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情网(1/2)

加入书签

  位伙在六十年代的时候从日本兴起,七十年代末传入胁曰:然后在暇年传入深力等沿海地区,刃年代初开始在各大主要城市蔓延,到了,帖年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整个大陆,一夜之间就改变了国人的夜生活状态。—全文字版小说—温谅前世里常听居委会大妈唠叨,说力年以前那些小流氓都留着长发,穿着花衬衫喇叭裤,长发飘逸,蛤蟆镜威武,提个四喇叭录音机,一到晚上在街头或院子拉个电灯开始扭迫斯科,男的女的搂搂抱抱,正经人见了都怕。现在可到好,一到晚上全钻进房间唱什么卡拉伙,耍流氓也没人知道喽。

  这是温谅第一次走进咕年的卡拉伙包房,有了后世见识的他依然被梅厅的装潢格局给吓到,其他人更是不用提,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到蒲公英隐藏在平凡外表下的真正实力。暗色的基调,精致的风格,凝重中带着豪华,温馨中透着大气,多孔的壁灯和琉璃水晶灯溢出柔和的光线,构建一个流光溢彩,充满梦幻感觉的世界。

  环形的真皮沙发宽大舒适,手工真丝地毯上绣着数十朵盛开的梅花,犹如浮雕般有一种真实的立体感,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摘下来一瓣。一群女孩欢呼着四散开来,也不分一班和二班的阵营了,有经常唱歌的去摆弄电视和卡拉伙机,有胆大调皮的去墙上的橱柜里拿饮料和红酒,还有几个女生飞蛾扑火般扑到了沙发上,使劲的坐了几下,发出咯咯的笑声。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有闲心追星并且跟人打擂台的女孩子,能有几个善茬?

  反倒是谈羽,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虽然不至于畏畏缩缩。却也紧跟在温谅身边,看着周围的富贵气,流露出惊讶的神色。白桓刚才在大厅又被温谅狠狠的踩了一下,心里积存的怒火几乎到了不受控制的地步,但他奈何不了温谅,阴忌的眼神便停留在谢言那秀气的容颜和窈窕的身材上。

  白桓不知已经玩弄过多少女人,可一想到今晚就可以把这个水一样的清纯女孩录光了衣服,狠狠的压在身下肆意蹂躏,那种强烈的刺激感依然让他的全身都轻微的颤栗。谢言坐在角落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双手平放在膝盖,低垂着头,仍旧不言不语。

  一番热闹和争执之后,以正中间的大理石茶几为界,两个班的人泾渭分明各坐一边。

  到了此时,主角从白桓和温谅,换成了裴敏和许瑶。裴敏虽然被温谅接二连三的惊艳表现吓到,但仗着有白桓在,言语中还是不太客气:“许瑶,地点是你们定的,具体怎么比,该轮到我们做主了吧?”

  “还能怎么比,大家分别派人来唱歌,实力强的就赢!”

  裴敏嘴角一撇,嘲笑道:“怎么算实力强,听谁说了算?你,还是我?”

  温谅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国内还没有打分器,这又不是青州宣传部举办的歌大赛,评委上下嘴唇一碰,胜负就出来了。

  许瑶冷冷一笑:“大家都有耳朵,谁唱的好不好,一听就能明白!早知道你们会来这套,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要我说大家投票,谁得票多就是谁赢!”

  许瑶还没说话,一班的几个女生大喊起来:“当我们傻呢,你们人比我们多,投票还不是你们赢定了?”

  “裴敏,你就会玩花招,我们不会上当的!”裴敏早知道她们不会同意,道:“那你们说怎么办?”

  一班众人面面相觑,想不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来。裴敏站了起来,走到电视前拿起话筒,道:“既然大家都没什么好办法,那这样吧,我提议,”

  温谅突然道:“我有个办法,说出来大家听听看,看成不成?”

  许瑶大喜道:“肯定成,你说!”

  “就在蒲公英随机找十名服务员,到包间来背对着电视,然后给唱的人打分。剩下的都知道怎么办了吧,去掉一个最高分”

  一班的女生集体笑道:“去掉一个最低分”莺莺燕燕,鸟语花香,说不出的清脆动听。

  这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办法,裴敏为难的看了下白桓,白桓点点头同真了这个方案。他对自己的歌声很有自信,根本不在乎什么方式,一心要在比赛中大展歌喉,一来灭灭温谅的威风,二来好在谢言面前表现一下。

  为了避嫌,温谅特意让裴敏出去找人。见是梅厅客人的要求,大堂经理不到三分钟就挑好了十个人送了进来,五男五女,不偏不倚。

  三打二胜的规则确定以后,第一场,许瑶以裴敏!

  年代初的卡拉伙比较原始,厚厚的歌曲目录每包房一本,点歌由客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