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十五 解说魔道 一(1/2)

加入书签

  (31 )

  极天之上,朵朵云彩之间,叶向天剑光停驻不动。他方才展动剑光,看似飞遁无踪,实则只是障眼法而已,暗中早就躲在云层之上,他是何等修为?收敛气息之下,饶是鲛娇亦是金丹境界,到底也比不上玄门正宗的法诀,因此竟然毫无察觉。叶向天施展玄功,鲛娇与鲛三力的对话皆被三人收入耳中。

  张亦如听了鲛娇之言,也有几分清醒,说道:“看来这位鲛娇公主,也非是如表面一般天真无邪,想要以鲛人宝藏为引,诱使我等出手。若是对上龙宫高手,师祖他老人家必不会坐视,那时牵缠纠结,只怕事态越来越大,直至化为一场不可避免之杀劫,便如当年剿灭血河宗之旧事。”

  叶向天淡淡说道:“那鲛人公主夤夜来见,便非寻常,若无打算,又何必降尊纡贵,刻意讨好?因此凡事绝不可仅凭一腔热血之意,须知冲动之下,往往便为人所趁,悔之无及。凌师弟,你以武入道,感应先天,对气机最为敏感。你且说一说,那鲛娇与鲛三力的功力修为如何?”

  凌冲沉吟片刻,说道:“小弟这点微末修为,也算不得什么。本不愿献丑,既然师兄有命,便姑妄说之。那鲛三力将军周身真气勃发,与潮汐相合,当是修炼了一门水行功法,只是似乎并不甚高明。因此虽是炼罡境界,但若是同境界斗法,想来是斗不过我等玄门正宗真传的。至于那位鲛娇公主么,金丹境界并非小弟所能揣测,只是……”

  叶向天问道:“只是什么?”凌冲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道:“那位鲛娇公主修成金丹,想来走的亦是道家纯阳的路子,并非魔教玄阴一脉。只是不知为何,我总是感觉她的金丹境界有些奇特,丹气之意略有些驳杂不纯,在水精之气意外,还有一股阴寒之意,虽然不多,却十分凝练。因此她的金丹不似师兄这般凝练纯净,便连杨天琪也比不上。”

  叶向天微微点头,心头大是欣慰:“凌师弟果然不愧以后天之身,练就阴阳二气之辈。那阴阳二气无所不包,自然对玄阴、纯阳玄魔两道功法气息极为敏感,小小年纪,这等修为,便能瞧出这些端倪,端的难得。”说道:“亦如的修为瞧不出来,为师也不怪你。师弟虽未看的通透,但已是猜的八看、九不离十了。那鲛娇公主之所以丹田真气之中有一股阴寒之意,乃是因为她的本命法诀便是魔教玄阴之道,只不过以水行功法遮掩了去而已!”

  此言一出,凌冲与张亦如皆是大吃一惊。凌冲机缘巧合,练就一团阴阳气息,这阴阳气旋初练之时,便是借助血灵剑中血煞之气与自身太玄真气相合,之后在望月楼上,为杨天琪所逼,阴阳二气洗练周身真气,意外踏入以武入道,感悟先天之境。因此他对与阴阳二气、天地元气之流转变化十分敏感。

  鲛娇公主现身之时,他便觉得有些奇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