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一七 龙君相邀(1/2)

加入书签

  东海龙君亦是成道多年,传闻中已修成纯阳之上境界,可惜千年前围剿仙都门时,四海龙君联手,东海龙君首当其冲,大战仙都门掌教,虽将仙都门剿灭,其也身受重伤,不得不潜回东海疗养,千年之间韬光养晦。今日一出手,一只龙爪生有五根龙趾,根根粗如石柱,爪到中途,五趾接连变幻了九道印记,变抓为拳,狠狠轰向乔依依!

  这一拳倒有些偷袭的意味,乔依依有日月五行轮在手,浑然不惧,一道七曜奇光刷出,与龙君拳印狠狠换了一招!这一次再无顾忌,鼓动周身法力,劲气直透海面之下万丈之遥,震死无数海族,力道不住变化之下,又将无数海族的尸体搅成了血沫,良久翻涌上来,染得方圆万里海疆尽成赤红!

  浊浪翻滚之中,一道隐蔽剑光悄然袭至,快到不可思议,一闪而逝,穿透宙光真水灵鞭,没入乔依依身形之中!乔依依闷哼一声,面上赤色一闪,恨恨望了一眼惟庸老道,转身便走,还不忘伸手一抓,将萧厉摄来,师徒二人眨眼走的没了踪影。

  东海龙君一拳之下,再无动静,龙爪缓缓沉入海中不见。惟庸道人哈哈一笑,状甚得意,方才趁乔依依与龙君互换一招,用庚金神剑一缕凝练剑气暗算了那娘们一记,这一下起码令她数载之内不敢动用真气,才将之生生逼走。

  乔依依一走,岛上魔头失了主心骨,殷九风虽是玄阴老祖,也抵挡不住惟庸老道与笑书生两个联手,脑筋一转,哈哈一笑,携了宝玑娘娘脚底抹油,也自溜了。

  两位老祖先后逃窜,大行与大幽一对难兄难弟对望一眼,忙也撒脚便跑。惟庸道人也懒得理会,恰好凌冲自九天而落,便将天龙精血还了给他,笑道:你倒是好心机,以天龙精血引走仙都之门,那曹靖结果如何?

  凌冲躬身接过天龙精血,说道:被弟子一剑所杀!惟庸点头,笑书生飞了过来,笑道:凌师侄机变百出,以金丹之身斩杀星宿魔宗的妖人,倒要恭贺贵派又得一佳弟子了!也要多谢你为我和事堂十三位执事报了大仇!言外之意颇有凌冲靠了天龙精血方能反败为胜之意。

  凌冲也不在乎,大行与大幽两个早就跑的没影,暗暗叹息一声,若是顺手将那两个也捉了,交给阴神化身,对修炼噬魂劫法大有好处。笑书生懊恼道:可惜走了那个妖妇,首恶为诛!惟庸道人但自微笑,忽然提气喝道:龙君瞧了这么久热闹,也该现身一见了!

  海上沉默一时,一个清亮声音响起:本王当年被仙都掌教伤了肉身,将养至今,不便待客。但惟庸与笑书生两位道友法驾亲临,若不略备薄酒,未免失礼,就请移驾龙宫之中一叙罢!用词清雅,倒似是一位饱学之士,而非是天妖之属。

  惟庸道人哈哈一笑,说道:龙君相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