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蝉蜕(1/2)

加入书签

  旧谅推门而入,豪华套房的富贵与扑面而厅的公着五个人,四男一女,穿着呕式橄榄绿警察制服,黄衬衣,蓝领带闪亮的硬肩章带着刺目的光辉,臂章上绣着硕大的“公安”字样,端坐在沙发上,气氛看上去十分的凝重。刘天来站在落地窗边,手中的烟头明暗,升起一层薄薄的烟将他笼罩其中。听到开门声,坐着的五人同时一惊,有两个呃的站起,手也顺势摸到了腰间。

  “自己人,别动。”

  刘天来即时制止了他们,转身迎了上来。温谅没有停留,刘天来跟在身侧,直接进了里面的套间。等欧氏仿古的铜门缓缓合拢,沙发上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之意。戴着大檐帽,衣着干练容颜秀丽的女警察低声道:“那是什么人,刘局怎么”

  一个三十多岁,眉毛浓厚,面相威严的男警察摇摇头,示意她别多话,道:“别多事,该我们知道的自然会知道。”

  女警察点点头,眼光却还是偷偷地瞄向里面,对刚才的男孩好奇极了。刘天来在青州以桀骜不驯著称,除了前书记左敬,就是见到周远庭也是大大咧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

  过了片刻,温谅和刘天来从套间出来,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温谅微笑道:“这么晚还得工作,各位实在辛苦了。事情想必刘局长已经交待的很清楚,我也不多说了。只盼望各位不畏强权,伸张正义,将罪犯绳之以法。”

  任何卑鄙的勾当,都需要一个高尚的名义!

  刚才说话的男警察一脸正气,沉声道:“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对得起头顶的警徽!”

  温谅笑着点点头,闭上眼睛靠在沙发背上,不再说话。几个警察或下意识的搓手,或眼神空放,或正襟危坐,房间里的空气如同凝固一般,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白长谦也许在许多人眼里不值一提,可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却几乎拥有滴天的权势。面对这样的人,哪怕站在正义的一边,身上的制服,头顶的国徽,心中的正气,也并不能赋予他们太多的勇气。

  时间似乎飞快的流逝,又似乎停滞在某个瞬间一动不动,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眨眼的工夫,安在门口的呼叫器突然响了一声,急促,高亢,激昂!

  温谅眼睛猛的睁开,刘天来低吼一声:

  “动手!”

  刘天来带着五个人冲了出去,温谅拿起桌上的红酒,高高的举起,倾泻,深红色的液体如瀑布般飞流而下,在高脚杯的环壁上涂抹了点点血红。

  隔壁的房门被一脚踹开,白桓等人嚣张的声音断续可闻:

  “你们干什么,滚出去!”

  “鹏的,知道我是谁?还不,,哎哟!”

  五分钟后。刘天来满脸兴奋的走了进来,道:“成了!人赃并获。现场证据完备”

  温谅握着杯子的手轻轻一颤,问道:“那女孩怎么样?”刘天来呆了一下,他没想到温谅最先问的竟然不是白桓,忙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摄入少量三咄仑,陷入半昏迷状态,身体又被注射了甲基苯丙肢,现在略微”略微有点兴奋,等下送医院输点液就没事了。”

  温谅放下高脚杯,因为过于用力,手指的关节都有些痉李。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起身笑道:“走,去跟白公子叙叙旧。

  白桓直到温谅走进房间时,大脑还是一片空白,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敢相信,在青州这片土地上,竟然真有人在自己表明身份后,还敢用手销反销住双手,让自己蹲在地上。

  到温谅,白桓眼睛都红了。刹那间明白了许多事,腾的站了起来,怒道:“温谅,是不是你在搞鬼?”

  白桓着上身,下身仅仅穿着一条内裤,脸侧有点淤青,显然在刚才抓捕时吃了点苦头。温谅真没想到,刘天来带的这群心腹真有人胆子挺大,对着副市长的公子也下得去手。看到白桓这身装扮,脸色登时一冷,刘天来知道他顾虑什么,在耳边低声说:“网脱了衣服还没来得及。我们进来时女孩还穿着内和…”

  女警察网好从一间卧室出来,秀眸一瞪,呵斥道:“喊什么喊,欠揍是吧,蹲下!”

  白桓刚才就是被她揍了一拳,对这个女警有点犯怵,乖乖的蹲了下来,眼睛却还是死死的盯着温谅,喷发的怒火几乎要把整个房间都点燃。

  温谅看看四周,低声问道:“其他人呢?”

  “分押在几个房间里,耿超他们正在突击审讯,一帮小屁孩子,吓一吓什么都招了。”耿超就是那个三十来岁,面相威严的男警察。

  豪华套房就是这点方便,房间多!

  温谅会意的点点头,终于把精神集中到白桓身上,走到他跟前,蹲下来笑道:“白公子,认识了这么久,就今晚觉得你最本色!穿了衣冠禽兽,脱了衣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