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卑鄙者墓志铭(1/2)

加入书签

  干在小小区门口停下。温谅从副驾驶座上下来,拉开后座牺甲。,道:“你们在车里等会,我送纪苏上去。”

  纪苏一边弯腰下车,一边笑着说:“不甩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许瑶手按在座垫上,身子往外前倾。道:“让温谅送送你吧,一介。人上楼不安全。”

  温谅微笑道:“走吧,我送到门口就下来,不耽误什每时间。”

  纪苏这才点点头,对车内三人说声再见,慢慢往居民楼走去。温谅微微俯头,指着许瑶的领口,低声道:“走光了”

  许瑶哎呀一声立刻捂住领口。却想起今天穿的是高领的围脖毛衣,再怎么也不会有肌肤露出来,明眸一瞪正要发飙,看到纪苏一拐一拐的身影,心中一软,低声道:“你快去吧。小心她摔到。”

  温谅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碧玉年华,青春正好,眼眸中水波流转,纯净的不带一丝杂质,脸蛋似乎有一层淡淡的光晕笼罩,肌肤嫩若孩童,时而娇蛮,时而温顺,心中涌现柔情,轻笑道:“等我回来,很快。”

  两人目光交接,许瑶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又看到了往日那一幕幕快乐的时光,突然展颜一笑:“嗯!”

  温谅转过身,快步走到纪苏身边,很快就消失在路的那头。

  宁小凝拉起许瑶的手,叹道:“你呀,”

  许瑶眼中洋溢着明亮的光芒,喃喃道:“宁宁,你不懂的,不会明白”

  宁小凝默然无声,曾经在某一个刹那,被她死死压在心底的那一点点悸动,也许,她是懂的!

  温谅扶着纪苏来到家门口,正要告辞,纪苏笑着推了他一把:“赶紧下去吧,别让许瑶她们等急了。”

  温谅点点头,网要转身离开,突然听到房间里隐约传出女人的怒喝。纪苏脸色一变,赶紧掏出钥匙开了门,正好看到何晓波一步步往苏苗走去。##。##

  “何晓波!”

  何晓波倒也没胆子强来,在他心里,苏苗不是什么有主见的人,拿纪政的事情来要挟她,说不定真的可以得偿所愿。腆着脸网要再威逼几句,就听到纪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浑身打了个机灵,停在了原地。

  纪苏再顾不得脚伤,强忍着疼痛飞快的跑了过来,伸开双臂将苏苗挡在身后,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时却满是掩盖不柱的愤怒。

  “何晓波,你做什么?”

  何晓波扭头看到门口还站着一个男孩,满腔的欲火终于消散,轻咳一声道:“苏苏,我来跟你妈说说你爸爸的事。我知道你们对我有误会”

  苏苗被刚才他的无耻话气得脸蛋通红。当着女儿的面却无法启齿,这种事就算说出口也脏了舌头。看着这个曾经跟纪政称兄道弟的人,只恨这些年都瞎了眼,全身涌上一股无力感。指指门口,道:“走。你给我走删”

  纪苏毕竟年少,还以为是妈妈跟何晓波吵了起来,想不到更加险恶的地方去,冷冷道:“听到没有,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并且请你以后不要叫我苏苏,纪苏也不耍叫,全当不认识好了。”

  温谅怎能不感叹,能全身挡在苏苗面前,并说出这番话来,可见这个经历变故后的女孩,比之当初天台上哀求顾文远时,不知坚强了多少。

  人总是在磨难中成长,进步,然后回头看着曾经的那个惊慌失措的自己,忍不住会失声而笑。

  何晓波如今分外受不得别人半点轻视。阴森的一笑,道:“纪政的命可还在元厂长手里攥着呢,你们想好了,千万别后悔。虽然以现在的证据可能判个十几年,但只要我动动嘴,那可就说不好了,哼哼!”

  苏茵脸色一滞,她关心则乱,宁可信其有,言语上再说不出狠话来。^^百度搜,阅读本书最新章节纪苏倔强的仰着头,一字字道:“你要做什么尽管去做好了,我们不怕!”

  “说的好!”

  温谅拍着手走了过来,看也不看何晓波,笑道:“不过有句话得更正一下,对某些混到三十几岁还没当上正科的人,他说什么就当放屁好了。”

  不知从何时起,一看到温谅柔和的眼神,暖暖的笑意,纪苏心底就会浮上无限的勇气,有信心去面对任何的艰难和痛苦。这是爱情吗?她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是,有温谅背影的地方,就是她的天堂!

  何晓波同以往温谅的所有敌人一样。又被他一句就给气到了,大骂道:“哪来的兔崽子,找死呢你?”

  温谅跟何晓波隔着几步的距离,依然懒得的看他,说:“你看,只有爬在最底层的小人物才会说脏话来给自己壮胆,实际上把熊胆割了给他换上,照样混不上台面,永远是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