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二七 穷途末路(1/2)

加入书签

  (22-)

  血神道人紧随其后,见乔依依出手,屈指一弹,一道赤红血光飞起,演化无穷魔怪,各持刀剑杀来。这些魔怪修为高者不过法相,但胜在无穷无尽,九幽祖师要将之杀绝也要费许多功夫,这些魔怪皆是血神道人法力所化,生死无尽,只求拖住九幽祖师片刻功夫便足矣。

  九幽祖师一语不,手神雷,轰隆连声劈将下去,将魔怪劈的粉碎,黄泉真水邪祟之极,将魔怪炸碎炼化,一来不令其复生,二能补益自身生生无穷。在法力操控精微入道之上,九幽祖师还要高出血神道人一筹。若二人单打独斗,说不得血神道人最后要被九幽老祖生生磨死。

  但就是这阻得一阻,四灵大阵已然兜了上来,九幽祖师见势不妙,扭头便走,弃了阎罗殿方向,此举正合乔依依心意,身后赫连无敌、夜乞老祖等被亦自赶到,乔依依低喝道:“九幽祖师去不得阎罗殿,我等却在何处送他上路?”

  赫连无敌沉吟道:“只消是十殿阎罗之外皆可。得手之后,那本生死簿要落在我手。”乔依依冷冷道:“我只要他一身法力!”夜乞老祖忽地插言道:“若是赫连掌教将生死簿上名姓抹去之后,将此宝借与我参悟百年,我亦可全力相助,绝不藏私。”

  赫连无敌望他一眼,伸出两根指头道:“二十年!此宝关乎本门脱劫大计,不容闪失,夜乞道友做便做,不做便请打道回府。”摆明了绝无商量余地。夜乞老祖沉吟片刻,点头道:“好!一言为定!”夜乞老祖点头,鬼铃与伽薄两个自然唯其马是瞻,一干魔头达成一致,也便于配合动手。

  九幽祖师心头泛起一丝愤怒之意,遥见极远之地有大片宫殿绵延,正是十殿阎罗所居之处,只要到了彼处,凭借其对地府禁制的洞悉之处,就能令乔依依等辈吃个大亏,可惜如今不得不转向他处,暂避锋芒。

  九幽祖师叹了口气,黄泉真水如百川归海,化入元神,他先后吞噬了墨染、九曲图、前世所修黄泉圣法还有阴祖的小半功力,算来等同于两三位玄阴老祖毕生所修,若能静坐修持,镇压神木道人元神当有十足把握,可惜时不我待,唯有集结力量,先逃出生天再说。

  九幽祖师将身一转,元神转化,只剩一条滔天浊流,澎湃有声!此是黄泉圣法最高变化,返璞归真,复归于先天黄泉,侵夺造化玄机。这条黄泉大河其长无尽,宽有百丈,无穷黄泉真水相互激荡,只狠狠一冲,已冲破四灵法阵围困,掉头去了。

  赫连无敌眼中一亮,叫道:“九幽祖师技穷矣!黄泉变化威力无穷,最耗元气,不能持久,我等机会来了!”血神道人喝道:“正要试演血灵剑锋芒,就让我来做个急先锋罢!”祭起血灵剑本体,催动变化,但见一条惊天剑芒竖起半空,遥遥一剑劈去!

  这一剑气概十足,一改血神道人先前畏畏缩缩之态,竟是一往无前。黄泉大河扭动如蛇,后尾高高竖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