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拉她的身影入梦(1/2)

加入书签

  温谅分开人群出现在众人面前,穆辽山冷冷一笑!,唉几联,说海话。嘴巴不大,口气不小!你算老几不小心碰一下就说别人该死,真是把象牙都给笑掉了。”

  刘致和走前一步,道:“鹏的嘴巴会干净点不?还当自己是初中生呢,都高一了注意素质!说脏话烂舌头,贻的我可全是为你们好!”

  虽然这番说教从刘致和口中听到很没有说服力,不过气势上倒是比穆山山更盛三分。穆山山见又是刘致和跳出来搞事,说话更加的不客气,道:“温谅别的没长进,倒是收了条哈巴狗,汪汪叫的挺凶一有本事来咬我啊!”

  穆山山也是下操回来看到纪苏在前面的台阶上,被侯强撺掇了一下。想起因为纪苏惹来的不爽诸事。才临时起意让小弟刘熙去欺负她。没想到正好碰到温谅和刘致和,虽然知道动起手来可能吃亏,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气势丝毫不能弱了,况且温谅也不一定有胆子敢在教学楼打架。这可不是小操的!

  真要挥起来,他也不怕!

  瘦猴现在有点怵温谅,不过他的功夫全在口舌上,一旦噤声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咬咬牙还是没忍住,躲在穆山山身后伸长脖子叫道:“就是,咱青州常说一句话,嘴巴喊的再凶,也是鸡毛打钟,还没放屁有杀伤力。你嚷嚷,再嚷嚷也没我家看门那条狗叫的动听!”

  刘致和脸色一寒小眼睛眯了起来,上下打量瘦猴,网要说话,左肩被拍了一下。转头看去,温谅表情平静,不见喜怒。

  “哈哈哈!”

  跟温谅争斗以来,从来都是被他三两句话气的半死,这还是第一次在言语上占到便宜,纪念意义不亚于盟军诺曼底登陆。

  所以见温谅默不作声,穆山山一伙人立刻大笑起来,个个都表现的足够夸张,侯强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瘦猴扶着墙眼泪都快出来。

  在穆山山等人肆意嘲弄的同时。围观众人看着温谅和刘致和,心里颇为不屑。前一段不是都牛哄哄的跟人家斗的兴起吗,怎么没几天就软不吧唧的萎了呢?刚才仗义出头又屈服在穆山止恶名之下的男生其实并没有走远,躲在楼外的人群中盯着这边的变化,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好受了许多。温谅,刘致和,都是年级里传愕沸沸扬扬的人物。可你们这么昭,站在穆山山面前时,不也得低下头装孙子吗?

  穆山山上气不接下气的拍着瘦猴肩膀,夸道:“说的好,中午君悦大酒店,我请客,兄弟们一起去。”

  “好,不过保不齐某些人连君悦的名字都没听过,山哥你这样太让人家眼馋了。

  刘熙本来看到刘致和和温谅还有点害怕。见两人被骂成这样了都不敢还口,胆子立刻大了起幕,笑道:“君悦啊,我还只听过没去过呢,山哥你要破费了,”“破费你鹏!”

  刘致和实在忍不住,才要破口大骂,突然看到温谅下了两个台阶,抬起一脚将毫无防备的刘熙踹的往楼下到去,身子直愣愣的飞过几个台阶。正好砸在穆山山身上。穆山山身子敦实,却也经不住刘熙百十来斤的挤撞,双手无意识的一抓又碰到侯强和瘦猴,几人如同推到的骨牌般或跳或滚摔落在一楼的楼梯入口处。发生事端的地方距离地面只有七八个台阶,虽然姿势难看了点,但好在都没有受伤。几个人衣服沾了许多灰尘,头发散乱,比之刚才威风凛凛的样子,狼狈了不知多少。白狂一直站在最后没有吱声,往边上躲的及时,没有被波及到,这时呆站在一侧,清秀的脸上呆若木鸡小不知想些什么。

  刘致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里的敬仰无限上涨:老大,这是教学楼啊,当着几百人的面,你还真敢动手啊?这里毕竟是青一中,闹的太过分了,谁也保不住咱们,处分都是轻的。尤其还是在楼梯上。真要不小心伤到几个人,人家又不是平头老百姓,开除也不是不可

  他却不想想,温谅上次篮球赛不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场群殴?

  焦点下的彪悍人生,从来不需要理由!

  温谅拍了拍裤管上的灰尘,面对刘致和崇拜的目光,淡淡的说:“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

  刘致和在那一瞬间被这句装的话彻底征服了身心,在跟随温谅的日子里,无数次的私密或公开场合,手下小弟们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一句: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

  “好”。

  人群中不知谁先喊了一声,上下两层楼梯站满的人群突然响起一片叫好声,伴随着掌声汹涌,绵延不绝。仗义男在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