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章三年之约请旨赐婚(1/2)

加入书签

  “小女裴元歌,叩见皇上!”

  依旧是简洁肃穆的御书房,裴元歌向皇帝行礼后起身,并不如往常那边低眉垂手,等候皇帝说话,而是反常地抬起头,清亮如水的瞳眸直直地落在皇帝身上,清丽的脸上是全然的坚持和执着,沉声道:“皇上,九殿下是冤枉的!”

  开门见山,没有一点的委婉和过渡。

  并非裴元歌真的这么鲁莽。皇帝是个很精明的人,前段时间裴元歌一直求见,皇帝却一直拒绝,原因为何,大家心知肚明,因为裴元歌见皇帝,必然是要为宇泓墨求情。既然现在皇帝答应见她,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如果裴元歌再绕圈子,耍什么心机手段,反而会让皇帝厌恶,影响她后面话语的力度。甚至,皇帝根本就会把事情带过去,不和她多谈。

  她帮助皇帝对付皇后和太后,对于她的为人,皇帝很清楚,本就会警惕。

  所以,委婉的旁敲侧击,反而不如这般直接坦白的开场更有利。

  没想到裴元歌竟然这样直接,皇帝一时有些怔住。

  “你就这么相信宇泓墨?”

  “是!”

  皇帝被她的坦白弄得有些结舌,也有些被她这种咄咄的态度激怒,冷笑道:“因为你喜欢宇泓墨?”

  “不!”裴元歌摇头,神色坚定。

  皇帝越发恼怒起来:“裴元歌,你既然敢来跟朕求情,既然敢说这样的话,就别再做出这样的姿态来!有胆量和宇泓墨私定终身,就该有胆量承认!你再说一句你不喜欢宇泓墨,你现在就给朕出去,朕今天见你,不是想听你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裴元歌就是要挑起皇帝的情绪,才有可能真正触动皇帝的心思。

  “小女喜欢九殿下,就算在皇上面前,这件事小女也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裴元歌沉声道,“但是,小女不是因为喜欢九殿下,所以才认为他是冤枉的!而是因为,小女确确实实地知道,九殿下他的确是冤枉的!”

  “对于宇泓墨,你又知道多少?你凭什么说他是冤枉的?”皇帝冷笑道。

  “皇上,对于九殿下,您又真正知道多少?您又凭什么认定,就是九殿下谋害生母的?难道只因为九殿下的暗卫尸体,穿着叶氏乱党的衣裳出现在冷翠宫?那么,您有没有想过,那名暗卫又怎么会出现在冷翠宫,又为什么会死?如果是九殿下杀人灭口,九殿下为什么会留下他的尸体被人发现?如果不是九殿下,那又会是谁?就像那些禁卫军服饰的人,和叶氏乱党服饰的人出现在冷翠宫很可疑一样,这个杀死暗卫的人,又为什么会在叶氏叛乱这样紧要的关头,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冷翠宫,还要杀死那名暗卫?皇上您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裴元歌抬起头,毫不胆怯地迎上皇帝震怒的神情。

  “你在暗示什么?”皇帝紧盯着她的双眼,在皇宫里,能够跟冷翠宫里的王美人扯上关系的,除了宇泓墨,就是柳贵妃,“你是在告诉朕,这件事是柳贵妃和泓烨联手做的,是要诬陷宇泓墨?如果这件事真的和柳贵妃有关,以她的精明,事情必定会安排得天衣无缝,又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闻言,裴元歌反而放心下来,至少皇帝愿意跟她讨论这件事。

  “皇上,因为这件事的破绽太明显,所以您认为不可能是柳贵妃娘娘做的,所以怀疑九殿下。同样的,因为小女认为破绽太明显,不可能是九殿下做的,所以怀疑柳贵妃娘娘,我们谁都找不出确实的证据来反驳对方。”裴元歌神色诚恳,眼眸中却闪过一抹悲哀,缓缓地道,“但是皇上,现在的结果,却是您的确怀疑九殿下了,不是吗?”

  说到底,皇帝为了一个失宠的低阶嫔妃,处死风头正盛的皇子,这种可能性很小。

  真正重要的,是皇帝因为这件事而产生的心思,会影响日后处事,尤其是在皇子之间的偏颇,这才是真正目的。

  皇帝也是聪明人,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深意,因此,裴元歌最后的那句话,简直如惊雷一般响在耳边,让他不得不沉思。但很快的,皇帝又反问道:“如果朕相信你的话,怀疑柳贵妃,那结果却是对宇泓墨有利,不是吗?”

  “不是的。”裴元歌摇摇头,轻声道,“皇上,您怀疑柳贵妃娘娘,对九殿下又有什么好处呢?柳贵妃娘娘是九殿下的养母,甚至可以说,是九殿下在后宫最大的依仗,他陷害柳贵妃娘娘,对他有什么好处?”

  但是换而言之,如果皇帝怀疑宇泓墨,对柳贵妃却有很大的好处。

  或者,准确地说,是对宇泓烨有着极大的好处。

  而宇泓烨,是柳贵妃魂牵梦萦的亲生孩儿……

  皇帝脑海中闪过万千念头,神色依然冷凝,却多了几分沉思和烦躁,因为他发现,他竟然真的无法说服裴元歌,相反却被裴元歌的话语勾起了怀疑……。虽然心中有着浅浅的一丝疑虑,但想到过往宇泓墨和王美人之间的事情,心头又被阴霾笼罩,沉默了许久,才道:“裴元歌,朕知道你聪明伶俐,但有些事情你并不清楚。无论如何,王美人毕竟是宇泓墨的生母,可是,这些年来,宇泓墨却对是她不闻不问,冷漠至极。”

  既然在证据上都无法说服对方,那就转到宇泓墨和王美人平素的关系,来加重自己话语的力道。

  而这点,也正是裴元歌所希望的转着。

  “皇上,九殿下五岁那年被抱到长春宫,他曾经对挂念生母,回去找王美人。可是,王美人却将她拒之门外,任凭他在那里苦恼,同样不闻不问,冷漠至极。那时候九殿下也只是个孩子,您想过他的感受吗?”裴元歌诚恳地道。

  “王美人那是为他好,就是要他断了对自己的心思,好生孝敬柳贵妃,好为自己博个前程。”没想到裴元歌竟然知道王美人和柳贵妃的事情,但很快的,皇帝便嗤笑道,“当时宇泓墨或许不懂,但是,等到他慢慢长大后,如果他还不能懂得王美人的良苦用心,他也就不是宇泓墨了!”

  皇帝会知道泓墨被抱离生母后的情形,裴元歌不惊讶,但是皇帝居然也能够明白王美人的用心,这倒是令她惊讶了。

  但想一想,裴元歌也就释然了,皇帝终究是皇帝,从被过继给先皇开始到现在,经过的阴谋算计不计其数,能看穿这些也并不奇怪。只是,或许是曾经的惨痛经历,将皇帝的心磨砺得如铁石坚硬,因此,即便看穿了甚至有过些许的怜惜王美人的慈母之心,却也不会因为感动而加以援手,仍然只是冷冷旁观,只是心中因此厌憎了泓墨……

  “那么,皇上,在日后九殿下意识到王美人的慈母之心,那么,他又该怎么做?”裴元歌静静地问道,“如果换了是皇上您,您又会怎么做?有柳贵妃这位养母的恩宠,有着废后和六殿下这样的敌人在虎视眈眈,恨不得立刻抓了九殿下的差错,好将他咬死。在这种时候,九殿下就算知道王美人的心思,难道说要昭告天下说,他知道了生母的心思,知道生母是为他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很感动,很爱戴生母,一定要好好地孝顺她吗?”

  那跟把王美人退出来做靶子,又有什么区别?

  没有恩宠,没有外戚,甚至连心机和算计都没有的王美人,若是处在这种风口浪尖,能撑过几天?

  那种平静中带着些许悲凉的声音,以及那句“如果换了是皇上您”,突然间就触动了皇帝的心思,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刚被过继到父皇名下的情形。即使当时的太后和先皇对他再好,他毕竟是在永德王府长大的,永德王爷和永德王爷是疼爱他的亲生父母,何况先皇和太后对他也未必就那么好……但即便有着这层血缘关系,他也不能流露出这种情感,反而要小心翼翼地掩饰,竭力地去接受太后和先皇。

  但即便如此,最后永德王府还是被灭满门……。

  皇帝眼眸中神色变化,光彩陆离中透漏出几分伤感,对于现在铁石心肠的他来说,或许也只有阿芫和永德王府才能够勾动他些许的情绪吧?“即便他不能够公开做些事情,但私底下,他总能够做些什么吧?至少,能够让一心为他的王美人知道,他了解她的这份心意,对王美人来说,也是安慰吧?”

  “皇上,您又怎么知道,他没有这么做呢?”裴元歌轻声反问道。

  皇帝定定地道:“朕没有看到。”

  “既然是私底下的,皇上您又怎么可能看得到?”裴元歌声音清浅中带着些许的质问,“连抚养九殿下长大的柳贵妃,九殿下都不敢让她知道,怕她心中生出芥蒂,对王美人有所损害,皇上您又怎么会知道?就像您说的,那毕竟是九殿下的生母,正因为九殿下看重她,所以才会如此慎重。若是这种事情能够瞒过柳贵妃娘娘,却传到您的耳朵里来,那九殿下才是真正的居心不良!”

  这种事情正该小心谨慎,越少人知道越好,若是皇帝能够知道,若非宇泓墨疏忽,那就只能说九殿下是揣摩到了皇帝的心思,故意让皇帝知道他尊敬生母,好让皇帝对他心有好感。

  皇帝一时有些哑口无言,却又觉得颜面有些挂不住,没好气地道:“既然这样隐秘,连柳贵妃和朕都不知道,那裴元歌你就知道了?”

  “是,小女知道!”裴元歌认真地道。

  皇帝怒极反笑:“哦?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是你去冷翠宫拜祭王美人时,宇泓墨告诉你他有多敬爱他的生母,有多么不可能谋害他的生母,然后让你到朕跟前说项?”

  看来,她悄悄进冷翠宫的事情,并没有瞒过皇帝的耳目。

  虽然是气话,但是从皇帝的话语中能够听得出来,皇帝现在对泓墨的厌恶和疑心,简直达到了顶峰,原因或许就在于张德海公公说的那句“看不透”。在皇宫这样险恶的环境中,对于看不透的事情,人心总是会不自觉地朝着最坏的方面去想,因此,当皇帝看到泓墨听闻噩耗时的模样,只会下意识地认为他是在伪装,而且能够伪装得这么天衣无缝,就更显得泓墨心机深沉,演技精湛,也就更加厌恶。

  “不是的。”裴元歌摇摇头,从袖袋中取出几包东西,捧在手上,“皇上,您认得这是什么吗?”

  见她举止古怪,皇帝皱眉朝下望去,似乎是用防水的油布包起来的东西,用细细的红绳仔细地包起来,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为什么取这种东西出来?”

  裴元歌并没有答话,而是缓缓近前,将那几个油布包递到了皇帝的跟前。

  皇帝疑惑地看着她,随手取过一包,耐着性子将红绳拆开,油布一层一层地揭开,最后露出了一个用洒金银笺包着的纸包。虽然还没有打开,却已经有一股淡淡的莲花清香透过纸包散发出来。那股味道很淡,若有若无,但却又清晰自然,若是闭上眼睛,宛然就有一种置身莲花丛中的优雅和清淡。

  皇帝先是不解,随即便想起了这是什么,微微一怔。

  莲香焚片。

  过去的王美人最喜欢摆弄花花草草,而最大的爱好,也就是自己研制香粉,或者做各种香型的焚香片,尤其是她做得莲花香味的焚香片。隐约记得,王美人得宠的时候,他每次去她的宫殿,王美人都会点上一炉莲香焚片,即使是冬天,整座宫殿都带着淡淡的莲花香味,当时曾经勾起他无数的惆怅……。

  因为莲花香味,是阿芫最喜欢的香味。

  阿芫曾经说过,她出生在莲花盛开的季节,她的父母总爱拿她逗趣,在她的衣裳上绣满莲花花纹,为她的衣服上熏染莲花香味,然后逗她说,说阿芫是莲花仙子转世……。

  就是因为这种独特的莲花香味,他有段时间特别喜欢去王美人的宫殿,但是这点,他绝对不会说出来。因为在皇宫,不能轻易让人知道你的喜好,否则就可能拿来对付你!而王美人……。王美人是个宫里其他妃嫔个性完全不同的人,温柔中带着一股近乎可笑的天真,从来都不会像其他妃嫔一样小心翼翼地揣摩着他的心思,他的喜好,想着怎么为自己固宠,他若问,她就跟他说那些花花草草,他若不说话,她就静静地摆弄那些花花草草,或者研制香片。

  无论喜怒哀乐,她不会每时每刻地关注着他。

  或许是因为少了那几分算计,有时候在她的宫殿里,皇帝居然能够感受到些许安宁。

  可惜,这种毫无心机,不会谋划的女人,在这残酷的皇宫里注定活不长久,而他……而他是个冷酷无情的皇帝,只想着要如何对付太后,如何报仇,有着满腹的心机和算计,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如何怜惜一个人,如何保护一个人。有了宇泓墨后,也曾经试着提点王美人,让她和皇后太后斗,但是她的个性实在刷不出任何手段,非但不能成为他的裨益,反而差点成为累赘,于是被他放弃了,紧接着就立刻被人暗算,毁了容貌,渐渐失宠。

  之后,他也就忘记了她,直到宇泓墨被抱养到长春宫。

  看着她无力保护亲生孩儿,只能把孩子送给柳贵妃,狠下心来将孩子拒之门外,任由他哭闹不休,对她怨恨厌恶,然后再慢慢“疯”掉……或许这是那个女人这辈子唯一耍的心机手段吧?可惜,单纯到近乎白痴,完全学不会宫中手段的她,却有个能够将宫中所有手段都用得炉火纯青的儿子……。

  或许是因为王青素的特殊,也或许是因为宇泓墨的身世经历和他相类,他曾经有意无意地关注过他。

  可惜,在争斗方面,宇泓墨让他十分满意,但在对待生母养母的事情上,却让他无比失望。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他也不需要一个纯良的儿子,他需要的正是这种心思机敏,手段狠厉的儿子,如同一把锋利的刀,朝着叶氏切割过去……但是,对生母不闻不问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要杀死生母以求讨好养母!

  也正是因为这样,皇帝才会格外愤怒。

  皇帝没有想到,他会被这么一股淡淡的莲花香味勾起这么多的情绪,收拾了一下,才问道:“从哪里得来的?”

  “小女有此从九殿下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莲花香味,说很好闻。所以,九殿下就送了这些香粉和焚香片给小女!”反正都已经被皇帝知道了,何况现在泓墨危机深重,裴元歌也就顾不得那些矜持,坦然相告,“皇上,这些是王美人亲手制作的香,如果九殿下真的如皇上所言,对生母不闻不问,又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皇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也或许,这些东西是宇泓墨在冷翠宫找到,故意让你送来的!”

  “皇上,小女这里还有一件事要告知皇上!”裴元歌说着,将左手的红绳解开,皓白如玉的手托着那颗七彩晕转的七彩琉璃珠,送到皇帝面前,道,“皇上您还记得吗?在萱晖宫里,赵婕妤曾经向小女讨要七彩琉璃珠,结果最后讨到手的却是一颗普通的琉璃珠,因此露出了她只是想要巧取豪夺七彩琉璃珠的心思。小女的娘亲留给小女一颗七彩琉璃珠,而小女又从棋鉴轩斗棋,赢得了一颗七彩琉璃珠,凑成一对,按理说应该左右手各戴一只,但是小女当时的手腕上却有一颗普通的琉璃珠,难道您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骤然看到七彩琉璃珠,皇帝心中已经有些紊乱,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看向裴元歌的眼神中更带了几分柔和和慈爱,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小女当然不可能早就知道赵婕妤会讨要七彩琉璃珠,所以事先戴了颗普通的琉璃珠来算计她。当时,之所以恰好有那么一颗琉璃珠,是因为小女的七彩琉璃珠已经不再是一对,而只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