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一四 沈朝阳现身(1/2)

加入书签

  (19-)

  商奇忽然反应过来,叫道:“这厮是借着此次江山易手,收集灾变之气,晋升法相!诸位速速出手,千万不能让此獠得手!”计都灾星一现,必有灾劫,但同样的,天地灾劫亦能催动其修为暴涨,若是被其杀死惠帝与太子,就会引动天下大乱。

  就算靖王攻下京师,以其德行绝不足以窃据大宝,大明帝室血脉遍布天下,必会群起造反,各路反王刀兵一起,定要天下大乱,生灵涂炭。那时便是百千万生灵哀嚎,可谓一场旷世大劫,计都妖星借此劫运,说不得一举修成长生都有可能。

  商奇为人刻薄善妒,但受了门中严令,绝不能令靖王登基。玄门历年虽对大明江山表现的不甚在意,但朝代更迭、生灵涂炭,却是各派老祖皆不愿见之事。商奇说完,拼着丙火神镜受损,仍咬牙祭起,一道真火发出,直直打在计都星君星光之中。

  乔淮清与商奇算是一丘之貉,见其出手,忙将玉笛一横,催动五音七绝剑,分化五道剑气,分为宫商角徵羽五宫,齐齐向计都星君攻去!祁飞、楚将等人同为魔道弟子,本当相互扶持,但三个互望一眼,谁也不肯出手,居然都负手瞧热闹。星宿魔宗势力绝大,压得其余几派喘不过气来,也唯有九幽黄泉门能分庭抗礼,再说计都妖星也算六亲不认,他们三个又凭甚么为其挡横?

  计都星君一声冷笑,冰寒无比,计都六劫法分为:瘟疫、惑心、刀兵、星坠、陆沉、天崩六部秘法,方才只施展了瘟疫、惑心、星坠三部法门,此时六部归一,一身神通直逼法相境界,仅差一线就要破关入境。他修炼的六道神通,每一道皆等同于一位金丹高手全部的法力,因此才能只出三道法力,便逼得沙通、商奇等人几乎走投无路。

  六法归一,气机暴涨,再加城外厮杀更急,所收纳的灾劫之气渐多,根本不在乎商奇与乔淮清两个的法力,星光一转,丙火神镜所发神火被卷入其中,不见了踪影。乔淮清的五音七绝剑更是不堪,到了星光近前,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就此湮灭。

  商奇与乔淮清对望一眼,均感无奈之极。此次二人山门之中并无元婴之上的高手赶来,更别提能匹敌法相境的老祖,只能眼睁睁瞧着计都星君逞凶。沙通得了壬癸神水洗涤肉身,缓过一口气,骂道:“玄门那些牛鼻子一个个脑袋炼坏了么?放着那厮逞凶不管?待会真将狗皇帝父子打杀了,大不了老子拍拍屁股回去东海,谁管这些生灵死活!”

  秦钧一入皇宫,便觉心神不属,先前凌冲大闹大明皇陵,将历代大明皇帝尸身尽数捣毁,他就曾发生异变,似乎许多久远之极的记忆逐渐复苏开来。等到了皇宫,满目疮痍狼藉,尤其见到皇宫符箓残阵,登时头痛欲裂,脑中不停闪过无数画面声音,根本抑制不住,急忙御剑就走。

  眨眼间出了京师,也无甚么目标,只求元神之痛能缓解一些,忽然眼前金光一闪,一人御风而来,大袖飘飘,潇洒之极。抬头望去,大喜之下,叫道:“大师兄快来救我!”来人正是正一道首徒沈朝阳,多年不见,一身法力澎湃,已然踏破天关,成就婴儿。

  他当年修炼自创的混元龙虎剑符之法,久久不能突破境界,受门中长老指点,乃是由于剑符双修,真气不能精纯之故,带着秦钧去灵江求取癞仙遗宝。其中一件宝物与秦钧有缘,亦有纯化真气之能。秦钧到手之后,便借他一用。

  沈朝阳在正一道中闭关十几年,借助那件宝物终于将真气洗练精纯,一举修成婴儿,却出现在此地,见秦钧满面痛苦之色,叹息道:“秦师弟,当年是你助我,如今该是师兄助你了!”指尖一道灵光迸发,其中夹杂一物,依稀是一方大印模样,其上镌刻龙虎玄纹,种种道家符箓秘篆,古朴沧桑,正是秦钧得自癞仙金船中的那件至宝。

  这一方龙虎天印本是正一道世传之宝,流失世间数百年,却落在癞仙手中,借由秦钧之手取回。沈朝阳道:“师弟,我奉恩师之命,前来助你返本归元。此宝与你有缘,你将此宝炼化,自会明了本来,不必为兄多言。”那方大印之上夹杂龙吟虎啸之声,渐渐落入秦钧顶门不见。

  秦钧紫府中,本是元神紊乱,气机不调,这一方龙虎天印一出,当即融入元神之中,镇压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