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章扼杀入宫(1/2)

加入书签

  太后当然也能察觉到宇绾烟的神色变化,不过有前因在那里,也算人之常情,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宇绾烟根本不可能对裴元歌不利,因此随意道:“是啊,元歌,绾烟是哀家的孙女,也不是外人,不用这么拘礼。”招手让裴元歌过来,将她揽在怀中,又对宇绾烟道,“烟儿你嫁了人,你五皇兄他们又事务繁忙,皇后又出了那样的事端,弄得哀家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多亏了元歌这丫头陪着哀家!”

  言语中尽是器重疼爱之意,颇含警告。

  宇绾烟当然明白,太后当着她的面这样说,显然是在警戒她,让她知道,太后现在有多看重裴元歌,让她不要因为一点旧事跟裴元歌过不去。想起当初,她在宫中时,裴元歌虽然也得太后喜爱,但显然太后视其为棋子,跟现在这种信任器重迥然有异。显然,短短数月,裴元歌在太后心中的地位急剧上升,看来她之前看得不错,这位裴四小姐果然手段非凡!

  说不定,皇后被废一事,都有这位裴四小姐的手笔!

  因此,听到太后的话,宇绾烟只是浅浅一笑,神色淡然。

  太后微微皱眉,这次她宣召宇绾烟过来,当然是想打听笀昌伯府的事情,但宇绾烟的态度却始终就是这般,恭谨有礼,却处处都淡漠疏离,显然跟她这位太后很是离心,忍不住道:“烟儿,有句话皇祖母还是要说,虽然说你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但说到底,娘家才是你在婆家的立足之本!再说,笀昌伯府若得用,你的脸面也有光彩不是?”

  话语中既有威胁,又有利诱。

  见太后连这话都不避着裴元歌,宇绾烟就更清楚裴元歌在太后心中的地位,淡淡笑道:“皇祖母说得是!您放心,孙女再不才,也是父皇的女儿,总不会丢了皇室的颜面。至于笀昌伯府,唉,最近公公身体有恙,抱病在床,世子爷又请调边疆,到现在连封信都还没捎回来,连孙女都不知道他近况如何。家里就这两位顶梁柱,偏偏都使不上力,别说得力兴旺了,孙女现在只盼望能家宅安宁,也就足够了!”

  说着,幽黑的眼眸翩然闪现一抹亮光,静静地看着太后。

  她当然明白太后的心思。

  皇后被废后,叶氏又接连出现问题,好几位族人以及叶氏麾下的人手都被褫夺官职,弄得叶氏势力大减。所以太后就把主意打到笀昌伯府,想着之前退亲的风波算是平定了些,想要接着笀昌伯和傅君盛为叶氏打拼。但自从知道华妃被皇后下了绝育药后,宇绾烟就打定主意不愿再受太后和叶氏的操纵,再加上如今叶氏跟柳氏,宇泓哲跟宇泓墨的争斗动向不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因此宇绾烟打定主意置身事外。

  对太后来说,笀昌伯府不过是用来扩张势力的棋子,但她宇绾烟是笀昌伯府世子妃,与笀昌伯府荣辱与共,兴衰同体,她的将来和前程全系在笀昌伯府,甚至,笀昌伯府也是华妃将来的依靠,她绝不愿意笀昌伯府被太后操控,成为叶氏争斗的牺牲品。

  听着两人的对话,裴元歌也渐渐明白过来。

  她之前的猜测不错,太后的确想要涉足兵权,除了李明昊外,还把主意打到笀昌伯府的头上。毕竟笀昌伯傅英杰是行伍出身,也曾立下许多军功。难得的是,宇绾烟能够把情形看得透彻,无论太后如何威逼利诱,她都淡然回绝,不让笀昌伯府趟这趟浑水,处在风暴中心,尚能如此清醒,当真是少有的聪明人!

  太后眉头皱得更深,自从给宇绾烟订下这桩婚事后,这个孙女就变得沉默多了,显然有怨怒,毕竟当时笀昌伯府情形那般狼藉,宇绾烟素来聪明,当然明白自己成了太后拉拢笀昌伯府的棋子。只是没想到,出嫁后,宇绾烟更是变本加厉,没事连皇宫都不再进了,竟是要与她和叶氏划清关系的礀态。

  不过算了,笀昌伯府毕竟声名狼藉,现在启用也未必是好是,既然宇绾烟这样不识抬举,那就由得她去!

  心中有了更好的人选李明昊,太后对笀昌伯府并没有多热心。

  正要挥手让宇绾烟出去,忽然帐篷外面传来一声通报:“皇上驾到!”

  裴元歌和宇绾烟急忙都站起身来,垂手而立。只见帐篷帘幕一掀,身着天青色团龙袍的皇帝微微躬身,进了帐篷,环视四周,目光在裴元歌和宇绾烟身上凝了凝,随即闪开,笑着走向太后。紧接着,他的身后闪过一道冰蓝色的身影,既秀雅又华美亮眼,艳若牡丹,正是裴元舞。本就明艳的脸上笑意盈盈,眸光明亮若星子,对着裴元歌粲然一笑,随即福身道:“小女拜见太后娘娘,绾烟公主!”

  太后眸眼微凝,沉沉地盯着裴元舞眉飞色舞的模样,神色颇有些惊愕阴沉。

  宇绾烟先向皇帝行礼,这才淡淡道:“裴大小姐不必多礼!”

  “绾烟你也来探望母后啊!”皇帝有些意外,随即又微微一笑,许久没见这位出嫁的女儿,问了两句在笀昌伯府的境况,宇绾烟都一一答了,皇帝又叮嘱几句嫁为人媳的本分,不许她骄横蛮纵,便掠过宇绾烟,先微微回头看了眼裴元舞,随即转眸去看裴元歌,目带询问,嘴里却道:“原来裴四小姐也在这里。”

  裴元歌福身,先将目光投向太后,微微摇头,随即道:“小女拜见皇上!”

  “起来吧!”皇帝顿悟,点点头。

  裴元舞向裴元歌挑衅的那一眼,宇绾烟也看到了,再看太后掩饰不住的错愕,心有所悟,便笑着道:“裴四小姐素来得太后喜爱,来探视皇祖母倒是寻常,怎么裴大小姐却随同父皇前来?这倒是巧了!”看来这位裴大小姐和父皇一道,并非太后的意思,而且裴大小姐跟裴元歌似乎不睦,既然如此,她倒不妨帮裴元歌一把,卖她个人情。

  虽然对于裴元歌和傅君盛的事情,宇绾烟心中有些介怀,但她更清楚,现在皇宫里的事情,她已经不可能插手,如果还是保全华妃,恐怕还要落在裴元歌身上,只宜交好,不宜交恶。

  “的确是凑巧,母后身体不适,朕过来探视,没想到半路却撞到了裴大小姐,裴大小姐说是来探望母后,不小心扭伤了脚,朕想着母后身体微恙,帐篷里定有太医在此,裴大小姐受了伤,行走不便,便带她一道前来,免得有差错。”皇帝微微笑道,“裴大小姐扭伤了脚,却还是想着来探视母后,一片孝心实在可嘉。不知道太医是否在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