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1/2)

加入书签

  “九皇子妃开恩,九皇子妃开恩!”碧荷满面惶恐,磕头如捣蒜,泪水涟涟地道,“李小姐虽然和九殿下情投意合,但顾念九皇子妃对九殿下一片深情,因此一直劝九殿下顾念名声,也一再地退让按捺,如今又被赐婚给荆国五皇子,李小姐更是死了心。她……她只是想着不日便要远嫁荆国,因此特意来跟九殿下告别,仅此而已,谁知道两人却在里面,直到现在都没出来——”

  话音未落,屋内又传来一声低沉压抑的女子呻一吟声,带着隐隐的痛楚。

  在场的贵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色有异,更有许多人红了脸,显然里面两人的行径,绝不止是告别这么简单。

  “九皇子妃,事到如今,求求您成全了九殿下和李小姐吧?她……。她原本是赐婚荆国五皇子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已经是颜面尽失,绝对不可能威胁到九皇子妃您的地位的。您就看在李小姐的一片痴心,就当是为九殿下着想,发发慈悲,救救李小姐吧!”碧荷声音哀切地道,秀丽的容颜凄婉动人。

  她话说得含蓄凄美,其中的含意却发人深省。

  被她这样暗示引导,事情就变成了李明芯和宇泓墨两情相悦,只是宇泓墨顾念着新婚妻子,不好开口提亲,结果到了如今的地步,有情人即将劳燕分飞,天各一边,所以来个最后的告别,结果却因为情深意切,一时把持不住,结果天雷勾动地火,弄成了现在这副情形。

  而“顾念声名”云云,更是在暗指宇泓墨沽名钓誉,所以迟迟不给李明芯名分。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裴元歌“善妒”的罪过。

  这会儿碧荷话语说得简单,但看周围人的神色,想必在裴元歌来之前,已经有过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泣血表白,因此即便李明芯素日名声不好,如今在场的贵妇少女固然有鄙夷不屑李明芯这般行径的,却也有不少不明真相的人同情又叹息的目光,看向裴元歌的眼神则带着隐隐的指责。

  倒是巧舌如簧!

  裴元歌暗自冷笑,并没有被碧荷的话语激怒,神情依然沉静从容,气度雍华。

  碧荷原本想要逼得裴元歌气急败坏,那就更坐实了裴元歌“善妒”的名声,毕竟九殿下和李明芯出了这样的事情,身为九皇子妃,裴元歌就算再聪明,也必定会沉不住气大吼大叫,那就正好落入她的陷阱,越发显得李明芯处在弱势,更能够争取人们的同情。

  但如今裴元歌神情从容,不惊不怒,反而让她无所适从。

  不是说九殿下和九皇子妃夫妻恩爱吗?按理说,越是恩爱的人眼睛里就越揉不得沙子,裴元歌怎么可能就这样忍气吞声,半点都不发作呢?碧荷实在想不通。

  而看着裴元歌这般雍容华贵的模样,倒也有人渐渐冷静下来,想到不多的几次接触中,裴元歌落落大方,又处处维护九殿下的模样,显然是个进退有度,举止有分寸的人,而且素来和九殿下恩爱情笃。而且论容貌,论修养,论气质,九皇子妃都比李明芯要胜出好几筹,九殿下怎么会和李明芯另结私情呢?但若不是如此,如今屋内又怎么会……。

  一时间,倒有不少人惊疑不定,难以决断了。

  见状,裴元歌微微一笑,终于开口道:“你叫碧荷是吗?”

  “是,奴婢正是叫碧荷。”碧荷警戒地答道,这位九皇子妃可是曾经连柳贵妃都算计过的人,心思过人,她需得谨慎小心才好,免得堕入她的彀中。

  “看你身上的衣饰,你是哪个宫的人?”裴元歌缓缓问道,神情悠淡静雅。

  碧荷有心想要遮掩,但想到她的名字籍录在册,只要一查便能够查出来,若是被揭穿了,反而会让人怀疑自己的用心,倒不如从实说,因此便道:“奴婢是长春宫的宫女。”

  “原来是母妃宫里的人。”裴元歌浅浅一笑,摆弄着手腕上赤金雕梅手镯,淡淡地道,“本宫见你这般忠勇地守在门前,不许任何人进去,又这般拼死为李小姐求情,还以为你是李小姐自小的贴身丫鬟,情深意重呢!却原来是母妃宫里的人!若真照你所说,李小姐与九殿下相会,居然瞒过自小的贴身宫女,反而带着你,果然对你另眼相看,也不枉你这般为她辩解求情了。”

  她的话语很轻,但听在众人耳中却恍若惊雷。

  女子闺誉重要,按理说,即便与人有私,也应该是贴身得信任的大丫鬟才能够得知其中关窍,甚至代为谋划。怎么这位李小姐与九殿下私会,不带贴身丫鬟,却让一个宫女在外面守着?而这个宫女居然对李明芯的私情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想到碧荷竟是长春宫里的人,众人的眼神一下子悠远起来。

  九殿下与养母柳贵妃不合,如今已经差不多众所周知,只是面上情而已。有了芍药花宴上九殿下的沉痛话语,以及为柳贵妃掩饰的情形,谁也不会觉得是九殿下不孝,反而更倾向于柳贵妃不慈,有了亲生孩儿便容不下声誉响赫的养子,因此刻意陷害。

  而这个宫女却是柳贵妃的人,再想想方才碧荷的话语,似乎隐隐在暗指九殿下和九皇子妃的夫妻恩爱是沽名钓誉,维持这样假相以博取好名声。毕竟,他和七殿下先后大婚,七殿下从开始的宠妾灭妻,再到纳侧妃,再到七皇子妃流产身亡,闹得不可开交,而九殿下却夫妻恩爱,治宫严谨,名声比七殿下好得多了。这样说来,难不成这个碧荷是受人指使,故意诋毁九殿下和九皇子妃的名声?

  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先前芍药花宴上不是闹过一回吗?

  细细思量着,众人看向碧荷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怀疑。

  刚才听到温逸兰的话,裴元歌就知道,这次的事情,柳贵妃不止想要毁掉李明芯和商郁瑾的婚事,恐怕还想借此抹黑泓墨的名声,因此提前命人放出风声,将泓墨和李明芯牵连在一起。这样一来,只要被众人撞到泓墨和李明芯在一起,若再出些事端,泓墨便逃不开这个名声。因此,如今最要紧的是击碎这种流言。

  所以,裴元歌并不急着进去查看情形,而是不紧不慢地质问起碧荷来。

  被她这样一点醒,想必众人也都会猜测这是柳贵妃存心诋毁泓墨的名声,将来谣言就不会太过离谱地一面倒了。这样一来,待会儿屋内的情形若再分明,任谁也不会把泓墨和李明芯扯在一起。

  听到裴元歌的话,碧荷心知不妙,急忙补救道:“奴婢只是长春宫的洒扫宫女,只做粗活的。因为李小姐和七殿下的关系,柳贵妃对李小姐格外另眼相看,这段时间又常常召李小姐入宫陪伴。恰巧奴婢刚刚犯了错,差点要被赶去御刑监,幸亏李小姐为奴婢求情。因此奴婢感激李小姐的恩情,这才和李小姐亲近起来。李小姐将这件事告诉奴婢后,奴婢也知道事情不妥,但是看李小姐实在痴心一片,被其打动,这才想要帮她放风。”

  这就是在解释她和李明芯相识的经过,因为有救命之恩,所以她才会对李明芯格外忠诚。

  “这样啊。”裴元歌微微一笑,也不急于拆穿她的谎言,反而慢慢悠悠地道,“先前七皇兄还没有被禁足时,李小姐也曾经进宫来探七皇兄,却只在入宫次日拜见了母妃。当时本宫还以为,母妃不太习惯李小姐的性情,现在看来倒是本宫错了,原来母妃很喜欢李小姐,所以这段时间频频召见呢!”

  这话似乎跟碧荷的话语毫不相干,但前后一联系,却能够发现其中的猫腻。

  因为李明芯曾经和宇泓烨兄妹相称十七年,换而言之,是因为宇泓烨,李明芯才和柳贵妃有了交集。然而,碧荷口口声声说柳贵妃因为七殿下的缘故,对李明芯另眼相看,结果七殿下没有被禁足的时候,李明芯入宫,柳贵妃基本没有见她,反而在七殿下禁足后,柳贵妃频频召见,这是为什么?

  难不成就是为了设计今日的陷阱?

  碧荷没想到,她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又让裴元歌抓到了把柄,脊背上顿时冒出冷汗来,忙道:“是因为七殿下被禁足后,仍然很关心李小姐的事情,所以托贵妃娘娘加以照看。再加上李小姐被赐婚荆国五皇子,不日便要远嫁,今后只怕见面便不容易了,因此贵妃娘娘才会频频召见李小姐。”

  这样一来,倒也能够解释柳贵妃的反常。

  看着众位众人流露出释然的神态,碧荷松了口气,稍稍放下了心,总算过去了这一关。

  见她这般模样,裴元歌心中冷笑,却缓缓地道:“方才碧荷姑娘还说自己只是长春宫的洒扫宫女,只做粗活,依本宫看,碧荷姑娘太谦虚了。您连母妃在想什么,连七皇兄告诉母妃了些什么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做洒扫实在太屈才了,该告诉母妃,让你做个心腹才是!”

  闻言,众人顿时惊醒。

  是啊,如果碧荷只是个洒扫宫女,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碧荷没想到自己这般解释,又引出了新的问题,虽然是深冬寒季,额头汗水却是涔涔而落,勉强解释道:“奴婢……奴婢是听宫里的姐姐们这样说,所以才知道的。”

  “原来是听长春宫的大宫女说的。”裴元歌似乎认可了这种解释。

  然而这次,碧荷却没有放下心事,仍然警戒地看着裴元歌。

  而裴元歌也没有辜负她的警戒,话锋一转,又叹息道:“若是如此的话,那本宫就该去提醒母妃一声,好歹母妃也是掌宫之人,身边的人怎么这么不谨慎?居然将七皇兄和母妃的谈话都泄露了出来,连长春宫的洒扫宫女都能够知道!好在七皇兄只是托母妃照看李小姐,流露出来倒还不要紧,但也要好好整治整治,防微杜渐,否则改日连父皇和母妃的话都传出来,那就不好了。”

  碧荷猛然抬头,愕然看着裴元歌,牙齿紧紧咬着红唇,几乎咬出血来。

  这个九皇子妃实在太刁钻了,不管她说什么,裴元歌都能找出错处来,这次更是质疑起贵妃娘娘掌宫的能力来!治宫严谨,这是对后宫里掌宫之人最基本的要求,毕竟皇家事关天下,许多事情都是机密,不能够泄露,若是柳贵妃连自己治下的长春宫都掌管不好,泄露出主子们谈话的内容来,又怎么可能管理好其他的宫殿呢?

  柳贵妃刚刚复权没多久,如今正是巩固权柄的时候,若是传出这种谣言,对柳贵妃来说无疑是种伤害。

  “贵妃娘娘……贵妃娘娘……”碧荷绞尽脑汁地思索,想要为柳贵妃辩解,却实在想不出好的理由,只能含糊地道,“是奴婢弄错了,不是听姐姐们说的,是奴婢自己猜测的!”

  她三番五次地被裴元歌跳出错漏,早就引人疑心,这会儿又反口,更是让她的话语可信度大打折扣。

  众人看向碧荷的目光,已经是怀疑居多了。

  “碧荷姑娘一会儿说是听长春宫的大宫女们说的,一会儿说是自己猜测的,本宫实在不知道该信碧荷姑娘的那句话才是!”裴元歌见众人都生了疑心,又将话题导回正轨,秋水般的眼眸澄澈透亮,带着无形的威严,“碧荷姑娘适才说九殿下和李小姐情投意合,不会也是自己猜测的吧?”

  “不是,这个绝对不是!”碧荷信誓旦旦地道,“这是奴婢亲耳听李小姐说的!”

  “听李小姐说的?”裴元歌又敏锐地抓住了她话语中的漏洞,微带讥讽地道,“原来碧荷姑娘只是听李小姐说,就认定了九殿下和她情投意合?还是说,碧荷姑娘曾经亲耳听九殿下这样说?或者见过九殿下和李小姐相会?或者李小姐那里可有九殿下所送的东西?还是说李小姐曾经送给九殿下什么东西?”

  这一连串的发问,顿时将碧荷问懵了。

  额头的汗珠已经有黄豆大小,不住地往下落,但她却顾不得擦拭,冥思苦想想要找出证据,证明九殿下的确和李明芯情投意合,无奈这件事本就是虚构的,根本就没有证据。无奈之下,她只能咬牙道:“奴婢曾经见过九殿下和李小姐相会,当时九殿下的神情十分温柔,对待李小姐也很真心。只是,如今事情闹得这样大,九殿下怕丢脸,只怕是不会承认了。原是李小姐命苦,痴心错付,如今只怕再也没有指望,奴婢也不敢再强求什么,无论李小姐有什么下场,奴婢只陪着便是,也算是全了李小姐对奴婢的恩情!”

  说着,便嘤嘤地哭了起来,神情哀婉动人。

  若是她一开始就这样说话,或许别人还会同情她,同情李纤柔,痛骂宇泓墨负心薄幸,但在裴元歌抽丝剥茧地询问中,碧荷一再露出破绽,已经引起了人们的疑心,这会儿再听她这番话,便觉出不对来。

  这个碧荷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九殿下的确和李明芯情投意合,只说自己看到,却又先不敢和九殿下对质,为自己找了退路,若非心虚,怎么会如此?

  若九殿下和李明芯真的如她所说般的情投意合,又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

  “碧荷姑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九殿下对李小姐情投意合,可是,本宫却能够证明,九殿下对李明芯素来敬而远之,从不曾有过半分心思。”裴元歌言辞沉稳,掷地有声,“先前李小姐探视七殿下入宫,曾经在七皇嫂的带领下到过春阳宫许多次,整个春阳宫里的人都能够证明,九殿下对李小姐十分守礼,没有半点逾矩之处!”

  紫苑等人早就忍不住了,闻言立刻出声道:“不错,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九殿下连话儿都没跟李小姐多说半句!”

  周遭春阳宫的下人顿时纷纷附和。

  “九皇子妃说九殿下对李小姐守礼,那是她宽厚,不愿说人是非。若是叫我说,何止是守礼,根本就是冷若冰霜!”青黛满面怒容地道,“我就算是个奴婢,也知道什么是脸面,可是李小姐呢?十六七岁的姑娘家,也不知道避讳,回回都往皇子妃的卧室里跑,而且专拣九殿下回宫用膳的时候,有时候待到半夜都不走。可九殿下偏偏连理都不理她,骗她还厚颜纠缠。我们皇子妃厚道,好言相劝,她却都不理,回回都是我们九殿下怒声开口撵人。她居然好意思说,和我们九殿下情投意合,好厚的脸皮!”

  木樨也冷笑道:“那时候她死皮赖脸地来春阳宫,对着皇子妃爱答不理,冷眼相向,对着九殿下就眉开眼笑,打量我们都是傻子,看不出来她安的什么心思不成?”

  就连素来不善言辞的楚葵也淡淡道:“柳府寿宴上,李小姐抓着我们皇子妃送的寿礼不放;朝玉阁里,又故意要抢我们皇子妃看中的首饰,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李小姐顾念皇子妃对九殿下的一片痴心,劝九殿下顾念名声,退让按捺?这简直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这四个丫鬟说着,旁边众人都纷纷点头。

  那时候李明芯经常来春阳宫纠缠,春阳宫的下人都看在眼里的。

  而柳府寿宴和朝玉阁的事情更是传闻甚广,原本众人还疑惑,李明芯为何就是咬死了九皇子妃不放,现在听这番话顿时明白了,合着李明芯是看上了九殿下,死皮赖脸地纠缠,结果九殿下不理她,她就把怒气转移到九皇子妃的身上来了?这根本就是李明芯的单相思吧!

  而说起来,以李明芯狂妄自大爱炫耀的个性,若是真跟九殿下情投意合,只怕早嚷嚷得天底下都知道了,又怎么可能隐忍不发?

  在裴元歌引导下,众人渐渐察觉到碧荷的异常,再听紫苑等人说的话,与自己所知的又能够完全对照上,于是更多的人倾向于相信是李明芯不知羞辱,纠缠九殿下了。

  看着眼前的情形,碧荷顿时懵了。

  原本以为,出了事端后,无论如何李明芯是女子,总是弱者,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尤其在场多为女子,更加容易心软。她再编造个悲悯凄美的故事,将李小姐和九殿下说得如同苦情鸳鸯,想必能够更加引起人们的同情,而将舆论的矛头转向裴元歌。

  没想到裴元歌这般伶牙俐齿,反而将众人的目光引导到了李明芯的过错上,反而将她和九殿下摘得干干净净。

  眼见情形不妙,再议论下去,只怕风向会彻底转变,柳夫人急忙出面打圆场,叹息道:“罢了罢了,如今木已成舟,再去追究前缘也是无用。无论如何,现在李小姐怕是已经**于九殿下,这世道原本就对女儿家苛刻,李小姐如今失了清白,除了嫁入春阳宫也别无他法。终究是一条性命,九皇子妃就发发慈悲吧!何况,”

  她顿了顿,似笑非笑地道:“如今九殿下和九皇子妃成婚已经半年,九皇子妃却仍然不见有孕,莫不是伤了身体,不易有孕?若是如此的话,还是早日给九殿下纳妾,开枝散叶。毕竟女子还是要以宽厚柔和为美德,繁衍子嗣为要务,要大度,不能嫉妒。九皇子妃,你说妾身说得对不对?”

  这番话先是拿女子的身份,勾起在场女子的同情,再来便是拿嫉妒作为要挟,想要逼裴元歌接受李明芯。

  否则的话,裴元歌就是嫉妒,是犯了七出之条的。

  毕竟,裴元歌和九殿下的恩爱情笃固然是佳话,可是看在一众有妾室庶子庶女闹心的夫人眼中,又何尝不是一种刺眼的疼痛?再说,九殿下如今前程看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借婚嫁之事攀附上九殿下,以谋前程,若是裴元歌执意不许九殿下立侧妃纳妾,这些人的心思岂不是要竹篮打水?

  果然,在场许多贵妇人闻言眼睛一亮,顿时站在了柳夫人这边。

  她们都是有女儿的,有的女儿还十分貌美,若是李明芯能够嫁入春阳宫,往后裴元歌便不能拒绝其她女子入宫,这样一来她们的女儿岂不是有了机会?先前九殿下那般乖张的性格,谁能想到他竟然如此疼爱妻子?若是这番恩宠能落到自家女儿身上,那岂不是要飞黄腾达了?

  利益攸关,却比方才碧荷博取同情的手段要高明许多,顿时有人开始附和柳夫人的话。

  裴元歌冷眼看着那些话,对她们的心思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不过是想塞人进春阳宫,卖女求荣罢了!她如今没有身孕,这些人便会拿子嗣做文章;若是她有了身孕,这些人又会说她怀着身孕无法服侍泓墨,更应该体贴大度,为泓墨立侧妃纳妾,反正怎么说都是道理。

  可她,偏偏就不让她们如意!

  “原来柳府的规矩的是这样的,成婚半年未曾有孕,便是身子受损,无法繁衍子嗣。也难怪柳夫人膝下是庶女为长,柳二小姐只是次女呢!”裴元歌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揭开了柳夫人的疮疤。

  闻言,柳夫人果然面色一变,那些妾室庶女何尝不是她心头的刺,被裴元歌这般讥讽,如何能够好过?

  “为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