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百二八 最上乘剑诀(1/2)

加入书签

  (31 )

  那位三代祖师生前除本命剑匣之外,并未祭炼其他宝物,若是有,也绝不会不传给门人弟子。这一方万载温玉玉匣之上玄机百炼禁制竟能经受百炼道人真气祭炼,当年炼就禁制之辈只能是纯阳境界之老祖,如此一来,唯有太玄剑派创派祖师太玄道人,方有此法力祭炼了。

  四位太玄长老思及此处,眼光俱都贼亮,紧盯那一方玉匣。既是开派老祖所留物事,定必非同小可,倒是不可大意,还要徐徐图之。郭纯阳说道:“这一方玉匣之事,只三位师兄与向天三人知晓,莫要传于他人,违者以门规论处!”众人心下凛然,齐道遵命。

  郭纯阳将手一挥,万载温玉匣便不见了踪影,贺百川本拟用这万载温玉祭炼一宗辟魔至宝,见郭纯阳将玉匣收走,心头大痛,十分不舍。周其道人瞧他模样,暗暗好笑,说道:“这一方玉匣不知得自何处?”

  郭纯阳望了凌冲一眼,凌冲会意,忙即上前两步,躬身道:“启禀几位祖师,这一方玉匣乃是弟子不久之前,于灵江之会上,以一柄血灵剑自星宿魔宗弟子手中换来的。”将灵江之会说了一个大概。

  众位长老听闻灵江之会、癞仙遗宝出世,尤其星宿魔宗与血河宗传人长老俱都出现,百炼道人冷哼一声,说道:“血幽子那厮当年在血河宗中只是敬陪末座,二百年前亦是捡了一条性命,如今居然敢袭杀我太玄弟子,掌教师弟,此事定然不可善罢甘休!”

  郭纯阳点头道:“百炼放心,此事本座已有分教。”周其道人对凌冲笑道:“好孩子,你居然肯以那血灵剑来交换本门之宝,当真有心了。”凌冲道:“弟子有机缘修习本门守山剑,又有叶师兄引荐入门,那玉匣既是本门之物,岂可任其流落在外?弟子不过略尽本分而已,祖师谬赞了。”

  周其道人大笑,向郭纯阳道:“掌教,这孩子十分有心,那血灵剑也不是甚么普通货色,便是受了重创,亦是一件法宝,本门素来赏罚分明,倒要好生补偿一下凌冲才是!”

  贺百川炼宝成痴,猴急问道:“凌冲,那血灵剑受了重创,有何异象?还有,癞仙金船是何模样?那几人都得手了甚么宝物?”周其笑道:“老四,你莫要岔开话题!且听掌教师弟之言!”贺百川这才悻悻住嘴,口中还嘀嘀咕咕道:“癞仙金船之中不知可收藏了法宝,若是我能将血灵剑到手,洗练其中魔性,还可为本门再炼出一柄法宝飞剑!”

  众长老尽皆摇头失笑,也不去理他。郭纯阳说道:“那柄血灵剑乃是凌冲自家购来,却换取了万载温玉匣,献与本门,乃是大功一件。照理本门须得厚谢。凌冲修习太玄守山剑术,矢志拜入本门修行,我便允他二代弟子之班辈,与向天同列。只是还不足以酬谢其功,这样罢,本门五大传承剑诀,除《太玄一清经》只能掌教修习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