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搜魂术(1/2)

加入书签

  谢军直起身体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两张符?,轻轻的放在茶几上,符?上诡异得近乎艺术的血色线条吸引着蒋家三人,谢军指着符?道:“这个是符?,叫做移魂符,一会儿我激发它的时候,它会自发的燃烧,你们不必惊讶。激发之后,蒋伯父会立刻陷入移魂状态,此时,请两位女士不要大声说话,最好将屋里能够发出巨大声音的东西都关掉,门铃也最好暂时关闭。”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响声会怎样?”蒋慧瑜十分小心的问道。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问题的,除非发出的声音是蒋伯父十分敏感的声音,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蒋伯父可能会对什么声音敏感,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有大的声音,一旦伯父被意外惊醒,他的大脑会受到一些冲击,不过不会很严重,最多就是昏迷(xinbanzhu)一段时间,几个小时吧。”

  “哦,我明白了,等我先将你说的东西都关掉。”说完,蒋慧瑜小跑着将家里可能会发出声音的东西都给关了,末了,还将窗户都关掉,防止外面会传来声响。

  “我需要做什么吗?”蒋志贤看了看正在关掉最后一扇阳台门的女儿问道。

  “不必,只要找个舒服的姿势坐好就行。”看到蒋慧瑜喘息着坐回沙发,谢军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们就开始了。”

  “移魂,起!”

  茶几上的符?‘呼’地一声无风自燃,眨眼之间就已经化作一片白色的灰烬,等蒋家母女两人从惊讶中恢复过来,转眼看向蒋志贤时,发现蒋志贤已经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蒋志贤,记得我们正在做什么吗?”谢军用一种平稳得有些机械化的语速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有一种直达内心的震撼感,就像低沉的钟声,极具穿透力。

  “我们在搜寻我记忆中的秘密。”在蒋家母女吃惊的眼神(shubao.info)中,蒋志贤闭着眼睛清晰的回答着,跟平常说话的语气相比,此时的话音显得更冷静一些。

  “你还记得五月二十日前后,你身边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么?例如让你感到困惑或者不可思议的事情?”

  蒋志贤的眉头轻轻的动了动,眼睛依然是紧闭着的,似乎在努力的回忆什么,蒋慧瑜和蒋伯母都捏紧了拳头紧张的看着,似乎在替蒋志贤出力。

  “应该是五月二十一日,那了‘没关系’想要离开。可是这人非常的紧张,非要帮我处理一下伤口,说是害怕感染,之后,他将我拉到一边的凳子上坐下,用一个创可贴处理了伤口,随后,我就离开了。但是回到家里之后,我发现比平时回来晚了三十分钟,当时还以为是闹钟不准了,后来看了电视上的时钟,发现闹钟没有问题,我觉得很奇怪,本来还想搞清楚这是什么原因,谁知吃了饭之后就完全忘记了。”

  蒋伯母听到这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谢军转脸看着蒋伯母,示意她将想起的事情说出来。

  “没问题么?可以说话?”蒋伯母小声的问道。

  “可以,小声点就行,实际上蒋伯父现在是听不到声音的,只有我这种特殊的说话方式他才能听到。”

  “哦,那过什么么?”

  “那人只是道歉,还有说他有止血贴,最好处理一下伤口,其他的没有说什么了。”

  “当时有其他人看见么?”

  “应该有,不过都是匆匆路过,我没有见到认识的人。”

  “形容一下那人的样貌吧。”

  “那人身材不高,大约一米六多点,瘦瘦的,肤色黝黑,短发,塌鼻子,高颧骨,窄额头,嘴唇厚,牙齿黑红,应该经常嚼摈榔,眼睛不大但很有神(shubao.info),年龄大概五十到六十之间,身着灰色短风衣,灰色裤子,黑皮鞋,绑鞋带的类似登山鞋那种,这个人身上有些上位者的气势,还有他的声音很柔和,不过普通话说得不标准,有些像海南人的口音。”

  “你在那明很可能是买凶,这样的话,谢军还是无法获得下手者更准确的信息,也就无法作出应对的决断。

  抬头看了看有些失望的蒋家母女,谢军决定用搜魂术。

  “根据刚才的回忆,我肯定那人利用止血贴上的迷(xinbanzhu)。幻。药物对你下了诅咒,实际上,诅咒是一种放置在你潜意识深处的一种负面信息,下咒的人会通过声音、视觉和精神(shubao.info)力干涉

章节目录