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三零 挑拨离间(1/2)

加入书签

  旱魃虽是后天妖魔,但自生成之日起,身躯受无尽地阴煞气滋养,坚固之极,乃是魔道中数一数二的强横妖魔,仗着身躯坚强,能硬抗飞剑法宝。这尊旱魃取自薛蟒,虽自玄阴境界掉落,到底底子还在,非是急切间所能毁去,阴若老魔不下手则以,一旦下手必是绝杀,两道玄阴刀光合璧而来,先破源魔魔念,再斩旱魃分身,携无穷气势,无坚不摧,不愧为生而为魔的魔刀!

  旱魃分身被斩,丹田中玄阴法珠早已化为虚有,连本命神通一团焚天破狱魔火也被刀光劈碎,无论受凌冲操控的一部还是僵化于丹田中的一部,皆已熄灭,无法再用。一刀之下,旱魃全废!

  旱魃分身呆立之处,一抹幽光闪现,一只大手伸出,将两片旱魃收入掌中不见,一位少年道人缓步而来,正是凌冲的阴神化身,以噬魂魔幡为骨,没了旱魃支撑,真实修为便掩盖不住,只是一位凝煞境界的小毛头,凭借噬魂幡勉强能与金丹高手争锋而已。

  凌冲早已准备,心知旱魃在阴若刀下绝难幸免,早将阴神遁出,才幸免于难,见识了玄阴老魔法力,尤其阴若魔刀中无匹刀意,更令他心中悌凛。只听琉璃破碎之声响起,却是一道玄阴刀光斩断魔念、斩杀旱魃,破去无量小世界生灭,生受了三重反震反抗,终于支撑不住,破碎开来。一道玄阴级数法力如法宝般,修炼极难,阴若失却一道,无有数百年苦功修炼,绝难修补回来。

  刀光破碎,阴若心头滴血,也就无暇顾及凌冲收回旱魃分身。受了她绝天一刀,纯阳老祖也难经受,何况只是一位小小待诏妖魔,根本不给这位刀魔放在心上。阴若抬手将另一道刀光收回,满天散落的刀光流萤飞舞,亦落入其掌中,每一道微光皆是无量法力演化,收回一点,日后便少却一点苦功。

  凌冲见一道刀光破碎,心头暗爽,旱魃分身虽然可惜,到底是身外之物,若要证道长生,还要靠自家修持,损失了一尊待诏级数的打手虽然可惜,他现下也无那般浩瀚法力催动,反是鸡肋一般的物事,舍了便舍了。反观阴若损失一道玄阴法力,却大伤元气,尤其当此天星、地星大战,纯阳、玄阴老祖身边皆有来客出谋划策,损失一道玄阴级数,就要大大被动。

  魔幡为骨,阴神作神,望去周身邪气隐隐,魔意滔天,正是不折不扣的一位魔道修士,打个稽首道:“贫道噬魂子,参见阴若前辈,还请前辈暂缓神通,容小道一言!”阴若性子多疑善变,被凌冲用三道手段,诓骗损失了一道玄阴法力,心中大为惊怒,但表面不露声色,一团阴影扭动不休,化为一位人族少女,姿容绝世,只是一双眸子中蕴含滔天魔意杀机,冷冷注视凌冲,说道:“你这小辈修炼的道法倒是有几分玄妙,是谁遣你来,用计毁去老祖我一道玄阴法力的?乖乖说出,还可免去魔刀戮魂之苦!”

  凌冲心下笃定了七八分,只要阴若不猝下杀手,肯给他说话之机,便有十分把握将之说动。其实阴若却是误会了,只以为是天星界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