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百五八 转修无形 前功尽弃(1/2)

加入书签

  (31 )

  楞伽寺秉持清净归真功德佛教化,修持清净佛法,讲求一念不起,心性清净,于虚空之中凝聚佛门金身,证得上乘佛果。楞伽寺历代高僧辈出,一则普渡世间,而来镇压邪魔。楞伽寺与魔道七宗更是势不两立,争斗不休。寺中高手皆通许多降魔手段,佛法对于魔道克制之力更强,魔道七宗的高手遇到楞伽寺传人,先天气势便矮了一头。

  凌冲紫府之中,阴阳之气本来按部就班,缓缓将那尊魔相炼化,忽有佛光照彻,虽于泥丸宫中,亦自通透分明,那魔相被佛光一照,发出一声哀鸣,陡然融化开来。阴阳之气绝无客气,一兜将魔相吞下,犹如一盘大磨,将魔相蕴含法力尽数化为后天两仪之气。

  得了佛光之助,不过盏茶功夫,阴阳之气已将魔相尽数炼化,黄豆大小的气团也自胀大为指甲大小。阴阳之气仿佛甚是满意,自紫府飞出,依旧沉落入丹田,静止不动。临去之时,忽有道道青光吐出,滋养凌冲紫府。

  这些青光皆是阴阳之气吞吐魔相法力,不要的边角料。但饶是如此,对凌冲而言,亦是大补。紫府之中原本被焚魂魔焰灼烧,元气大伤,青光照耀之处,立显清朗之色,尤其紫府本未经修炼,连阳神也无有,唯有神魂居此,兀自浑浑噩噩,经青光一照,立时耳目清明,神智灵动,颇有几分佛家所言“开悟”的意境。

  噬魂道功法皆从吞噬神魂元神入手,壮大自身玄阴魔魂,一旦被反制炼化,自也能滋养生灵神魂,乃是一而二、二而一之事。凌冲也不及体悟紫府中种种异变,忙将神魂归位,恢复五感六识,见余下弟子或坐或躺,俱是一副大难余生之感,有的窃窃私语,面上犹有惧色。

  他们大多娇生惯养,出身显贵,如凤兮郡主、李元庆之辈,顶多刻苦修炼,何曾吃过半点苦楚?更不曾想世上竟还有噬魂道这等凶毒残暴的法门,动辄炼化别人神魂,将人变成一具行尸走肉!若非今日郭纯阳请动了楞伽寺神僧,携佛火心灯而来,解去噬魂魔种,在场众人要有一大半死于非命!

  凤兮郡主与李元庆皆是心有余悸,他们方才也自中了暗算,却丝毫反抗不得,见普济老僧竟有如此神通法力,心下皆有向往之意,转念一想,忙即打消了念头。他们出身之地靠着太玄剑派余荫扶持,若是他们胆敢背弃太玄,投入楞伽寺,只怕明日羽凤国、大夏国的王族便要新换一批了。

  在场最为尴尬者,莫过于方有德。他本是被金刚寺游方僧人养大,还修成两道佛门小神通,不肯守清规戒律,偷跑出来,羡慕剑仙手段,才欲投靠太玄,谁知被魔教暗算,居然又是楞伽寺的高僧解救。楞伽寺与金刚寺素来不和,两家争论谁才是佛门正统,虽非似对魔教一般,见着便要斩尽杀绝,但数千载以来,亦有数次大打出手,结怨颇深。

  方有德心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