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衣衫褴褛的信仰(1/2)

加入书签

  温谅疑惑着停下脚步,月才看到背影虽然有一点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并没往心里去,天下女子只要不是芙蓉凤姐,从后面看总会有共同之处。没什么大不了的。此时听到这个声音,却突然触动了脑海深处某一处淡薄的记忆,仿佛,只是仿佛,在哪里听到过一样。

  另一个男声响起:“好了。道个歉马上出去。自忠,让人赶紧把地上收拾干净,,你跟一咋。服务员较什么劲!”

  “我没错”。

  依然是那咋,女孩倔强的声音,听来却如此的清晰。温谅眼神一冷。猛然转身!

  “小丫头还嘴硬?你没错。那是老子错了?给脸不要脸,去你。”。

  砰!

  温谅一脚踢开房门,包间里的一切立刻映入眼帘。一张不大的圆桌上,依次坐着三咋。人,一个面貌英俊的年轻男子,应该不到三十岁,一身精致奢华的杰尼亚羊毛西装,简洁得体。既稳重又不失时尚。不过此刻,这件造价不菲的衣服边角上沾着油腻的汤水,男子眉头紧皱,表情十分不耐。

  在他旁边,坐着一个无论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女人,第一眼看到只觉得淡雅如兰,清纯隽秀,是大家闺秀才有的那种端庄矜持,但再看一眼,就会发现的眼睛暗含风情,懒洋洋的坐在那里,粉嫩的脖颈,隆起的胸线,裸露在吊带黑裙外的香肩玉臂。被丝质棉裙包裹下的诱人躯体。浑身上下透着强烈的暗示,似乎要吸引任何男人扑上去,粗暴的撕下衣服,激烈的进行一场与0的战斗。

  这个女人,看一眼会让人仰慕,看两眼就能让雄性冲动,从极纯到极荡,只需要一咋。眼神,一个轻笑,就能眼意的魅惑人心。

  在这两咋。出众男女的对面。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瘦小男人,一直低垂着头。连温谅踹众进来,也没有抬头看过来一眼,淡定的可怕。

  房间内的地毯上一片狼藉。打翻的碟盘倒扣在地上,金黄色的狗花全鱼房作一团,不复出锅时的优美造型。一个胖子站在倒地的女孩面前。正要抬脚往她身上踹去。

  温谅缓步走了过来,轻笑道:“打女人?这习惯不好!”屋里众人神色各异,年轻男子见有人竟然敢擅自闯进来,面色一冷,眉眼间颇为不善。那个女人却饶有兴趣的看着温谅,嘴角溢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而那个瘦小男人。依然没有抬头。

  胖子先是被踹门声吓了一跳。等看清进来的是一个少年,又听他语带嘲讽。登时勃然大怒:“哪来的小兔崽子。活腻歪了吧?”

  女孩艰难的转过头,娥眉如月,青丝如瀑,仍然是那副清新脱俗的模样,白玉无暇的脸蛋上浮着红肿的五个指印,几缕发丝散在唇角。倔强的样子让人没来由的心疼。看见曾经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那个男孩,在不可思议的时刻再一次出现在面前,她呆了一下,然后身子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清澈如水的眼睛迸射出明亮的光芒,双手撑着地想要起身,却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贝齿咬着下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们不认识,我不能连累他!

  温谅没有搭理胖子,仿佛屋内众人都不存在一样,径自走到女孩身前。蹲下身子轻柔的挽起她的裤脚。小腿骨的地方破开一道寸许长的口子,蜿蜒的鲜血顺着女孩晶莹的肌肤流下,如同涂了一层血红的胭脂。

  温谅皱着眉,在桌子上搜寻一下,找到一个没有开封的湿纸巾,小小心翼翼的擦去周边的血迹。让女孩用纸巾按住,柔声道:“走吧。我们去看医生

  女孩一直没有做声,任由温谅帮她处理伤口,从没有过的温柔,从没有过的依靠,她傻傻的看着,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睛中隐隐有了泪光。

  胖子彻底被温谅的目中无人震怒了,别说在南工,就是整个青州,敢这样无视他的人也没有多少。一时血气上涌,抓起桌子上一个酒杯砸了过去。他气急反笑,指着温谅道:“现在的小痞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不打断你一条腿,老子鹏的跟你姓!”

  温谅侧身闪躲,酒杯擦着额头而过,砸在地毯上四碎开来。虽然他反应很快,可鬓角仍然被擦破了点皮,一丝血迹慢慢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