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章柳贵妃昏厥(1/2)

加入书签

  “母妃,妾身还是那句话,绝无此事!昨晚九殿下的确是多喝了些酒,醉醺醺地回房,青黛进去服侍,仅此而已,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九殿下因为从前在边疆落下病根,胃不好,因此酒醉之后十分难受,折腾了一宿都没有睡好,今天请了太医过来看,说是要调养。至于青黛,她遇到了些事情,所以窝在房内不出来,根本就不是暮雪所说的那般。”裴元歌沉声道,声音中有着一种哀莫大过于心死的感觉,“妾身的确不明白,为何这些宫女要污蔑青黛,污蔑妾身,污蔑九殿下,还请母妃明鉴!”

  事到如今,裴元歌居然还咬死不认,柳贵妃顿时面显怒色。

  李纤柔适时道:“元歌妹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九皇弟是你的夫君,你就该以夫为天,不过是个通房,哪里就至于跟九殿下这样闹讲起来,竟然要弄出人命来!还误了九殿下的早朝,这也太孩子气了!你快向母妃认个错,让青黛好好服侍九殿下,母妃素来宽柔,不会难为你的!”

  这番话联系起方才李纤柔对待袁氏的宽和大度,更和裴元歌形成鲜明的对比。

  “纤柔姐姐!你是我的姐姐,可是眼下你居然说这样的话!”裴元歌半是伤痛半是失望地看着她。

  李纤柔叹息道:“我是你的姐姐,但这事的确是你做得不对,我也不能偏袒你!”原本以为裴元歌和九殿下有多恩爱情深,原来也一样!新婚才一个多月,九殿下便收用了青黛,原来九殿下对她也不过如此!

  “母妃,妾身再说一遍,绝无此事,这都是暮雪这个丫鬟在挑拨离间,母妃您不该相信她的话!”裴元歌重新道,“如果您不相信,可以将九殿下请过来,他是当事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事情的经过,而不是让这些宫女在这里信口雌黄!”

  “九皇子妃,九殿下喜欢青黛姐姐,春阳宫里人人都看得出来,同样的东西,但凡事青黛姐姐送给九殿下,九殿下都会格外喜欢!只不过九殿下一直敬重九皇子妃,又因为这件事对九皇子妃心怀愧疚,自然不会给您难堪。”暮雪道,“其实,要查证这件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青黛姐姐带过来验身。如果如九皇子妃所说,并无此事,是奴婢在信口雌黄,那青黛姐姐就应该是清白之身。相反,如果九殿下真的收用了青黛姐姐,那青黛姐姐就并非完璧。贵妃娘娘,奴婢请贵妃娘娘将青黛姐姐唤来!”

  “你算什么东西?”裴元歌勃然大怒,“本宫带过来的陪嫁丫鬟,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贱人说什么验身?”

  柳贵妃长吁了口气:“来人,将青黛带过来,再去请宫嬷嬷过来验身!”

  “母妃!”裴元歌嘶声道,神色伤痛,“青黛是妾身的陪嫁丫鬟,她的清白身系着妾身的清白,怎么能够因为这些宫女的信口雌黄,就要当众请宫嬷嬷为青黛验身?这岂不是在怀疑妾身的清白吗?母妃,您不能这样当众打妾身的脸啊!”

  “元歌,既然你说青黛是清白的,是这宫女在信口雌黄,双方各执一词,众目睽睽之下就更要查个清楚了。既然给青黛验身能够证明你和她的清白,那就应该查清楚。免得众口悠悠,谁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谣言呢?”柳贵妃说得十分慈爱,但态度很坚决,要给青黛验身。

  说话间,青黛已经被带了进来。

  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柳贵妃问道:“青黛,你可愿意验身?”

  “奴婢愿意验身!”青黛面色苍白,却仍然道。

  裴元歌失声惊呼:“青黛!”目光中满是心痛。

  “奴婢愿意验身,请宫嬷嬷为奴婢验身!”青黛神色坚定,重复了一遍,却不看裴元歌,而是起身,随着宫嬷嬷走到了偏殿之中。

  看这情形,众人心中已经有了定论,看起来这个青黛的确和九殿下有了是非。不过也难怪,这青黛明眸皓齿,眉目间的光华令人眼前一亮,虽然远不及九皇子妃的雍容华贵,清丽绝色,但也是个难得的美人。男人都是贪新鲜的,也难怪九殿下会惦记着,而九皇子妃又要如此忌惮这个青黛。

  一时间,众人之中有同情裴元歌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就在这时候,验身的宫嬷嬷已经出来,神色很是古怪,有些犹疑地看着柳贵妃,再看看裴元歌,却不得不道:“回禀贵妃娘娘,奴婢给这位青黛姑娘验过身,白璧无瑕,仍然是清清白白地女儿家!”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连柳贵妃也勃然色变。

  青黛木然地跟着宫嬷嬷出来,神色淡漠,听到宫嬷嬷的话语后,二话不说,转头就朝着身边的红漆圆柱撞了过去。裴元歌似乎早就预料到这情形,忙上前抱住她,连带着紫苑楚葵木樨都跟着过去。青黛仍然奋力挣扎,哭着道:“小姐,您放开奴婢,让奴婢去死吧!奴婢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居然被人这样污蔑,还栽赃到您和九殿下身上,奴婢往后再也没法见人了,您就让奴婢去了吧!也免得往后被人诟病,还要连累小姐您的清白!”

  “青黛,这不是你的错,跟你没有关系啊!”紫苑等人纷纷劝说道。

  裴元歌紧紧抱着青黛,泪盈于眶:“青黛,别做傻事!我知道的,没有哪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能够受得起验身这样的屈辱,你之所以答应,就是为了还我一个清白,然后就想要以死明志!可是你这样做好傻,污蔑你,污蔑我,污蔑九殿下的那些人都还好好地活着,凭什么你要死?你是为我而受的这份屈辱,你放心,我绝不会放过那些恶人,从今往后,我护着你,谁若敢说你半句不好,那就是欺辱我裴元歌!”

  听她这样的话,众人才明白过来。

  原来方才青黛答应验身,不是因为她和九殿下有了首尾,要借此活命,而是为了证明自家小姐的清白,当时便已经心存死志,所以神色才会那样奇怪。这样的忠仆义婢,实在难得!而能够让青黛这样追随,这位九皇子妃定然也有过人之处!

  看着裴元歌和青黛主仆情深的模样,众人都感慨万千。

  “原本妾身不想把这件事揭开的,但既然母妃口口声声说,要将此事查个清楚明白,那妾身就告诉母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要请母妃您这个掌宫之人,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裴元歌虽然口称母妃去,却没有半点恭敬之意,反而充满了冷漠和愤怒,显然是因为方才青黛寻死的事情,被激起了性情。

  “前段日子,青黛跑过来告诉妾身说,暮雪跟她说,但凡是她送过去的东西,九殿下都会格外喜欢,似乎在暗示青黛,九殿下对她有意。青黛原本以为这是暮雪在讨好她,谁知道注意到这件事后,才发现竟然真的如此。青黛就觉得奇怪……”裴元歌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

  青黛猛地抬起头,看着裴元歌,咬牙道:“小姐,您不必为奴婢遮掩!”

  说着,跪倒在地,神态傲然,铁骨铮铮,“奴婢素来知道,九殿下对九皇子妃情深意重,眼里根本没有别人的存在,何况是我这么个完全不能够跟九皇子妃相比的奴婢?可是,但凡奴婢送过去的东西,九殿下却的确会更合心意,奴婢就想,会不会这些东西有什么古怪!”

  “青黛,我来说!”裴元歌忽然拦住了她,继续道,“听了青黛的话,因为事关九殿下,妾身不敢怠慢,立刻查看。结果发现,青黛送给九殿下的东西,都被人做过手脚,茶水里被人加入了荷香,衣饰中被人撒上了香粉,徽墨中被人掺入了苏墨……

  虽然都是不经意的小细节,但这些小细节却都是九殿下所喜欢的,因此但凡青黛送过去的东西,都会格外合九殿下的心意。妾身觉得事有蹊跷,就命人追查,将嫌疑锁定到暮雪这些人的身上。只不过,妾身不敢确定,暮雪她们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所以不敢打草惊蛇。”

  青黛却又跪直了身体,续着裴元歌的话往下说。

  “于是,奴婢就向九皇子妃进言,既然暮雪等人是冲着奴婢来的,说不定就是要在奴婢身上做手脚,不如让奴婢假装被她的话语打动,虚以委蛇,好试探这些人的真正目的。结果发现,暮雪一直把话题往通房上带,话里话外,都说九殿下喜欢奴婢,撺掇奴婢去做通房,还说九皇子妃不能容人,因此更要讨得九殿下的喜欢。昨晚,奴婢原本在房内休息……”

  “青黛,我来说吧!”裴元歌看着她,神色担忧。

  青黛摇摇头,神色坚定地道:“奴婢是当事人,就该由奴婢来说。昨晚,暮雪说九殿下回宫没人服侍,让奴婢进去服侍。谁知道,奴婢才刚进去,暮雪就突然撕扯起奴婢的衣裳,把奴婢的头发弄乱,奴婢正觉得恼怒,暮雪说,如今九殿下醉酒在房内,奴婢这样子出去,传到小姐耳朵里,定然不会轻饶奴婢,奴婢如果识相的话,就该趁着这机会成就……成就好事!奴婢不愿意,暮雪就威胁奴婢说,如果奴婢不照着做,就这样出去,被人看到了,定然会以为奴婢和九殿下有了什么。她再让人来……欺辱奴婢,到时候奴婢失了身子,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还不如……还不如……”

  青黛说着,突然哭了起来,神色羞愤欲绝、

  “听她说得凶狠,到时候奴婢非但清白不保,同样还要连累到小姐,奴婢就和她虚以委蛇,说奴婢害羞,不喜欢别人在场,让她出去。暮雪以为奴婢被吓住了,定然不会违背她,就放心地出去了……奴婢原本不明白,为什么暮雪要这样害奴婢,知道刚才,听说事情牵连到小姐身上,才知道她的目的原来是小姐,是要借奴婢污蔑小姐,把脏水泼到小姐身上……”

  “你胡说,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更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暮雪突然叫喊起来。

  她完全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昨晚明明照她们的计划,青黛穿戴着九皇子妃的衣饰,出来时衣衫凌乱,形容不整,面色潮红,显然是和人……结果刚才验身,青黛居然是完璧,而且还说出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来!

  暮雪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寒意:“贵妃娘娘,贵妃娘娘,绝无此事!是青黛她想要做通房,所以昨晚趁着九殿下酒醉进去……想必是九殿下不要她,她怕九殿下和九皇子妃不饶她,这才编出这样的话语来污蔑奴婢!贵妃娘娘,奴婢也是被青黛欺瞒了呀!”

  说着,不住地磕头。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要污蔑青黛!”裴元歌怒声道,“你们那些做过手脚的东西,本宫都还保留着,就是要等着有一天来对质;昨晚本宫回来后,听青黛说了经过,就立刻将青黛看管起来,她门口都有人守着,又如何欺骗于你?还有,本宫已经派人搜了你和这些宫女的房间,搜出了许多金银珠宝,还有大量的银票,都不该是你们这样的宫女该有的东西。本宫之所以不捉拿你,只是想要看看,你究竟要耍什么花招?原来……。”

  说着,裴元歌厉声喝道:“紫苑,去将那些做过手脚的东西,看守青黛的宫女,以及从暮雪等人房间里搜出来的东西统统带过来!”

  紫苑领命前去,很快就将东西带过来。

  “这些荷香,都不是外面能够买到的东西,需要特别订制;这些香料,是用白金果的种子研磨而成,白金果千金难求一颗,暮雪小小宫女,怎么可能得到?至于苏墨,虽然不算顶稀罕,但也暮雪这样的宫女能够买得起的;还有这些首饰和银票的来历……最重要的是,这些小细节都是九殿下所喜欢,若不是对九殿下极为熟悉的人,焉能想到这般毒计?”裴元歌面色冷凝,“一点点地挑拨青黛,想要让她对妾身生出异心;昨儿又刚好,九殿下酒醉,妾身被留在长春宫,正好给了机会……若不是青黛对妾身足够忠心,没有别的心思,眼下妾身岂不是要被冠上嫉妒,狠毒,不敬夫君,不识大体等等种种罪名?若是传扬出去,就连九殿下也要被按上惧内,品行不端的罪名!”

  裴元歌话里的深意,令众人思之悚然。

  能够那般熟悉九殿下的喜好,除了养育九殿下长大的柳贵妃,还能够有什么人?而且昨晚九殿下是在长春宫用膳,以至于酒醉,九皇子妃又被留在长春宫,这才给了暮雪等人机会;而方才,暮雪又是到柳贵妃这里来求助;面对九皇子妃的苦苦恳求,柳贵妃却依然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彻查,只听了暮雪等人的证词,便认定是九皇子妃嫉妒狠毒,要给青黛验身……。

  种种的种种,似乎都在昭示,今天的这整件事,都是柳贵妃在背后主使。

  她们都能够想到的事情,九皇子妃和九殿下没有道理想不到……这么说起来,刚才九皇子妃听说暮雪到这里来,神色惊讶异常,想必也是想到了这些;一再地阻拦柳贵妃查这件事,一再地恳求她不要插手,想必就是不愿意相信,柳贵妃跟这件事有关……想到裴元歌当时的苦苦哀求,眼眸中的沉痛,以及最后的心如死灰,众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深深的恻然。

  “既然贵妃娘娘口口声声说要彻查,如今人证物证都在这里。暮雪受人指使,威胁青黛,污蔑妾身和九殿下,还欺辱青黛,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承受验身之辱……这般心思恶毒,手段狠辣之人,绝对不能够轻纵!请贵妃娘娘将这些东西的来历彻查到底,就这幕后主事之人揪出来,严加惩治,以正视听!”裴元歌忽然朝着柳贵妃跪了下去,神色冷凝如铁,眼眸中却尽是悲愤和伤痛。

  话说到这个地方,有点脑子的人都差不多能猜到,这幕后主使之人,八成就是柳贵妃。

  九皇子妃这样说,显然是要和柳贵妃撕破脸了……也不能怪九皇子妃这般咄咄逼人。婆婆往儿子房里塞人,这种事情大家族里总有那么几桩,但是这般威逼利诱媳妇身边的丫鬟,又故意将事情闹开,栽赃陷害儿媳,污损儿子的名声,甚至当着众人的面,要给儿媳的陪嫁丫鬟验身……

  这样的事情,就算脾气再好,也不能够容忍。

  就在这时,青黛也铿然叩首,言辞铿锵:“若不能惩治幕后之人,奴婢死不瞑目!”

  想到她方才撞柱的刚烈,再听到她这样铮铮的话语,虽然眼前的青黛不过是个奴婢,但这些贵妇人仍然觉得心中极为不是滋味……多好多刚烈的女子,忠心,正直,却被人欺辱得几乎命丧当场……她们和九皇子妃初次见面,不知道她的为人,以及和青黛的主仆情深,就算有怀疑也算正常,但是柳贵妃是九皇子妃的亲婆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集聚在柳贵妃身上,要看她如何应对。

  看着周围人的眼神,柳夫人当然知道,眼下柳贵妃的嫌疑最重,很想说些话来缓解眼下的情形,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合适的话语,只急得口干舌燥。

  别说柳夫人,即便精明缜密如柳贵妃,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打懵了。

  如果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是被青黛和裴元歌主仆联手设计的话,那她就太傻了!对于她派去的宫女,裴元歌从来都没有放松过警惕,因此暮雪最开始引诱青黛的时候,青黛已经生疑,却故意装作上钩的模样,一步一步地欺骗着暮雪和她……她以为这是她给裴元歌设好的陷阱,就等着裴元歌落网,却原来,猎人和猎物的角色,从一开始就是相反的,不是她在算计裴元歌,而是裴元歌在算计她!

  皇宫里这许多年,她以为能够看透人心,算无遗策,却在裴元歌和青黛这里碰了钉子。

  结结实实地铁钉子,直接钉入了她的心中,钻心的疼!

  她以为青黛生得漂亮,性情又直,对宇泓墨有意,只要稍加引诱,就能够诱得她和裴元歌反目,帮助她来算计裴元歌,让裴元歌名誉扫地……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她柳尘香纵横宫阙二十年,最后却栽在了青黛这么个小丫鬟的身上,当真是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瞎了眼!

  裴元歌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众人八成都能怀疑到她。

  如果说裴元歌紧抓不放,指责她是幕后真凶,柳贵妃还可以辩解,但眼下裴元歌正在将她的军,将这些东西和暮雪等都教给她来处置,要求她给个说法!

  这样一来,如果她想要脱身,就更加难了!

  柳贵妃正在思索对策,忽然有人惊声喊道:“九殿下!”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宇泓墨一身白衣,静静地站在小榭入口处,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原本潋滟妖魅的容貌微微显得有些苍白,微凉的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悲哀和伤痛。素来张扬恣肆的他,鲜亮得犹如他长穿的红衣如火,但现在,火焰消退了颜色,没有了温度,竟然显得比寒冰还要冰冷一千倍,让人看到了便觉得心生怜惜。

  “墨……墨儿……”柳贵妃有些紧张地道。

  如果裴元歌让她觉得不好对付的话,那宇泓墨就让她觉得棘手,因为她永远都猜不透宇泓墨的心思。以宇泓墨对裴元歌的看重,如今裴元歌受了这样的委屈,还不知道宇泓墨会怎样大闹一番?她又要如何做,才能够平息这件事,洗脱嫌疑,更重要的是,不能让皇帝对她生疑心。

  宇泓墨静静地走过来,在裴元歌身边站定,神色悲凉:“起来吧!”

  “不,我要请贵妃娘娘给我主持公道!”裴元歌置若罔闻,仍然直挺挺地跪着,神态坚决,“今天清晨,我和你说起整件事,你说过,虽然贵妃娘娘抚养你长大,对你的喜好习性了若指掌,但是不会是贵妃娘娘,因为他是你的母妃。我也说过,我相信你,也相信贵妃娘娘,她那样疼你,又对我这般慈爱,不会这样害我。所以,你才允许我这样引蛇出洞,现在,我要请贵妃娘娘给我主持公道!”

  这样一说,众人顿时更加明白了。

  合着这件事九殿下压根就不清楚,知道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九殿下当然知道柳贵妃最清楚他的喜好,但是他和九皇子妃却是相信贵妃娘娘不会这样害他们,所以才安排这样的计划,故意纵着暮雪等人。结果却发现,竟然真的是贵妃娘娘,所以才会这样心痛。

  想到九皇子妃对柳贵妃的深信,而刚才柳贵妃面对九皇子妃的苦苦哀求,请求她不要追究时,柳贵妃却宁愿相信素未见面的宫女,都不愿意相信九皇子妃……还有李纤柔,都说她是和九皇子妃最要好的朋友,姐妹,可是刚才却一口咬定是九皇子妃的错……

  人心难测,当真是人心难测!

  宇泓墨显得很疲惫:“别闹了,元歌!”说着,扬声道,“寒冰,将这些污蔑九皇子妃的宫女拖下去,统统杖毙!”

  “住手!”裴元歌猛地抬头,抢到那些宫女身前,伸手护住她们,清清楚楚地道:“她们只是小喽啰而已,我要她们做人证,追查出幕后的真凶。你不能够就这样将她们杖毙灭口!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把那个污蔑陷害你我的凶手找出来!”

  宇泓墨看着,忽然间抬手。

  寒冽的亮光从他指间浮现,闪电般地划过那些跪在裴元歌身后的宫女,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转瞬即逝。而之前那些污蔑裴元歌的宫女,却在此时统统倒在地上,脖子上有着一道细细的伤口,正汩汩地往外流着血,鲜红的血流了一地,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