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章赢(1/2)

加入书签

  “好,赌就赌!”裴元歌眉眼越发冷凝,“不过,我赢的彩头未免太轻。如果我赢了,你不但要对关于我和九殿下的事情保密,而且,从今往后,你不能再纠缠我!”这个李明昊真的太讨厌了,如果能借这次赛马的机会甩掉他这个麻烦,也好。

  李明昊微微一怔,没想到裴元歌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微微犹豫。

  “怎么?李明昊学骑射学了这么多年,刚才还叫嚣整个京城的武将都不如你,这会儿连我这个刚学骑马没多少天的小女子都害怕畏缩,不敢跟我赌吗?”这回轮到裴元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挑衅地看着李明昊了。

  知道裴元歌不是无的放矢的人,既然敢这样说,心里就一定有盘算,因此李明昊才会犹豫。但是,想到裴元歌的骑术跟自己完全是天壤之别,思索再三,都还是觉得无论她出什么幺蛾子,他都能应付得来。何况……

  李明昊笑道:“好,赌了!”

  两人牵马站在场中央,因此别人都没听到他们的对话。

  倒是宇泓墨眸光锐利,虽然相隔甚远,却也隐约看到两人的神色变化,更察觉到元歌忽然涌出来的怒气,不知道李明昊说了什么,居然能惹得元歌如此?心中暗暗思索着,但想到李明昊居然惹得元歌生气,眼眸中顿时掠过一抹寒芒,待会儿非要好好教训教训李明昊不可!

  就在这时,令旗兵举起令旗,裴元歌和李明昊同时上马,等到令旗一挥下,便纵马狂奔。

  刚开始的时候,李明昊还担心裴元歌扮猪吃老虎,明明骑术高超,却偏偏装作不会,趁他不防备使诈赢了他,但看了会儿就确定裴元歌确实刚学骑马没多久,而且她的马匹神骏也不如他的白马,终于放下了心。因为方向由裴元歌掌控,李明昊也不敢超出她太多,只领先她一个马身,但无论裴元歌如何转向,始终无法将他甩开。

  迎着风声,李明昊朗声笑道:“看起来输赢已是定居,元歌你还是认输吧!”

  裴元歌并不答话,却蓦然兜转马身,勒马朝着左后边狂奔而去。

  李明昊立时察觉,正要也御马朝着左边而行时,却发现裴元歌调转方向的地方选得极有深意,她调转马头完全不受影响,但是李明昊转马时,却被一棵树拦住了去路,逼得他不能选择最近的直线,而必须绕道,这一耽搁,前面裴元歌水红色的身影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

  这场赛马是有时间限制的,若是裴元歌选在最后的时刻这样做,恐怕他就已经输了!

  李明昊惊出了一身冷汗,忙纵马追了上去。

  渐渐的,李明昊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规则。明明他的骑术远超裴元歌,而且马匹神骏也比裴元歌更好,但是,在方向由裴元歌掌控的规则下,却让他缚手缚脚,实力无法完全发挥。而且,裴元歌选择转向的地点和时机都极为刁钻,常常她转马顺利,但是在他的路径当中却会出现阻碍,或是一棵树,或是一块大石头,或者是突然凹下去的沟壑……显然是她早就算计好的。

  这样开起来,最开始元歌故意在平地纵马,转向也选得简单,恐怕就是在观察他骑马的速度,调转马头的角度,好确定在什么时候转头,那些障碍能够给他最大的限制……

  先观察好地形,然后又是示弱又是激将,让他答应这种规则,接着再在开始观察,接着开始撒网设计……

  不愧是能让他看中的女子,果然好算计!

  李明昊心中既惊叹,却更涌起了一股斗志,抛开最开始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真正打起精神,把裴元歌当做对手,一面观察着她的身形和控制马缰的手,以及马匹的速度,一面则注意查看四周的地形,猜想她可能在什么时候改变方向,又会给他制造什么样的障碍,他要怎么做才能提前拦阻元歌转向,或者保证不地形受影响,不被裴元歌甩开……

  这样一来,不仅仅是在赛马,更是在比拼彼此的观察力、判断力以及心机。

  有意思!

  一直专注两人比赛的众人这时候显然也看出其中的诀窍,也看出了李明昊现在严阵以待的模样。被李明昊那般羞辱的众人当然希望裴元歌能赢,如果说李明昊居然输给才学骑马没几天的裴四小姐,那这脸可着实打得响亮,想必能把李明昊呕死!而且,以眼前的情形看来,裴四小姐并非全无取胜的机会。

  “裴四小姐加油!”一时间群情激涌,纷纷为裴元歌打气。

  “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在打鬼主意,果然!”高台上的皇帝摇头失笑,心中暗暗为裴元歌的玲珑心思赞叹不已。果然不愧是裴元歌,心思机敏,即使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也能够别出心裁,展露出属于她自己的锋芒和光彩,宛如明珠般让人难以忽视。

  “妾身倒是觉得可惜。”柳贵妃何止是可惜,简直是焦虑,却不敢表露出来,“裴四小姐未免有些沉不住气,倘若她不是在中途这样做,而是在一炷香燃尽的瞬间用这种手段,猝不及防之下,说不定李大人真要马失前蹄!可惜,现在李大人已经察觉到,有了防备,想要甩开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唉,这个裴元歌!

  如果裴元歌能赢了这场赛马,李明昊输给她这种菜学骑马没几天的人,绝对会闹得灰头土脸,没有颜面再向墨儿挑战,这样一来,墨儿的危机就能够接触。可惜柳贵妃事先并不知道裴元歌的谋算,没办法提醒她,一时间心急火燎,难以言喻。

  太后凝视着柳贵妃,笑着道:“怎么?贵妃希望元歌赢?”

  “李大人方才赢了那么多场,无论骑术还是马匹都比裴四小姐好太多了,要是李大人赢了,那是理所当然,可就一点意思都没了!不过,若是在这样实力悬殊的情况下,裴元歌却能巧思赢了李大人,那岂不是有趣?反正妾身也不懂骑马,倒是想看看这样颠覆性的结果,太后娘娘莫要笑话妾身才好。”柳贵妃不软不硬地回道,笑意嫣然,只是手依然轻轻捂着肩膀,不敢触动伤口。

  “裴四小姐能做到这种地步,实为不易,即使输了比赛,也不能遮掩她的聪慧灵巧。”皇帝眼神柔和,看裴元歌以那般差的实力,依然能逼得李明昊全力以赴,嘴角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温和而赞赏。

  看着皇帝的眼神,太后笑意更深,道:“皇上说得是,这孩子的确聪明,惹人怜爱。”

  听着皇帝的话,显然对裴元歌十分赞赏,这可是皇帝从未对其他女子有过的,柳贵妃微微咬唇,想到宇泓墨和裴元歌的情愫,心中越发沉重起来。

  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