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 神秘邪剑 碧霞和尚(1/2)

加入书签

  只是后来他厌烦儒道,不肯向学,被凌真狠狠教训了一顿,认为古玩之物也是令他丧志的因由,便禁止他再来玄武街闲逛,不仅如此,连带着每月的例钱也从之前的三十两陡降为十两。

  这十两银子在寻常人家已经足够一年生活之用,但凌冲向来喜好稀罕物事,花钱大手大脚惯了,这下可要了他的命,着实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来还是老夫人不忍心,偷偷塞给他许多银两,凌冲手头这才宽裕了些,这一次便是拿了自己全部家当两千两银子,要来买一柄上好的古剑,用来习练剑术。

  凌冲随着伙计直上三楼,三楼摆设的物件比一楼要少得多,只是更加精致,也自价值连城。楼上正有两三人手中拿着古物静静把玩,一个黑瘦中年人站在旁边,不时解说几句,抬眼见凌冲上来,急忙告了个罪,小跑过来,笑道:“二少可有日子没来了,正好小的前天刚进了一批好物件,您老给过过眼?”

  凌冲年纪虽小,此时却甚是老成,一摆手:“不必了,我那点本事还是跟掌柜的学来的呢。我今日来就是想买一柄上好的古剑,其余一概不看。咱们可说好了,我只要真正见过血,杀过敌古剑,那些个士大夫别在腰上的次货我可不要!”

  大明立国已有千年,高官贵胄已没了当年驱除鞑虏的锐气,连带着许多士子学生也自松懈起来,只知游山玩水、狎妓取乐,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却非要配上一柄长剑装装门面。那些宝剑都是特制而成,有的不过是薄薄一层铁片,更有的根本就是木剑。凌冲已算的是当代剑术大家,又是读书人,对这种风气最是看不惯,因此才有这一句。

  掌柜的笑道:“得,既然二少吩咐了,尽管放心。二子,还不去将咱们库里的好剑都取来让二少品评品评?要挑真正开过刃,见过血的!二少,您跟我去静室里头喝杯热茶,咱们慢慢看也不迟。”

  凌家是这藏宝阁的大主顾,每年花的银子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哪敢得罪这位二少爷?凌冲点头,随掌柜往一间静室坐下,自有婢女泡上上好的茶叶,刚喝了一口,那伙计二子便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三柄长剑。

  三柄长剑皆长三尺,一柄青铜剑、一柄精钢剑、还有一柄居然是以白玉制成。掌柜的拿起青铜长剑,笑道:“二少,这柄越王剑传说乃是上古之时一位君主的佩剑,时隔数千年依然锋锐惊人。”凌冲伸手接过,轻轻一抖,剑刃发出嗡嗡声响,这一手已是十分高明的内力修为,可惜掌柜和伙计对武学一窍不通,还以为是凌冲膂力惊人。凌冲挽了一个剑花,又将青铜剑放下,摇了摇头:“不对!”掌柜的问道:“如何不对?”凌冲道:“感觉不对。”掌柜与伙计面面相觑,又取了那把精钢长剑。凌冲捏个剑诀,一招斜指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