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课间风云(1/2)

加入书签

  嘉二节下课的铃声响起。温谅古马爬在桌子卜睡般才个二班第一后,上课睡觉的权利被彻底录夺了,连眼神最不好的数学老师都会眯着眼睛,在教室里扫描半天。然后定格在任毅身上,露出亲切的笑容:“这个问题,请温谅同学给大家讲解一下。”

  你才是温谅,你全家都是温谅!

  任毅很受伤,要不是被温谅死死拉住,很可能直接暴走,冲到讲台拍着胸口告诉老师:在下姓任名毅字帅哥号潇洒,别号胖即荣耀。

  这时候温谅只能很无奈的站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数学老师先是疑惑一下,然后听着温谅的发言不住点头,目光也从任毅身上转移过来,夸奖道:“不错,任毅同学进步很大,这道题讲的很好

  数学老师,其实很有爱!

  “弊哥,走了,要做操了。”温谅反复解释了不下千次,任毅就是不信,坚决认为他作弊了,其实作弊也无所谓,可恨的是作弊竟然不带着兄弟一起,送了个雅号叫“弊哥”温谅抗议无效,只好含泪咬牙担了这个虚名。

  温谅懒得抬头,半边脸贴在桌面上。道:“孔子曰,课间不睡,上课崩溃;孟子曰,孔子说的对;荀子曰,按领导的意见办。三位圣人都指示了,你说,是做操重要,还是睡觉重要?”

  任毅崩溃:“不就是上个课间操吗。至于把孔孟都拉出来?不过你可想好了,听说这次考试后就要选新一届学生会,你要是打算进的话。被抓的多了,教务处那边可通不过,”

  温谅摆摆手不再说话,过了好一会,正梦到和左雨溪在一起上下其手。乐不可支,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咆哮:“干吗不去做操,有没有假条?小子,要是逃操的话,等着一会在校园里游行吧!”

  温谅迷糊着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和花喜鹊面面相觑。花喜鹊一手拍着桌子,一手指着温谅的鼻子,威严的脸上还带着刚才的怒意,却瞬间呆滞下来。空气瞬间凝聚,温谅笑道:“华主任,我

  “我什么我,没听到主任说吗?有假条拿假条,没假条出来挂牌子,一会游行。哪那么多废话?”一个满脸青春痘的高三学生不耐烦的斥着温谅。一中学生会的这群人。手中的权力虽然不大,年纪轻轻却沾了一身的恶习,狐假虎威起来,个顶个的厉害。

  温谅哈的一声,着着花喜鞘旦笑不语。花喜鹊脸色变幻。对着青春痘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骂道:“你哪那么多话,这位同学跟我请过假了,游什么行!走了。去下个班。”

  青春痘吃了一顿,耷拉着脑袋老实了许多。花喜鹊看也不看温谅。掉头就走,对他来说这已经是给了温谅很大的面子,毕竟身为教务处的主任,在学生面前还是要维持形象的。四个学生会的人赶紧跟上。温谅探着头往外面看了看,走廊里一字排开站着七八个人,脖子上都挂着牌子。这是正常现象,哪天的课间操不被花喜鹊俘虏一群人?

  可让人惊讶的是,刘天来那家伙竟然也挂着牌子,垂头丧气的站在外面的走廊里。这样打趣他的机会温谅怎能错过,跟在青春痘的后面走了出去,一看牌子上写着“七天不洗澡,头上能卧鸟。纪律观念差。从来不做操。”

  温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示意花喜鹊边上说话。

  刘致和正懊恼今天藏的地方不够偏僻。突然看到温谅拉着花喜鸠走到一边,两人头碰头凑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片复后,花喜鹊走过来摘掉刘致和的牌子,面无表情的说:“你昨天才割了痔疮,今天的游行就暂免吧。以后要多锻炼身体,别小小年纪害这些折腾人的病。”

  刘致和就这样充满传奇色彩的从号称“活阎王”的花喜鹊手里逃过一劫,其他几个挂牌子的家伙一看有戏。立刻叫道:“主任,其实我昨玉也割了啊。”这位是高三七班的,人高马大一壮汉。

  “我也是,致和,咱们一起去的。你帮哥吱一声啊!”这是高二六班的,认识刘致和。

  “花主任,虽然我跟痔疮无缘,但脖子尖有颗痣网采了”

  这帮聒噪的货全是高二、高三里数得着的痞子、滑头、问题学生和叛逆青年,脸皮厚的纯粹是跟屁股长错了地方。还有几个挂牌子的是高一的新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表示理解不能。学生时代。教务处就是锦衣卫、东厂一样的存在,一般人见了花喜鹊大气都不敢出,人人敬而远之,他们倒好小竟然还有胆子起哄!

  高二高三的几个人都是惯犯,跟花喜鹊打交道的次数堪比乒乓球夺冠,说完几人对视一眼,低头窃笑起来。花喜鹊气急反笑,指着众人道:“好,全割了是吧?等其他同学回来,你们在两座教学楼中间做起蹲跳,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