自忠,你疯了?把枪放下,放下!林局,你快制止他,这是市委温怀明温主任的儿子!

  温谅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