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四 真界异变(1/2)

加入书签

  婴儿之身如在胎胞之中,这个胎胞便是天地大道,等同于我中之我身外之身,当然要借天地造化之力,以天地精气锻造,别的门派在元婴这一关要如何修行凌冲不知,但就洞虚剑诀而言,借先天妙旨重塑真身,实是一等一的法门,但就因如此,才显修炼之难。

  试问要凑齐先天五行之气是何等之难?就算凌冲自家,也费尽千辛万苦,若非太玄派中有先天庚金之气若非神木岛有先天乙木之气若非阴神之身在九幽冥狱凑巧得了黄泉与戊土之精若非水仙洞府中有先天丙火之气

  等等等等,万般机缘汇聚,才将五行精气凑全。还要先辛苦修炼太乙飞星符法,再来推导先天精义,转化为自身的资粮见识,这其中环环相扣,任一环出了差错,都要前功尽弃,也唯有凌冲有幸学得了太乙飞星符法,才能推演得了先天精义,个中机缘巧合推力助澜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五道先天精气中蕴含的先天精义不多,但足够凌冲悟出婴儿孕育之道,到此时又有一个大问题出现,别的修士是以金丹为基孕育婴儿,凌冲却是将金丹炼成了洞虚真界的模样,金丹便是真界,要如何演化才好?

  没奈何问询于晦明童子,晦明童子却轻描淡写道:洞虚剑诀本就走的开辟虚空洞天的路子,你莫要拘泥于婴儿之形,落了下乘,将这洞虚真界当作一粒金丹,慢慢演化,自然而然,岂不是更好?何况要按一般修行的法门,五行精气用过也就罢了,太也浪费,你却可将之炼化入洞虚真界中,别添一种威力,岂不是好?

  一语惊醒梦中人,凌冲拍手道:便是如此了!我看将四道先天精气分别炼入四灵星神之中便可,还能另增四灵星阵的妙用。至于剩下一道戊土之精,权作足下一方大地厚土,如此才算天高地厚,乾坤开辟!

  话音一落,洞虚真界登时轰隆隆运转开来,先天庚金之气与西方七宿化合为一,白虎星神散为七宿星光,将庚金之气摄入其中,复又归化为一,走出一尊身披金甲,虎首人身,身高百丈的狰狞星神,周遭依旧是无数兵器虚影旋引转动,似乎下一刻就要化为实质,被白虎星神捉在手中对敌厮杀一般。那白虎星君成就,大喝一声,声震四方:西方监兵神君参见星主!

  东方七宿也自一散一收,将先天乙木精气炼入自身,星光滚滚之间,一尊身披龙袍头戴平天冠,龙头人身,腰悬宝剑的星君龙行虎步而来,一声龙吼叫道:东方孟章星君,参见星主!

  北方玄武七宿也自一散之间,将先天黄泉之气收入,蛇嘶龟吟之间,一头庞然玄武轻轻巧巧而来,周身是黄泉真水围绕,龟蛇之声交缠,叫道:北方执名星君,拜见星主!

  唯有南方朱雀七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