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善恶何以为报(1/2)

加入书签

  二洛纳停在西城分局院内。亮眼的车灯闪了两下后彻刘天来从驾驶座上下来,耿超早在一旁等候,赶紧将后车门拉开,温怀明陪着一个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人起身下车。

  刘天来从另一边绕过来,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白市长。这边走。

  耿超不认得温怀明,却知道白长谦的火爆脾气,忙打开手电在前面引路。今晚值班的人做了调整,整个分局除了参与进来的五个人。再没有别人在场。为了方便行事,院子内的灯也全部关闭,黑压压的一片,不熟悉地形的人很容易碰到墙上。

  上了二楼,刘天来带着白长谦直接去审讯室,温怀明则去见了见温谅。看见儿子。温怀明问道:“听你妈说,最近学习很努力?。

  温谅呆了一下,和老爸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大笑。

  白长谦在审讯室呆了许久,刘天来和耿超站在门口,隐约听到里面狂风暴雨般的臭骂,时不时伴着白桓的惨叫和求饶声。两个人面面相觑。耿超低声说:“要不要进去?”

  “老子教刮儿子,没什么大不了的,火气发出来就没事了。”

  耿超摇摇叉,对白长谦颇有点不以为然。就这城府和脾气,真不知怎么混到现在这个位置的。

  过了一会,白长谦脸色铁青的走了出来,白桓低着头跟在身后。白长谦冷冷道:“侯强在哪?。既然要让白长谦做暗棋,就不能让侯传海对这件事起疑心。所以让白长谦亲自去安抚一下侯强还是很有必要的。

  侯强虽然没吃什么苦头,但也被刘天来摆出的架势给吓到了,此刻见到白长谦跟见了亲人似的,几乎要哭出声来:“白叔叔,”

  白长谦强忍着心中的怒意。道:“没事了,今晚只是一个误会,等下你跟我走。”说完扭头出去,他一直认为是侯强等人把自己儿子给带坏了,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侯强看向白桓,白桓低声说:“都是温谅那小子搞的鬼,他在公安局认识几个小角色,骗他们来找咱们麻烦。刚才说了好多次,他们都不信我的话。直到打了通电话,才相信我爸是副市长。这事就这样揭过去了。你回去也别提,免得你爸找你麻烦。看。我刚才就被死死揍了一顿。”

  侯强感动的点点头:“还是老白你讲义气。鹏的,等出去了非找机会干死温谅那货不可!”

  白桓咧咧嘴想苦笑一下,却疼的哎哎直叫,又肿又涨的脸蛋看起来比鬼还恐怖:“算了,今天的事被他撞见了,闹大了对谁也不好。我爸连这几个小警察都不追究了。以后也别惹他。你想想,鹏的遇见温谅后咱们讨过一次好吗?连顾文远和穆山山都被整的灰头土脸。咱们服软也不算丢人

  侯强没想到一向敢打敢拼的白桓这么快就怂了,又听是白长谦发话不让追究,迟疑一下,悻悻的说:“好吧!”

  一番嘈杂过后,白长谦拒绝了刘天来开车相送。也不再管侯强三人,带着白桓坐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中。侯强今晚受了惊吓,还打算找回点面子,被放出来后,抬着头问耿超:“就这样想让我拍屁股走人?告诉你,没那么容易”。好歹也给咱派辆车吧?

  耿超根本不理他这一套,沉着脸道:“那好吧。今晚就在局里住一晚,我跟你好好谈谈刑法的问题。”

  侯强立刻回想起《刑法》上那一行红字:流氓罪最高可判死刑,再顾不得摆衙内的谱,带着红猴和石成才匆匆离开。他们都以为温谅是从蒲公英出来后就一直跟踪,这才在豪门抓了个正着,丝毫没有怀疑到石成才头上。

  截止此刻,这个卧底的命运似乎比《无间道》里的刘健明好多了。

  温谅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露面,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的人群。到了这一步,完全没必要跟白长谦打交道。—全文字版小说—他心里其实早有了决断,现在的退让不过是为了另一个更加可怕的敌人。等周远庭轰然到下。就是白长谦付出代价之时。白桓做下了这样的事,必然要受到惩罚,那也就是说,白长谦的仕途在可见的未来里,已经画上了句号。官场虽然无君子,可如此一个反复小人。想必许复延心中也会有几分介意。只要抓住机会歪歪嘴,收拾白长谦不过举手之劳。

  这个决定与谢言无关,与正义无关,温谅不是救世主,但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这个世间,恶,可以被惩戒;善,一定被弘扬!

  刘天来送走白长谦后,推门进来先对温怀明打个招呼,然后疾步走到温谅身边,低声道:“那个女孩醒了,她想见你

  在豪门酒店的套房里,谢言的意识一直处于半清醒的状态,温谅做的事,说的话都清晰的传入她的脑海,印在飘忽朦胧的记忆之中。那是绝望之际唤回灵魂的吟唱,也左污沐浴圣米的温那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