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一二 练剑(二)(1/2)

加入书签

  (22-)

  这一次换成了玄武星神剑,这路剑法脱胎自星斗元神剑。而这道剑诀却是太玄剑派长老根据抢来的星宿魔宗道法残篇,融汇太玄本门剑术心法创出,当年郭纯阳请惟庸道人传授此法时,曾叮嘱凌冲不得轻易显露,尤其在星宿魔宗门徒面前。

  惟庸道人还将自家运炼的三百六十五道根基星光一并赐了给他,凌冲思虑再三,只修炼了玄武星神剑,之后一路走来,这道玄武星神剑光铸剑凝实,演化为玄武星神剑气,能操御壬癸神水,此水自生阴阳五行,乃是天下诸般火焰之对头克星。

  凌冲修成洞虚真界,借虚空种子之力,将身上一干神通、剑术、物事返本归元。星斗元神剑也化为漫天群星,作为点缀。这道玄武星神剑凌冲修炼的最久,体悟最深,也是最先炼入玄剑灵光幻界的剑术,已成为凌冲的根本剑术,要磨炼剑法真气,也绕不开这道剑诀去。

  至于郭纯阳的禁令,当年在京师之外,当着萧厉的面已经来回施展了不知多少次,自然也就没了顾忌。凌冲到了今时今日,对那位掌教师尊的底蕴已有三四分认识,郭纯阳当初说的郑重,其实未必就怕了星帝来报复,甚至凌冲还隐隐想亲见一翻,这二位玄魔两道最顶尖的修士相遇,究竟是一个甚么场面?

  玄武星神剑一出,剑气之中一头玄武星神升腾而起,周身壬癸神水喷涌如江河大海。此剑一出,与周天群星辉映,尤其北方玄武七宿更是光华大放,无数星辉垂落,汇入玄武法相之中。

  计都星君只出了坠星、瘟疫、惑心三种灾星变化,与沙通纠缠,似有几分戏耍之意。玄武星神法相一出,计都星君咦了一声,立刻将目光倾注在凌冲身上。国师府中,七曜元灵感受到玄武星神法相的气息,哈的一声,冷冷说道:“太玄剑派这是在作死!就算有郭纯阳在,偷学本门星宿法门,也只能是灭门之下场!”

  星宿魔宗立派太过久远,久到其他魔道门户根本难以望其项背,也许唯有九幽黄泉门堪与相比。星宿魔宗历史上也曾有功法外泄之事,被人或偷或抢,毕竟门户太大,弟子门人太多,总有看顾不来之时。但只要有所察觉,必会派遣精锐高手,将偷学法门之辈尽数诛除。一人学了便杀一个,一派学了便杀一门,绝无例外。

  星宿魔宗的赫赫威名不是别人传颂出来,而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以七曜元灵的眼力,自然能瞧得出凌冲施展的玄武星神法相法门正是脱胎自本门四灵四象真法,虽然运用法门被改的面目全非,但根本之处运炼星光之法却丝毫未变,太玄剑派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要将此事上秉星帝,立刻会有三垣星宫级数的长老带领门徒下界,诛杀太玄剑派满门。

  萧厉任由头顶四灵法相不停汲取星光壮大,见凌冲施展玄武星神法,说道:“那厮不知从何处偷学了本门的星斗法门,却来班门弄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