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蒲公英(1/2)

加入书签

  周星驰在《大话西游》里给了一个完美的答案。温谅没有说话径自走到宁小凝旁边,学着她的样子靠在墙壁上。街道上的车水马龙,红尘间的人声鼎沸,都在一瞬间如潮水般退去,消失在不知名的所在。

  这一玄,唯有头顶的月。月下的人。

  月光如水,穿过茂密枝叶的丝丝缝隙,照出了一地的斑驳树影。两个年轻人并肩而立,沐浴在柔和的光线之下,头发,肩膀,腰身,连带脚下的地面全都变成晶莹剔透的洁白。宁小凝微扬起头,平日里清冷高傲的容颜此时触手可及,明亮的眼睛映着天上的夜月,带了几分少年的纯真,少年的迷茫,和少年的眷恋。

  温谅扭过头,看着她的侧脸。久久无话。

  李胜利的脚步声从门内传来,打破了这份难得的静寂。宁小凝直起身,背对着温谅,双手插在口袋里,修长的双腿如同起舞的仙鹤般迷人,轻声道:“还记得前几天你说的豆集店发展大计吗?能不能做一份详细的企划案给我?”

  温谅疑惑道:“要哪个做什么,你还真对商业感兴趣么?”

  “嗯,我想看看学习一下,这几天能做出来吗?”

  温谅没有多想,道:“这几天不成,我最近有点忙,还要准备考试,”

  宁小凝转过身,盯着温谅的眼睛,道:“温谅,像你这样的人,还需要成绩来证明自己吗?”

  温谅微笑道:“一个人活着,不仅仅为了他自己蜘果考出好成绩能让许多人开心,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宁小凝毕竟还是个小女孩,皱起眉头道:“这样的人,活的不很累吗?”

  温谅叹口气,道:“人生在世,谁人活的不累?上到高官贵胄,下到庶民百姓,无不如此!如果能让在意自己和自己在意的人开心快乐,累一点也就无妨

  宁小凝摇了摇头,道:“我不懂!”

  温谅哈哈一笑,道:“我胡诌的,你当然不懂!好了,等过了这个,月,我会整理出来给你着的。”

  三人坐了三个不同方向的公交各自离开。温谅网到家门口,碰到丁枚正要出门。

  见到儿子回来立玄喊道:“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我赶着出门,跟你刘芬阿姨约好了要一起打牌,十二点才能回来。厨房有剩饭,你自己热了吃一边说着一边换鞋,话音未落,拿着钱包就要往外走。

  温谅一把拉住她胳臂,笑道:“妈妈哟,你看你儿子都瘦成啥样了,这天天吃剩饭的,算不算虐待?您别是我后妈吧?我可发出警告了啊,就目前这种营养水平,到时候能考个及格就算不错了

  被儿子一威胁,丁枚觉得挺有道理,从包里拿了十块钱递了过来,道:“自己出去买点好吃的”不过吃了这一顿,名次可要翻一翻。明白不?。

  温谅拿着旧版的十块钱,怎么看怎么像假币,对着丁枚的匆匆而去的背影苦笑道:“这还不如我吃剩饭呢,你以为分数是币呢,一元顶一百用?”温谅跑进屋给左雨溪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个地址让她告诉安保卿,然后前后脚跟着丁枚就出去了。远远的看见丁枚拐进了3单元,温谅笑了笑,刘芬老公是市委秘书一科科长,也是许复延的现任秘书张放,豆浆店开业那天跟魏网起冲突时他也在场,戴着一副眼镜,没多少心计的样子。这次许复延去关山只带了温怀明,却没带自己的贴身秘书张放,这已经是近两个,月来的第三次了。对许复延来讲,不过是此行所谋戈的大事必须机密,少一个人知道总是好的,可对张放来说,却无异一次严峻的考验。

  官场,流言可杀人的地方!

  仅仅两天不到,张放已经感觉到同事看向自己的眼光充满了闪躲和揣测,平日里毕恭毕敬的年轻后辈们,工作时也有了抱怨和对抗,甚至有一次当面推掉了他布置的一个任务。,手打吧张放没有发火,连他也不知道许复延究竟是怎么想的,也许从关山回来,就是自己被流放的那一玄。在这个世间最势力,也最残酷的地方,张放没必要,也不敢在此时得罪太多的人。他的沉默更加证实了人们的揣测,一个不受领导待见的秘书,在市委办的日子之艰难,可想而知。

  又过了三天,张放终于忍不住了,迂回一下走起了夫人公关的路子。在官场这么多年,虽然心性没有改变多少,但手段还是不缺的能想起这个法子,说明他还是用了心思。

  温谅猜得到许复延的几分心意,知道他对张放还是基本满意的,但还没有真正的认同。所以接连几次去关山都没有带他,其中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