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今生可以延续的梦想(1/2)

加入书签

  二吻后两人没有再做什么“只是靠电视。柄”帜小碰触在一起,会相视一笑。左雨溪眼波流转,浅笑盈盈,红唇微微翘起,脸蛋上就印出两个若有若无的酒窝。她的眼神不像少女般的羞涩和闪躲,也不像少妇般的妩媚和直接,恰好存少女与少妇之间,欲语还休,欲拒还迎,让人垂涎三尺。

  电视里琼瑶阿姨的《梅花三弄》正在热播,陈德容的古装扮相在前世里曾经狠狠的吸引过温谅”伴随着电视传遍大江南北的,还有那首姜育恒的情歌: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当跨过两个时空再一次听到这首歌,温谅再没有一丝当初的惊艳,心里一直在想另一个问题:幸好琼瑶阿姨写的是梅花,要是菊花的话,结合歌词,简直就是神作啊!

  从左雨溪家里出来,已经快九点钟,温谅坚拒了她要开车送的打算,出门赶着上了最后一趟公交。夜晚的青州十分的冷清,坐在公交车上,从窗户里放眼望去,除了一些主干道,全都是黑乎乎的一片。路占很少能看到行人,只有在一些游戏厅、歌舞厅和唱卡拉伙的娱乐场所,门口的灯下站着三五成群的小混混模样的人,剃着板寸,叼着香烟,宽大蓬松的军绿色裤子,黑色的大头皮鞋,还都是要系鞋带的那种,夹克皮衣都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色背心,偶尔碰到单身女孩,就会挑逗般的吹几声口哨,等女孩神色慌张的急急远去,一群人轰然大笑,肆意嚣张。这些青州夜晚的蟑螂们以无比强大的生命力。扎根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之中,你可以无视他,也可以鄙视他,但你不能否认的是,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蟑螂们都会永远存在。红灯亮起,公交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车上仅有的几名乘客中有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喊道:“师傅,走了,这又没有车,大晚上的等什么红灯嘛。”咕年还没有遍布天下的电子眼,晚上闯不闯红灯都看个人素质。

  开车的是个女司机。根本懒的搭理他,中年男子悻悻的嘟囔了一句,没有再说话。温谅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突然发现路边十几米远的一家游戏厅前,有一个,女孩在经过时被四五个混混挡住了去路,那女孩低着头左右躲闪着想离开,却都没有成功。

  温谅心中微叹,这又是谁家的女孩这么倒霉?拉开窗户,探出头去想大喊一声警察来了,那女孩恰巧抬起了头。借着游戏厅门口的灯光,温谅看清了女孩的脸,立亥大骂了一句,扭过头喊着:“师傅,开开门,我有急事下车。”

  女师傅依然蛋定,如果她有蛋的话,温谅就诅咒她天天蛋疼。正太得到了跟刚才那位大叔一样的待遇,心中颇感无奈。眼看情况有些不妙,温谅不再迟疑,弯腰踩在窗户上,纵身跳了下去。

  车内响起一阵惊呼,中年大叔操巴张成0型,心里在想:年轻人就是冲动,红灯虽然得等一会,可也比走路回家强吧?半途下车,不白买票了?败家子啊,没有经济头脑!

  女司机从倒车镜里看到了温谅那一跳,表情丝毫未变。

  温谅跑进了混混群中,一把拉住女孩的手,叫道:“姐,可找到你了,赶紧走吧,我哥他们在前面等着呢。

  ”这一招是救人的不二法门,先认亲,再虚张声势,一般的小混混骂骂咧咧两句也就罢了。

  女孩看到温谅脸上露出惊喜,再一想身边的混混乱,捏了捏温谅的手心试图让他先离开。一个长的还不错的小混混打量一下温谅,笑道:“谈雪,我怎么还不知道你有个弟弟啊。”

  这个女孩,正是好久不见的谈雪。

  温谅一脸天真的表情,说:“这个大哥,我叫谈羽,谈雪是我姐姐,我哥他们还在前面等我们呢,请让一让好吗?”

  “屁孩子你让谁让一让呢?”另一个下巴处有块红色胎记的家伙骂道。

  帅哥混混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道:“说过多少次了?在谈雪面前要有礼貌,说脏话除了让人家觉得咱们够,还能有什么用?”

  胎记男吱唔道:“老大,你也说脏话了

  其他三个小混混大笑起来,帅哥男也忍不住笑着踢了他一脚:“鹏的,还不是被你气的?”

  温谅太了解这些人了,别看他们这时候有说有笑,似乎很好相处的样子,可你要真的这么以为,那就是幼稚天真加深度脑残!

  温谅拉着谈雪想从旁边绕开他们,帅哥男带着笑容,又一个小混混横跨一步,冷哼道:“老大让你们走了吗?”

  温谅突然看向他们身后,脸上迸射的惊喜几乎照亮了青州的夜空,挥着手跳道:“警察哥哥,我们在这里。”

  啊,他哥还是个警察?震惊之下,包括帅哥男在内的五个混混全都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