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靠不住的安老九(1/2)

加入书签

  靠在沙发卫休息了一会。想起刘天来怀在等消息,赔话。涉及到具体详细的布置不用温谅叮嘱,这方面刘天来是专业,一定能够让所有人放心。

  这么多大人物牵扯其中,温谅不怕刘天来不拼了命的尽心尽力,这样立功挥表现的好机会,可遇不可求,表面粗狂内心细腻的刘副局长要是还抓不住,真白瞎了刘致和这样昭的儿子!

  “刘局长,别的就不多说了,唯有一点你要注意,纪苏和她妈妈苏苗要照顾好了,不然”。

  纪政一事刘天来全程参与,哪会听不出温谅话中的不尽之意,心中为之一凛,忙拍胸口保证道:“温少你放心,我一定做到万无一失!”

  随着案情的深入,纪政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会逐渐被人所知,周远庭和范恒安那方面倒是无妨,区区一个纪政还不放在他们眼里。但保不准青化厂里有哪些不开眼的,一时冲动做下什么事。青州彪悍的民风,永远是一个让人头痛的话题。

  无论纪苏和苏茵谁受到伤害小温谅都无法向纪政交待。

  更也许的是,无法向自己交待!

  等温谅挂了电话,安保卿道:“刘局长这次怕是要扶正了,许复延如今有事都直接找刘天来,赵新川彻底靠边站了”

  温谅冷冷笑道:“种地的时候不卖力。收获的时候还想分一杯羹,世界上没这样的道理。咱们最艰难的时候赵新川摇摆不定,虽然不至于秋后算账,但这个位子他坐不住了,许复延能给他个正处待遇提前退休,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安保卿会意的点点头,无论从那方面看,许复延都不像多么宽宏大量的人,能让赵新川安全卸任,已是他宅心仁厚。不然的话,在公安系统这么多年,谁还找不出点毛病来?

  因为蒲公英传话引起的骚动告一段落,温谅轻舒口气,越是到最后关头越是要提高警惧,别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到时候哭都来不及,还得在青州官场留下一个二百五的名声。安保卿也明显的如释重负,歪在对面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窗件浮现一丝鱼肚白,天要亮了。

  温谅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紫砂杯,杯中色泽清润的碧螺春茶一如既往的散发着迷人的清香,突然问道:“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安保卿先是一呆,很快明白过来温谅所指,道:“还在找,应该就在白安县城。不过这个县虽然不大,但城区常住人口也有两三万人,找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并不容易。

  温谅静默良久,盯着茶杯中自己的倒影,年少的脸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眼中闪过挣扎、困惑、自责等神色,最终却还是变成了冷厉的无情。

  一个男人经常不在家的单身女人,网满一周岁的孩子,在这个保守的年代,流言妾语绝对少不了。找到她们并不是难事。他头也不抬,平静的说:“动用所有的力量,这个月一定要找到!”

  安保卿察觉到温谅语气的严峻,下意识的坐起了身子,沉声道:“我明白!”

  “温少,我还是不懂,这么急找她们究竟是为什么?。

  这句话不是安保卿第一次问。

  自从上次温谅在西郊挖了个坑,将赵建军一伙一网打尽后,审讯中有个小混混透露赵建军并不是单身一人,他在白安县还养着一个女人,虽然没有登记结婚却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件事本来十分隐蔽,除了赵建军那几个一起从孤儿院出来的铁杆弟兄,再没其他人知道。

  这也可以理解,赵建军从一无所有的小混混逐渐在青州打响字号,站稳脚跟,这个过程用屁股想也知道少不了腥风血雨。他在青州结仇很多,说不定哪天就横死街头,能有个女人肯为他留个后代,自然要远远躲开青州的圈子,不能为外人所知。

  也凑巧,十月份儿子过生日,赵建军高兴之余多喝了几杯,趁着酒意拿出妻儿的照片炫耀,被这个小混混记在了心里。被抓回公安局以后,看那架势是要玩真的了,大家保命都难,惊慌失措下任何情况都被拿出来上报,试图能有立功表现,挽回一条小命。

  温谅得到这个消息后,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立刻让安保卿派人去白安县寻找,却没有说明原因。

  有时候往最恶意的地方猜测,安保卿会以为温谅是要斩草除根,但他也知道,这个猜测根本就不可能!

  温谅没有任何理由去跟一个死人较劲,就在前不久法院以流氓罪、聚众滋事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名判处赵建军等三人死刑,其余死缓、无期、八至十五年不等,曾经恶霸一方、横行乡里的一帮人渣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举报赵建军有老婆孩子的小混混仅判了一年,缓期两年执行。他见过照片,现在正跟着安保卿的手下在白安县寻人。

  所以说,有用的人才有活路!温谅还像前几次一样,没有回答安保卿的问题,仰起头把杯中水一气喝完,水滴顺着下颌悄然滑落,眨眼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