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章扭转乾坤智挫宇泓烨下(1/2)

加入书签

  早在裴元歌进入冷翠宫后,寒麟就识趣地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这对有情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裴四小姐才从冷翠宫出来,神色貌似平静,微敛的眼眸中却隐隐透出耀眼的华彩,寒麟心中喜悦,想必裴四小姐一定说服了九殿下,心情才会这样好。他把裴四小姐请过来,真是做对了!忙迎了上去,悄声道:“裴四小姐这边走!”

  “寒麟,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九殿下!”

  在这个时候还能够站在泓墨身边,为泓墨奔走,眼前这名暗卫的忠诚不言自喻,正因为如此,裴元歌才愿意提点他,“他是个值得你们追随的主子!寒麟,以后你在他身边,要好好照顾九殿下!”

  “四小姐这样说,卑职就放心了!卑职一定会的!”寒麟用力地点点头。

  裴元歌看着眼前这张年轻而充满悲痛,彷徨的脸,看着他眼底的青黑,想起王美人和寒铁的死,还有泓墨说的那些失踪的暗卫,想必寒麟心里也很不好受,神色穆然,颔首道:“寒麟,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都是你鞍前马后地操劳,奔波,辛苦你了!”

  寒麟的眼圈顿时红了,随即又觉得这个样子很掉价,敛了敛神色,透出一股与年纪和性情不相符的沉毅,摇摇头,道:“我们的命都是九殿下救的,这不算什么。而且,为了九殿下,为了寒铁,就算再辛苦都无所谓,一定要让那群凶手血债血偿!”说着,忽然想起什么,道,“对了,裴四小姐,卑职差点忘了一件事,六殿下曾经找过卑职,说想要和裴四小姐您见上一面。”

  “六殿下?托你?来找我?”裴元歌眉头微蹙,“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三天前,他悄悄地来冷翠宫拜祭了王婕妤,当时九殿下还是谁都不理。六殿下也没在意,出来后突然向卑职说,他有事想要告诉裴四小姐。”寒麟思索着道,“当时卑职觉得很奇怪,不懂六殿下为何会找卑职来传话,就说没有九殿下的命令,卑职不敢擅自出宫,而且,和裴四小姐也不熟,男女有别,不敢随意带话。”

  “六殿下怎么说?”裴元歌追问道。

  “六殿下说,他只是遇到一些事情,说告诉给裴四小姐您或许有用,并没有恶意。卑职不敢应答,就坚持说如果六殿下有要紧事,可以自己去裴府。六殿下苦笑了下,就没再说话。”寒麟继续道,“不过,六殿下在宫里向来没有什么地位,又没有差事,卑职想,他想要出宫,只怕不太容易。”

  六殿下要见她?会是为了什么事?裴元歌思索着。

  对于这位六殿下,除了赵婕妤之死时的匆匆一面外,裴元歌后来也曾经见过。

  那时候她为了避嫌,表示自己无心刺探太后和叶氏的情报,每次太后找借口让她回避时,她就离开萱晖宫,到御花园随意游览散步,倒是曾经偶遇过宇泓瀚两次,有时候也会闲聊几句。

  或许是因为常年不受宠,加上身体虚弱,这位六殿下倒是和其余几位皇子性情都不相同,言谈举止都十分温和,有时候甚至会有些局促。经过赵婕妤之死的事件,身体比先前好了许多,有时候也回到上书房去读书。不过因为从小到大卧病在床,德妃早逝,母族衰败,没有人教导,无论文武功课,都落得十分厉害,上书房的太傅们又没把这位六殿下放在心上,自然不会特意照顾他的进度,因此十分吃力。

  裴元歌见过他两次,两次他都在读书,常常会有困解之处,却也无人指导。

  对这位六殿下,裴元歌还是抱着三分同情怜悯之心,她能够解答的地方,也会帮他解说解说。而六殿下倒也没有骄娇二气,倒没觉得因为裴元歌是女子,他是男子,而且是皇子而感到别扭,倒是抓住一切机会努力进取,听得十分认真。看着他那般模样,裴元歌有时候倒也觉得悲哀,堂堂的皇子,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生在皇室,倒真是一种悲哀。

  不过,从这几次的接触之中,裴元歌倒觉得这位六殿下本性不错,这时候找她,说不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她帮忙。六殿下的处境本就不好,若能在这时候竭尽全力帮忙,将来说不定能够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毕竟他是皇子,而且立场比较中立。而且如今泓墨的处境不算好,多结善缘总没有坏处。

  想到这里,裴元歌稍加思索,便道:“寒麟,你现在去告诉六殿下,就说我在松泉宫里等他!”

  顿了顿,道:“小心点,以防有诈!”

  虽然说六殿下和柳贵妃等人没有什么牵扯,但如今柳贵妃等人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难保这位处境堪舆的六殿下不会靠过去。如今是关键时刻,小心点总没有坏处!

  松泉宫也是一座冷宫,草木荒芜,凋零凄清,平时根本就不会有人经过。

  裴元歌没等多久,便看到宇泓瀚随着寒麟匆匆赶来,一身天蓝色绣水云纹的簇新团龙袍,到衬得面色好了许多,不再像往日那般看起来苍白虚弱。寒麟站在他的身后,朝着裴元歌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事情并无蹊跷,随即便站在一边,却并不退下,以防万一。

  裴元歌福了福身,道:“六殿下安好!”

  “裴四小姐!”宇泓墨拱了拱手,神色温和。

  “六殿下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想必进来身体无恙,真是可喜可贺。”裴元歌寒暄着,并没有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只道,“听寒麟说,六殿下有要事要见我,不知道是什么事?”顿了顿,目视寒麟,示意他退远点,确定他听不到自己的话语,这才轻声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六殿下请尽管说,我能够帮忙的就绝不推诿!”

  她知道这位六殿下情形并不好,可以说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处处艰难。

  宇泓瀚知道她是顾忌自己的颜面,免得被寒麟听到这些话,心中感激,道:“多谢裴四小姐挂怀,不过我今日还好。这次找裴四小姐,是因为……。我还是从头说起吧!裴四小姐应该知道,我最近才开始到上书房,聆听太傅教诲,只是拉下的功课实在太多,常常会遇到困惑不解之处,也无处寻人解答,好在能够到宫里的藏书楼去,只好自己去找书看,以求能够尽快跟上,因此我最近倒是常到藏书楼去。”

  裴元歌点点头,安静地听着。

  “藏书楼只有皇室众人才能进去,但是因为藏书太多,分类又杂乱,找起来十分困难,所以很少有人进去。我在找书的时候,看到了一本本朝的皇室宗谱,本来只是一时好奇,随手翻阅的,结果却在里面发现一件事。我……。”宇泓瀚说着,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措辞,神色显得颇为犹疑。

  皇室宗谱?

  裴元歌心中一跳,隐隐想到了什么,却并没有催促,而是等着宇泓瀚的下文。

  “刚开始,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知道后来出了冷翠宫的事情。”宇泓瀚斟酌着字句道,“虽然说当时父皇下令,禁止再谈论此事,可是,毕竟当时在场的人很多,而且,也有可能有有心人在其中推波助澜,所以,这件事的详细情形其实早就在暗地里传开,我也是听到宫女太监们议论才知道这件事的,而且,听那些宫女太监的意思,似乎父皇怀疑九皇弟弑母。听说当时裴四小姐也在场,不知道真的是这样吗?”

  连消息闭塞的六殿下都知道这件事,看起来皇帝虽然下了禁口令,但冷翠宫的事情早已经传开。

  而泓墨“弑母”的嫌疑,大概也深深地覆盖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究竟是谁的手笔,裴元歌不用想都知道,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愤怒,碎玉般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过了会儿才点点头,道:“皇上的确有这种疑心!”既然宇泓瀚已经从旁人口中听到这件事,她再否认就有欺瞒的嫌疑,但很快就坚定地道,“但是,不是九殿下!”

  听宇泓瀚提到皇室宗谱,裴元歌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他找她的用意,心中极为重视,所以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欺瞒。

  宇泓瀚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我曾经去过冷翠宫,见过九皇弟。我也曾经亲眼看着母妃亡故,所以我知道那种感觉,看九皇弟为王婕妤守灵的模样,我觉得他是真的伤心,也相信王婕妤的死和九皇弟无关,也曾经和父皇说过,可惜我人微言轻,父皇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皇上曾经和六殿下谈起过冷翠宫的事情吗?”裴元歌心中一震,忽然问道。

  “那倒不是。”宇泓瀚摇摇头,道,“父皇待我一向寻常,哪里会跟我谈论这种事情?是我从冷翠宫回来后的第二天,我照规矩去给父皇请安,父皇突然问起来,我就照实说了,结果父皇的神色似乎突然变得很恼怒,让我退下,我就没敢再说,我想,父皇应该并不相信我的话!”

  皇帝会问六殿下冷翠宫的事情,应该是心中还有怀疑,但是听六殿下这样说,又突然变得极为恼怒。

  “六殿下,恕我冒昧,不知道您能不能把当时您和皇上的对话完整得告诉我?”

  “当然可以。”宇泓瀚点点头,坦然道,“其实也没有几句话,当时我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了,父皇突然说,你昨天去了冷翠宫,情形如何?我就回答说,冷翠宫很凄清,好像没有人去祭拜王婕妤,只有九皇弟独自守灵。九皇弟瘦了许多,神情给人的感觉很伤痛,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只是默默地守灵。然后父皇就勃然变色,将手中的朱笔仍在地上,断成两截。我吓了一跳,不敢说话,过了一会儿,父皇就让我退下了。”

  六殿下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妥,为什么皇上会突然大怒呢?裴元歌思索着。

  见她正在思考,宇泓瀚也不打扰。

  好一会儿,裴元歌才回过神来,道,“无论如何,六殿下肯为九殿下说话,足感盛情。我代九殿下多谢六殿下了!”

  “裴四小姐别这么说,可惜我没帮上什么忙!”宇泓瀚忙摇头道。

  裴元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道:“抱歉,刚才是我打断了六殿下的话,还请六殿下继续讲。六殿下知道了冷翠宫的事情,是不是觉得和之前六殿下所看到的皇室宗谱有什么关联?”

  “裴四小姐果然聪慧,一下子就想到了。”宇泓瀚这才想起正题,忙道,“其实,我在那本宗谱上看到的事情,和父皇有关,父皇其实并不是先皇的亲生儿子,而是嗣子!根据上面的记载,皇曾祖父共有二子,就是先皇和宁王。皇曾祖父比较喜爱先皇,想要立其为太子,但是先皇却有个致命的缺陷,便是没有子嗣,这点对于承嗣极为不利,宁王抓住这点大肆攻击,后来,为了平息这件事,经过皇室宗族的商议,便从宗族中选取永德王府一脉的嫡次子,过继给先皇,就是父皇。之后先皇便被名正言顺地立为太子。”

  皇帝竟然是嗣子?而他原本是永德王府的嫡次子?

  永德王府……。

  裴元歌的手微微颤抖起来,想到赵林的话,再想到太后和皇帝之间的种种异常,问道:“既然皇上曾是永德王府的嫡次子,也就是说,永德王妃仍有嫡长子承嗣,为何现在却从来不曾听说?”

  “根本宗谱的记载,在二十九年前,京城曾经出现过很凶险的天花灾害,当时天花甚至传染到皇宫,连嫔妃都死了很多人。而永德王府……。在这场肆虐的天花中,满府尽亡,这支皇室宗族,便由此而彻底湮灭。”宇泓瀚声音低沉,“当初,或许是为了避免反客为主的情形,所以特意挑选比较弱势,近乎没落的永德王府,所以,永德王府因为天花肆虐而亡,也没有人理会。时隔久远,裴四小姐没听过也正常,只怕连九皇弟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吧!”

  年幼孩儿想要平安长大,在皇室尤其不易,所以当时过继挑选的是已经长大的少年。

  因为孩子已经长大记事,害怕他将来继位后,记挂生父生母的恩德,若生父生母再很有权势,说不定整个江山会变成他们这一支的,这就是所谓的反客为主。为了避免这种情形,所以才挑选上了弱势的永德王府,结果在二十九年前满府尽亡……。

  这样一来,皇帝和太后之间的恩恩怨怨就全部解释得通了。

  因为皇帝原本是永德王府的嫡次子,而永德王府已经没落,所以他才能够娶没有任何身家背景的景芫为妻,随后才被过继给先皇,因此太后对这桩婚事也无能为力。等到先皇即位,皇帝被立为太子时,太后的不甘心终于发展到顶峰,于是设计害死了景芫,将叶玉臻扶持为太子妃。、

  难怪当初那名宫女的话,会招惹太后的忌讳,因为太后根本就没有照顾过幼时的皇帝,更担心皇帝会因此想起永德王府,所以才会狠下杀手。

  二十九年前,天花……。

  身为太子妃的景芫,身为皇帝生身之父的永德王府,都在这场天花中亡故……太后好狠毒的心思,好缜密的手段,居然没有露出任何惹人怀疑的破绽。不,或许并非没有破绽,或许会有人疑心,但是从皇帝被过继那刻起,永德王府就成为禁忌,本身又弱势,又有谁会为永德王府讨回这个公道?

  发妻被害,生身父母尽亡,举府被灭……。难怪皇帝会想要叶氏万劫不复!

  而这样一来,皇帝对泓墨的心结也就昭然若揭。

  虽然闭口不提,但是永德王府被灭,皇帝心里不可能没有怨恨,也正因为如此,皇帝一定会常常顾念生母的恩德。而泓墨……。泓墨生母是王婕妤,后来被抱养到柳贵妃膝下,可是表面上泓墨却只与柳贵妃亲近,对生母不闻不问,所以皇帝认为泓墨生性薄凉,丝毫不顾念生母的生育之恩,为了荣华富贵攀附柳贵妃这个养母,心中自然存在偏见。

  或许是曾经的惨烈经历,以及种种凶险磨难,皇帝性情冷硬,极少感情用事。

  但这样的人,一旦感情用事起来,却会格外偏执。而这样生母养母的相似经历,说不定会勾起皇帝的某些心境。从不感情用事的人,一旦感情用事起来,反而会格外的偏执。

  因为自身的经历,由己推人,所以皇帝才会不喜泓墨。

  正因为心中存了泓墨薄凉的偏见,所以发生冷翠宫的事情后,皇帝会下意识地认为,以泓墨的薄凉,做出杀死生母讨好柳贵妃,向柳贵妃表明心迹的行为。心中存了这样的设想,再加上泓墨从不和生母亲近,突然对生母之死表现得如此哀痛欲绝,所以皇帝自然而然地会认为那是伪装。

  甚至,泓墨表现得越哀痛欲绝,皇帝会越愤怒。

  因为那些行为代表着泓墨的薄凉和虚伪,残忍和败坏。

  这真的是太……裴元歌甚至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宇泓瀚沉吟着道,“还有,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看过那本宗谱后,将它放在了史书的第二架第三格里,压在了中间。可是事后我再去找,却发现那本宗谱的位置却变到史书的第二架第四格,摆在最下面,而其余的书位置却丝毫没有变动。我查过藏书楼的出入记录,发现李明昊……也就是七皇弟宇泓烨曾经进过藏书楼。”

  宇泓瀚点到为止,并不详说,转而道,“父皇是嗣子,而九皇弟也是从王美人处抱养在柳贵妃膝下,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相似的经历,才让父皇对九皇弟存在一些偏见。眼下的情形,九皇弟不能自辩,而柳贵妃……。”

  说到这里,宇泓瀚顿了顿,眼眸中闪过一抹痛恨的神色。

  “柳贵妃刚刚认了七皇弟,只怕不会为九皇弟大费周折,我思来想去,我所知道的人中,或许只有裴四小姐的劝说,父皇还有可能听得进去。所以我才冒昧地找上裴四小姐,希望裴四小姐能够向父皇进谏……。”宇泓瀚神色诚恳地道,“如果真的能够劝说父皇,对九皇弟来说也有好处,不是吗?”

  裴元歌凝视着宇泓瀚:“六殿下为何对九殿下的事情如此关注?”

  “若是别人问我,我会说是因为我和九皇弟终究兄弟一场,不忍看他蒙冤。但裴四小姐曾经救过我的性命,又屡屡为我解惑,帮过我许多事情,我就不虚言了。”宇泓瀚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的母妃是被柳贵妃害死的!而我也因此,不得不一直服食毒药,假装病危,以保性命……”

  裴元歌早就猜测他的病情有异,如今得到确认,但是却没有想到德妃竟然是被柳贵妃所害。

  “我原本想要遵照母妃的遗命,安静不惹人注意地活着,不参合到任何是非之中,只等着将来能够到封地去。可是,赵婕妤之死中,若不是裴四小姐为我说话,洗脱冤屈,只怕就会这样成为别人的替死鬼!我不想再这样了,也不想看着害死母妃的凶手耀武扬威!”

  宇泓瀚低声道,“可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想要报仇只是空谈……这次冷翠宫的阴谋,十有**是柳贵妃所设,这样一来,九皇弟和我,就有着相同的敌人!九皇弟就此沉沦,只会便宜了柳贵妃和七皇弟,但如果九皇弟能够翻身,那对柳贵妃来说,就是最可怕的心腹之患,所以,我不想九皇弟就这样被柳贵妃设计成功。”

  这番话语倒是很坦白,将自己的谋算全盘托出。

  还有一点,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裴元歌也猜得出来,宇泓瀚不止想要挫败柳贵妃的阴谋,同时也想借这件事和泓墨搭上关系。宇泓瀚在皇宫中可谓一无所有,就连上书房的功课都只能自己查找,如果能够得到泓墨的帮助,许多事情都会事半功倍。

  能够数年如一日地服毒假装病重,这是宇泓瀚的隐忍;发现两次宗谱的位置变动,这是宇泓瀚的心细如发;看过宗谱上的内容,发生冷翠宫的事情时便能猜到前因后果,说明他思虑缜密,善于揣测人心;借着冷翠宫的阴谋,想要和泓墨站到同一战线,共同对抗柳贵妃,则说明他看事透澈,善于抓住机会;而将这件事托付给她,则更说明此人眼光非凡,心思细腻……

  这位六殿下,倒也不能等闲视之!

  “这件事多谢六殿下相告!”裴元歌福身道,“我定会尽力而为!”

  直到离开,裴元歌都没有询问宇泓瀚明明要向泓墨示好,却找上她的原因。从他托寒麟传消息给她开始,裴元歌就有所怀疑,而方才她也曾经试探他,故意代泓墨向宇泓烨致谢,感谢他在皇帝面前为泓墨说话,而宇泓瀚那种毫不奇怪,也不惊讶的神色更说明了一切——他知道她和泓墨的感情!

  这就更说明宇泓瀚的非凡之处。

  “寒麟,你去告诉泓墨,就说六殿下有意想要和他联手,并且告诉他,六殿下这个人不可小觑,让他斟酌着办!”裴元歌将这些消息告诉寒麟后,便陷入了沉思,无论如何,宇泓瀚带来的消息,对她来说是弥足珍贵的,也的确是可能让泓墨翻身的重要情报!

  因为相似的经历,所以皇帝对泓墨有着别其他皇子更多更深刻的感情。

  虽然眼下,这份感情是厌憎和痛恨,但是,如果谋划恰当,这种负面的情绪,未尝不能转化为正面的情绪。毕竟,泓墨是真心的爱着王美人,以及之前的柳贵妃,如果能够引起皇帝对于生母养母的共鸣,那泓墨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会是所有皇子之中独一无二的!

  这件事,她要好好地谋划谋划…。

  不过,这种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眼下,还是要先解决宇泓烨的问题!

  ★☆★

  “母妃,你常说宇泓墨有多厉害,现在看起来,不过尔尔!”

  沉香殿中,挥退了所有服侍的宫女太监,宇泓烨这才向柳贵妃道,想到宇泓墨这段时间的狼狈凄惨,心中快意无比,“不然,也不会被母妃的设计,弄得毫无还手之力,如今只能凄凄惨惨地呆在冷翠宫,半点手段都施展不出,简直是窝囊!”

  只是不知道裴元歌着了什么魔,偏偏就是看上了那个窝囊废。

  “如果他想要施展手段,那我反而放心些。”柳贵妃却不像他那么乐观,反而有些忧心忡忡,“皇上是聪明人,又对他怀有戒心,如果墨儿想要耍手段,皇上定然能够看出来,那就坐实了他这一切行为都是伪装,只是想要欺骗皇上。可他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只是死死地守着灵堂,皇上反而会怀疑王美人的死。没听说之前宇泓瀚去冷翠宫拜祭后,皇上还询问他墨儿的事情吗?”

  “可最后的结果,是惹得父皇勃然大怒!”宇泓烨不以为然地道。

  “如果皇上完全认为墨儿弑母,压根就不会去询问。他既然会问,那就代表着他还有怀疑,并未尽信。这样一来,墨儿并非没有翻身的余地。”柳贵妃语重心长地教导道,“烨儿,我知道你聪明,文武双全,现在又得皇上欢心,但皇宫并不是靖州,凶险诡谲之处超乎你的想象,不要等闲视之。”

  “说到底,还是母妃你心软,给他留了一线余地,故意在冷翠宫留下破绽,才会让父皇只是疑心,不然的话,父皇早就确定是他弑母,任他有通天的本事,都无法翻身!”宇泓烨不满地道,依照他的心思,真想彻底将宇泓墨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都不得翻身!

  宇泓墨他算什么?

  不过是个小偷,偷走了他的母亲,他的尊贵,他的一切一切,包括裴元歌!

  现在,他宇泓烨已经回来,就该向宇泓墨讨回所有。

  “过犹不及,皇上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如果布局表现得太过完美,皇上反而会觉得是有人在陷害墨儿,这般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