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篇外篇萧墙之患(1/2)

加入书签

  一队骑兵不徐不疾的奔行于沔水之侧,一路向南而去,队间一面“孙”字大旗迎风飘舞。

  孙策侧目瞧着始终眉头深锁的周瑜,哂道“瞧你如临大敌一般的阵势,岂是少年智者应有的风范啊哈北郭南周啊”

  “休得取笑”周瑜苦恼道“我正在想着,回去之后如何应付你母亲与一班老臣的责难”

  “那班老臣也就罢了”孙策亦是抓头道“为了此番出兵,我情急之下狠狠顶撞了母亲,实是有违孝道这可如何是好”

  “你确实是犯浑”周瑜痛批道“自孙伯父故去,伯母大人强忍悲痛操持家事,其间几经颠沛流离,受尽了委屈,你纵然有千般理由,也要顾及一下伯母的感受怎可如此横蛮粗鲁”

  “好啦好啦我都省得”孙策垂下头来“你只说应对之法便是”

  周瑜正要开口,突闻背后蹄音骤疾,却见一队属下兵马护着几名天子近卫加速追来。

  “孙将军”一名天子近卫于马上扬手示意“末将是南宫卫士令麾下,特奉天子钦命前来传旨”

  “什么”孙策和周瑜俱是一惊,慌忙下马“我等接旨,并恭请陛下圣安”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均看出对方的惊喜之色。几日前,南鹰方才提到封爵之事,今日便有天子使者追来传诏,真是雷厉风行。同时,两人也切身感受到了南鹰身为辅政皇叔和大将军的权势之盛。

  “孙将军,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那天子近卫压低声音,眨了眨眼睛“末将之前也曾效力于南鹰大将军帐下,嘿嘿您懂了吧”

  “哦那真是巧了”孙策不由又惊又喜,立即换过一副口吻“这位兄长尊姓恕小弟眼生,失礼失礼”

  “末将胡烈,此前曾任帝都城门司马,还是徐晃将军的旧部”那人微微一笑“末将有幸,不仅保卫帝都时就跟随大将军,后来大将军从渤海重返帝都时,为了帮末将出气,还狠狠抽了西园校尉的鞭子不过,听说那时孙将军恰好返回了长沙,却是失之交臂了”

  “不错不错我早就知道此事”孙策更是喜出望外“真是自家人胡兄,久仰大名了”

  “孙将军客气了不瞒您说”胡烈亦是笑逐颜开“原本这传旨的差事,根本不关南宫卫士令的事,应归黄门经办只不过,大将军通过飞鹰传书特别交待荀攸大人,黄门中人养尊处优惯了,跑不得山路夜路,更追不上孙将军返回江东的脚步,这才令末将一路疾行而来,为的”

  他说着,双手将圣旨捧过头顶“就是要在孙将军赶回江东前,务必将此旨颁到您的手中孙将军,快快接旨吧”

  “哦真是辛苦胡兄了臣扬州刺史孙策,恭领陛下恩旨”孙策手中不敢怠慢,恭恭敬敬接了过来,心中却是一阵疑惑,有这么急吗叔父为何定要在他赶回江东之前颁旨呢

  “封周瑜为江夏太守,寻阳亭侯追封孙坚为吴侯,子孙策承袭父爵还有这么多赏赐”周瑜看着孙策缓缓展开的天子诏书,不由惊呼出声。

  “真是恭喜孙将军了不,是恭喜吴侯”胡烈微笑道“请吴侯放缓行军,末将身后还有天子赏赐的金帛玉器以及大将军赠送的战马粮草,正在加速追来会合”

  “真是太好了可是不是说封乌程侯吗”孙策与周瑜面面相觑。虽说吴侯与乌程侯均为县侯,看似并无区别。然而,乌程地小人稀,远不如吴县富庶,何况这吴县还是吴郡治所之地,城坚池深,人口密集。吴郡作为江东要冲,一旦根基稳固,便扼住了区域广阔的会稽郡,其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

  不仅如此,孙策刚刚击败长期盘踞于吴郡一带的地方豪帅严白虎,降卒与百姓尚未完全归心,有了天子敕封,对于孙策下一步的攻略大计来说,可谓是名正言顺、事半功倍。

  “大将军用心良苦啊”周瑜迅速明白过来,不由长长叹息“阿策大将军请天子追封孙伯父为吴侯,更令你承袭父爵,这明显就是为你们孙家壮大声势啊从此之后,你们孙家在江东更是稳如泰山”

  “不不仅如此叔父更是为了要缓和我与母亲和部属们的关系啊”孙策体会着南鹰的呵护之情,紧紧捏着手中黄绢,眼圈都泛起红来。

  “来人啊立即星夜快马赶回,向夫人和百姓将士们通报这一天大喜讯”周瑜何等心思迅捷,立即吩咐下去“同时,着人于吴县之中加紧修葺吴侯府邸吴侯奉旨返城之日,便是三军将士和全城百姓出城相迎之时”

  “不错”孙策亦是心领神会,扬声道“届时,本将将亲自犒赏三军,并与全城军民同庆”

  号角悠长,鼓乐齐鸣,吴县城北门外,数千江东将士和近万百姓正在翘首以盼。

  青罗伞盖之下,一位中年美妇正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远处的官道。但见她虽然年过四旬,然而风韵不减,长身玉立,依然可以想象到其人年轻之时的绝代风华。

  此女正是孙坚孀妻、孙策生母,当年以才貌双全著称江东的吴夫人。

  伞下仍有数位少年,显然便是孙策的几个弟弟。而伞外还有数十位文臣武将静立相候,不仅昔日追随孙坚征讨黄巾的程普、韩当、黄盖、祖茂四名大将俱在,曾与南鹰有过一面之缘的朱治、恒阶、徐琨等人亦赫然在列。只不过,朱治凭着同样深厚的资历,不仅救护吴夫人有功,亦在平定许贡、严白虎时立下首功,站位已经居于程普、韩当之前。

  “夫人您已经等了一个时辰,而据斥侯传报,主公仍需至少半个时辰方至,是否需要先回车中休息”朱治抬头瞧了瞧将至头顶的日头,轻声向吴夫人提出了建议“几位公子年纪尚小,只怕也有些乏了”

  “多谢君理美意”吴夫人微微转身,露出半张无限美好的玉容“然而,众多将士和百姓俱在,岂容孙家妻子怠惰何况,策儿未及弱冠便已强爷胜祖,为娘的亦是与有荣焉正该多候些时辰,以示慰励诚心啊”

  “娘亲所言甚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