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零五 战夜乞!(1/2)

加入书签

  众人皆不明所以,凌冲肉身走入旱魃紫府盘坐而下,阴神依旧与旱魃周身相连,操控这一尊待诏级数的大妖魔,旱魃丹田中第二枚玄阴法珠孤悬,大有栲栳,散发无穷玄阴之气,汇入其下焚天破狱魔火所化丹丸之中。焚天破狱魔火是旱魃苦修多年之道果,又经玄阴大道加持,为后天魔道第一魔火,但受了楞伽寺佛法压制,僵直难用。还是凌冲费尽气力,接连吞噬了数位金丹元婴级数僵尸,才运化出一朵魔火使用。

  旱魃亦是顶级妖魔,以肉身见长,以凌冲本身噬魂法凝煞级数,根本难以镇压当场,唯有请出旱魃这尊“靠山”。金丹称真人,元婴称真君,法相与脱劫则为宗师。至于待诏,则以大宗师称之。大宗师一动,必有异象!

  旱魃真身缓缓自虚空步出,无数墨色涟漪震荡不定,挤压的空间发出吱吱声响。众人只见一道高大如山的身影蓦地走出虚空世界,给众人心头蒙上一层阴霾。夜乞老祖目光一缩,打量旱魃几眼。他眼光何等毒辣?一眼看出这尊大宗师与自家一般,身受重伤,跌落境界,绝不至待诏级数。

  法性和尚也是一愣,却未发觉居然还有一尊大宗师隐身暗处,幸好这尊大宗师似乎与夜乞老祖不睦,似乎要动手做过一场。若是两尊大宗师联手,也不用打了,自家抹了脖子便是。

  三太子敖意见了旱魃法身,面上全是惊骇之色,说不出话来。敖海叹息一声,四海龙族升平太久,龙子龙孙耽于享乐,少有肯痛下苦功修行之辈,与玄魔两道弟子相比,已落后于修道界太多。四海龙君空图振作,可惜后辈不甚给力,数百年也未出一个纯阳之辈,连修成待诏脱劫的宗师都少。不然也轮不到只有金丹境界的三太子驾驭怪鱼金船,前来冥土寻宝。

  “三太子敖意志大才疏,修为不足,大兄春秋鼎盛,就算要寻传位之辈,也绝不会挑选敖意。以其区区金丹修为,又如何能压服龙宫众雄?如今四海龙族全靠几位龙君长老撑场,无有杰出后辈,几位龙君也瞧出此点,这些年刻意磨练栽培,便是希冀能多出几个杰出后辈。只是收效甚微。竟有两尊大宗师级数出场,一位还是夜叉老祖,此地已然凶险之极,纵有怪鱼金船在手,也难保安全,还是寻个机会早些脱身为妙。”

  怪鱼金船生前是待诏级数大妖,被东海龙君抹去灵识,炼成法宝,但敖意修为太低,不足以发挥其最大威力,不然也不必惧怕夜乞、旱魃两个,为今之计唯有先思退路,再徐徐图之。

  恶尸道人见了旱魃,如见鬼魅,一眼认出正是薛蟒长老那一具玄阴化身,但多年前已然失陷于太玄峰,被楞伽寺普济秃驴收了去,如何又会现身冥土?旱魃周身气息浑然如一,众人再也不会想到只是一尊分身而已,只会以为是哪一位魔道巨擘老祖,动了心思,来冥土玩耍。

  但恶尸与毒尸两个却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