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清冷西郊月(1/2)

加入书签

  …随远离青州市中心,开车得咋小多小时的路程,前此十村民承包的苹果园早已倒闭,连带着开垦的田地也都荒芜,半人高的野草一眼望不到边,看上去十分的荒凉。据说这里曾经是古战场,风水不好,受过诅咒,做什么什么不成。一到晚上阴风怒号,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还能听到战马嘶鸣,鼓声震天,说不出的阴森可怖,别说晚上,就是白天也很少有人往这边来。

  田年的时候市里在这边建了一个小型粮站,有两三个库房,方便周围村民销粮。比年的时候经过青州市委市政府统一规划,在清水南路新建了一咋。粮站,西郊这个就弃用了,似乎又一次证明了那个诅咒的存在。多年来无人理会,拆的拆,偷的偷。仅有一个大库房保留着,除了天花板全是窟窿外,其他的还好。

  今晚月弯如勾,两辆面包车从远处疾驰过来,荡起的灰尘在车身后高高的扬起,宛如一条巨蛇钻出了地面,在清冷的月色下显得诡异莫若。面包车冲进残破的院墙,在杂草丛生的院中间停住,二十多个小混混从车上跳下,围着车子分散站开,手中一尺长的砍刀闪闪发光,刹那间整个粮站变得杀气腾腾。

  赵建军抽了一口烟,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两下,挥挥手带着一群人往大库房走去。

  夜月,荒郊,破院,狰狞的脸,闪亮的刀,一如电影画面般充满质感,却比电影残酷了无数倍。

  两个小混混走前几步推开大门,刺目的灯光立刻让众人遮住了眼睛。两台力功率探照灯摆在两边,交叉的强光将空荡的库房照的如同白昼。

  明哥站在正中间,周边围着十几个人,手中没有武器。

  “军哥,俐灵守时嘛,兄弟网来你就到了

  赵建军冷笑着走了过去,在三米外的叟全距离停下。手下人簇拥在身后,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明哥那帮人,一有不对就立刻冲上去动手。

  “你套什么近乎,我大哥认识你是谁?。一个下巴长红胎记的人把办一横,指着明哥的鼻子骂道。要是温谅在此,肯定能认出碰见谈雪那晚也是这家伙先跳出来骂人。前后两次,充分说明他应该是这个圈子里新闻发言人之类的职务。

  这时候明哥这边也应该有类似职务的混混集来接话,双方先骂上一阵,气势摆足了,老大们才开始谈判,这就是道上的先礼后兵。

  当然,这个“礼”不是礼貌,而是失礼!出乎意洲的是,明哥竟然亲自上阵,咳嗽一声,道:“军哥,你这意思就是不谈了?”

  “谈你鹏,老子好好开着店,你敢派人来捣乱,就等着家人来收尸吧。谈?谈”

  这就是需要新闻发言人的用处所在,你跟他吵吧,失了身份;不吵吧,又丢了面子。进退两难,明哥这边声势大减。

  赵建军抬手制止胎记男继续大骂,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别动不动就说脏话,让明哥看了还以为咱们跟他一样没素质呢,是不是明职”

  明哥微微一笑,网想说话,赵建军一口浓痰吐了过来,正落在他的衣领上,不屑的说:“你也配喊声哥?前不久才从安老九手下出来,不过当了三个月的老大,吃错药了敢来砸我的场子?我懒得跟你这种货色计较,现在跪下来磕三个响头,砍了三根手指,再拿五十万出来给我兄弟治伤,看在安老九的面子,我可以饶你一命。不然的话,哼哼”告诉你,你名下的游戏厅我要,你的命,我也要!”

  话音网落,身后那群混混的砍刀呢的全部亮了出来,二十多把寒芒夺目,先不说战斗力,单就气场来讲,苍蝇也飞不进三尺之内。

  这些话明哥自然左耳进右耳出,谈判嘛,不恐吓,不耍狠,不亮刀子,哪里有谈判的气氛?他掏出纸巾擦去衣领上的污秽,笑道:“那就是没得谈了?”

  赵建军哈哈大笑,手指在刀刃上轻轻抚过:“兄弟我比你多。手段我比你狠,装备,哈,老子全是制式砍刀,就这十几个连板砖都没带的货色,你凭什么跟我谈?”

  一群手下都大笑起来,胎记男骂道:“你以为这还是在小学门口收保护费呢,带十几个人就能撑起场面来了?鹏的,脑子里全是大便吧。空手!”

  明哥不自然的笑了笑,扭过头去,低声道:“时间差不多了吧?”

  旁边一个人也压低声音道:“七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